她的貓(十)

相吻著,像是就要沒有明天。

嚴寒日趨濃重。在短暫的寒假裡,回到過往的安靜氣息中。待在家裡的至勤,在朝東的小房間裡畫畫,有時背著攝影機出外取景,要不就看書,玩電腦,徹底的享受安靜,享受和穆棉相依的光景。

但是穆棉連在輕笑的時候,眉間都有憂愁的陰影。

【Google★廣告贊助】

「試著相信我,好不好?」輕輕揉著她的眉間,「相信也是過一天,不信任也是過一天。但是…妳相信我的時刻,卻可以快樂著。將來的憂愁,將來再來承擔,好不好?」

望著他清澈通透的眼睛,瞳孔裡倒映著自己的臉,不禁撫著他的頭。

「的確,我沒辦法時時刻刻愛著穆棉。在工作的時候,在上課的時候,在社團的時候,是的,很少很少想到穆棉。因為穆棉在這裡,」他指指自己的心臟,「所以我用不著時時想著。因為就在這裡。」

「但是,只要一空下來,我的心裡,就只有穆棉而已。」

酸楚湧上眼眶,停了一下,讓眼眶裡的淚退回去。

「我們差了十七歲。你還有很多好日子要過。」穆棉溫柔的說,就因為如此,所以…她不敢阻撓至勤的未來。

「如果沒有穆棉,再好的日子也不好過。」將穆棉的頭摟進懷裡,「十七歲而已。」

「我可以當至勤的媽媽了。」抱緊他,享受被照關憐愛的感覺。

「但是,穆棉不是我媽媽。」

「將來我會先老。」

「我也只是老得慢一點。」

哭泣是一天,歡笑也是一天。她的眼淚慢慢的乾了,開始有了真正的笑容。

年夜飯。至勤拒絕了母親要他回去,穆棉也拒絕了良凱要接她回鄉過年的計畫。

他生氣的摔了電話,穆棉有些黯然,緩緩的放下話筒。

至勤從背後抱住她,「沒關係。我在這裡。」他聽見了摔電話的聲音了。

穆棉勉強的笑一笑,握住至勤的手。

堅持年夜飯要由他來請客,穿著昂貴雪紡大衣的穆棉沈思了一下,笑咪咪的指定地點。

至勤挑高了眉毛,想想,又笑了。

所以他穿了頹唐的長風衣,挽著貴婦般的穆棉,漫步在龍山寺附近的夜市。

夜來燈火繚繞。冷得幾乎僵硬的大年夜,整條夜市沸騰著,瀰漫烤香腸的氣味,為了畏寒,相偎著行走。

這樣的他們,在庶民風格強烈的華西街夜市很受矚目。清麗脫俗的少年,和雍容優雅的中年美女,用著自然的曖昧態度,讓人揣測兩個人的關係。

吃了燒酒雞,吃了蚵仔煎,等再也吃不下的時候,便到處遊蕩著夜市。

至勤順手買些小東西給穆棉,這讓她覺得像是回到被寵愛的日子。但是看著極力裝出大人樣的至勤,她還是覺得好笑。

「至勤,你就是你,不用裝大人了。」她輕笑著。

被看穿的至勤,伸了伸舌頭,「我想當穆棉的家人呀…疼愛穆棉的家人。」

定定的看著他,柔聲說著,「至勤早就是家人了。」

但是我想疼愛妳。就像被妳疼愛一樣。不僅僅當妳的貓。我也把妳當成我的貓。

用力的握緊她的手,在五顏六色的飾品中,看到兩圈簡單的銀戒。雖然心不是戒指可以拴住的…但是他想把自己銬起來,讓穆棉安心。

想把戒指套在穆棉的手上,結果穆棉把左手伸出來。

「也對。銀戒指不適合求婚用。」至勤嚴肅的說。

輕輕敲了他的頭,穆棉笑著,讓至勤把戒指戴上去。

「等我。等我能獨立的時候,我要娶穆棉。」至勤專注的看著她,沒有笑容的靜穆著,貪看著他無瑕的容顏,覺得他背上虛擬的翅膀搧動,氣流居然強烈如電流。

急速上湧的幸福感,讓她呼吸困難。

整個大年夜,都在夜市遊蕩著,一直遊蕩到龍山寺的前面,寧靜的山門從來不會在深夜裡開啟。也就把夜市的囂鬧關在門外。

就像在這片深夜寒氣侵衣的時刻,他們的耳朵自動關機,將所有的煩擾趕了出去。

齊齊在門外跪下,雙手合十。沒有牽手、親吻、擁抱,卻比任何時候都貼近對方。

神祇…若真的有神祇的話。請傾聽我們卑微的願望。冰冷的銀戒讓體溫烘暖了,雙雙閃著幽微安靜的光。

只要能在一起就好。即使要減壽十年、二十年。請傾聽我們卑微的願望。

沒有說出口,卻許著相同的願望。

輕擁著,靜靜的離去。

「明年的過年,我們還是一起過。」

「當然。」

有什麼好懷疑的呢?如果分離的那刀真的會來…等砍下來再喊痛不遲。現在不用急著哭。

穆棉的笑容漸漸增多,醫生雖然覺得心驚膽戰,卻也不得不同意她的狀況的確好轉。

尤其開學後,至勤將社團全辭掉,只剩下打工要忙外,時間顯然空了出來,每天看得到至勤的心安感,讓悽惶惹人疼痛的穆棉,漸漸煥發出活力,許久沒聽見的大笑,偶而也會在家裡出現。

一點一點,重重封印的少女穆棉,從歲月摧殘的手底,露出淘氣的眼睛。

這讓至勤快樂起來,工作時分外的帶勁。他和烈哥已經成了拍檔,鏡頭下的至勤,從最初的冷漠和僵硬,之後粗野的潑灑自己的魅惑力,到現在,溫柔寬宏的天使樣。

他成了新美國棉的代言人,就為了他聽見「棉」這個字,滿溢出來的愛與溫和。

但是,今天的拍攝工作,卻很不順利。

至勤的確很努力,但是全身滿滿的暴戾之氣,卻拍不出新美國棉的純淨和柔軟。

「不拍了!下工下工!」其他的人喃喃的抱怨著,議論著,走出攝影棚。

烈哥轉身離去,至勤乏力的將頭靠在手臂。

冰冷啤酒使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默默的接過,喝著至勤原本不喜歡的啤酒。

「剛打架?跟誰?」烈哥丟了幾片OK繃,至勤的指節或整或破,有的烏青,有的又流血。

「一個混蛋。我真想殺了他。」大口喝了幾口,一不小心嗆到,咳得臉都青了。

「不會是副總監吧?」烈哥想到陰森森的良凱,不禁頭痛。

「為了她身上累累的瘀青和抓傷,我應該將他凌遲。」怨毒的,至勤從牙縫幾出這句話,忿忿的開了另一罐啤酒。

「阿?」烈哥握扁了啤酒罐,有些失措,「難道…不會是他對穆小姐…呃…那個…」

「不要說出來!」至勤吼著,「不要說出來…烈哥…我怕我控制不住,會對你動手…」

「這個…自己的女人被人家傷了,的確是會氣死人的…」烈哥輕輕咳了一聲,「但是你不可以怪穆小姐,知不知道?女人家已經夠傷心了。反正你們也不會結婚,拿這種事情指責人家太沒品了…」

「我從來沒有怪穆棉。野狗要咬她,她能有什麼辦法?」若不是怕穆棉沒人照顧,他是很想乾脆殺了那傢伙,「誰說我不會娶穆棉?等我當完兵,就跟穆棉求婚。她答應等我的。」

烈哥搔搔頭,「至勤,穆小姐是很好,但是她大你這麼多…」「跟和我年齡相稱的人結婚,就會幸福嗎?」至勤大膽的直視烈哥的眼睛,他一時語塞。

是阿,能保證嗎?

「或許無法保證。」

「是阿,我知道。」

心事重重的回到家裡。看見穆棉胡亂丟在桌子上的藥袋,痛心的感覺一點一滴的爬上來。

那天穆棉回到家來時,他正好在廚房做果凍。聽到穆棉進來,探頭出來看,她已經衝進浴室裡洗澡了。奇怪的是,常常被至勤碎碎念,滿地丟衣服皮包的壞習慣,居然沒有犯。

等果凍涼了可以放冰箱,穆棉居然還在浴室裡。

「穆棉?棉?吃飯了沒有?我幫妳留菜囉…棉?妳還在洗澡?不要睡著了,棉?!」

「我沒睡著,」大約是浴室的迴音效果吧?她的聲音怎麼悶悶的?「就好了…快好了。」

奇怪。至勤覺得有點不對勁,熱好了咖哩和湯,穆棉出來,穿著白棉睡衣,規規矩矩的扣著釦子。

「怎了?眼睛紅紅的?」

「隱形眼鏡啦。揉的。」穆棉低頭開始吃飯,為了舀湯,寬鬆的長袖子褪到手肘,一大塊的烏青,把至勤嚇了一大跳。

「怎麼了?!」不管穆棉慌著躲,發現左手也有相同的烏青。

一圈,後手肘又一個深深的青印子。就像是被人強迫的抓住雙手似的。

「發生什麼事情了?」至勤火大起來,「為什麼呢?良凱在幹嘛?他不是要送妳回來嗎?…………」

望著不肯說話的穆棉,他愣住了。

「難道是良凱…」

「不!不是,不是!不是!」穆棉急著分說,至勤怔怔的,突然野蠻的扯掉她睡衣的鈕扣。

「住手!至勤,別鬧了…」她的脖子整片整片的烏青淤血,有的是殘暴的吻痕,有的是深得幾乎出血的齒印。

「鬧?」他氣得指尖都發冷,「那個混蛋~我馬上去殺了他~」

「不要…」穆棉拖住他,懇求著,「真的不是,不是不是…」

「不可以說謊。」至勤一想到良凱居然這樣傷穆棉,只想要殺了那個混蛋。

「……………」默不作聲了一會兒,穆棉輕輕嘆了口氣,「我虧欠他也不少了…」

「再虧欠也不是這麼還的。」至勤漲紅了臉,拼命忍住在眼底打轉的眼淚。

穆棉害怕嗎?那個時候?有沒有喊我的名字?是不是希望我去救她?還有多少我看不到的傷口?

他緊緊的握住拳頭。

若是可以,我想殺了他。一開始被他可愛的臉龐騙了的良凱,被打了幾下就招架不住,但是被打得這麼慘,他卻在狂笑。

「你打阿!繼續打阿!」良凱嘴角流著血,吼著,「就算打死我了,穆棉還是跟我睡過了!」刺耳的狂笑,惹得至勤眼睛發紅,緊緊咬住牙齒,免得自己失控。

豁出去的他,連珠炮似的污言穢語,不停的重複穆棉和他之間的過程,誇張的形容穆棉的歡叫,和淫蕩的舉止。

慢慢的舉起拳頭,狠狠地命中鼻樑。至勤很明白,他沒打斷良凱的鼻骨,只是流下來的鼻血,可以讓他暫時閉嘴。

「你雖然認識穆棉這麼久,事實上,你不了解穆棉。」盛怒離開了至勤的臉,慣有的冷漠像是面具似的,「對於任何違背自由意志的人事物,都只會引起她的不悅。」

將良凱摜在地上,「我知道穆棉。雖然我還沒碰過她。但是我知道,她才不會屈服在強暴犯的手下。但是我也知道,不管是不是強暴犯,你對她來說,都是不願傷害的人,所以…」踢中良凱的肚子,讓他吐出來,「所以,這樣就好,不能取你性命。」

今天早上才發生的事情,但是打從他一離開,就開始後悔了。

怎麼就這樣放過他?起碼要電擊棒伺候一下,就像香港警察對付強暴犯做的「行為治療」。

穆棉比往常早到家。憂心忡忡的朝至勤的身上看了又看,擔心的拉了他的領口,又尋著他的手。看見或整或破的拳頭,她的眼淚,開始在眼底打轉。

「你怎麼…這樣不可以…」鼻子強烈的酸意,幾乎讓她流淚。

「不小心跌倒的。」

「胡說!」穆棉哭了出來,急急的找了藥箱出來包紮。

「你不該找良凱打架。」包好了,穆棉低低的說了句話。

「我又沒打良凱。」至勤心底想著,我只是打了個禽獸,可不是趙良凱。

不知道怎麼安慰哭泣不已的穆棉,至勤只能抱緊她。

沒關係,沒事的。我在妳身邊,一直都在的。輕輕搖晃著身體,讓穆棉緩緩的停住哭泣。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