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鬱之森 楔子

從來沒有看過這麼美麗的少年,晏庭整個人都呆掉了。

纖長的四肢,象牙般健康的膚色,杏形的大眼睛,像是可以看到人的靈魂裡。

非常沉靜的氣質……甚至有些過分沉靜了。像是一汪又深又冷的藍色湖泊,不知道水面下有些什麼。

有一瞬間,他腦袋一片空白,直到學弟憤怒的聲音驚醒他——

【Google★廣告贊助】

「就是他這個王八蛋!這臭小子,搶了我的女人!」

美少年護衛似的攬著正在哭泣的少女,「……小蓉早就和你分手,已經不是你的女人了。回去好好反省吧,你還不懂該如何對待女朋友,或許等你大幾歲——」

「少囉嗦!」鼻青臉腫的學弟衝上前,想把少女拖過來。

霎時間,美少年一連串快速的動作,其他人根本還沒看清楚,學弟已經被打倒在地,臉上多了新的淤青。

「小鬱!」少女驚慌又憐惜的握住美少年的手,「不要打了!手都破皮了!」

原來他叫小鬱。晏庭捕捉到這個信息。

美少年笑了笑,像是和煦的陽光灑落冰封的湖泊,顯得這麼耀眼,令人移不開目光。

只見他輕輕舔了舔拳頭上的破皮,卻害得晏庭的心跳加速,臉也紅了起來。

「晏庭學長,」學弟爬起來指著小鬱嚷,「他搶我的女人還打我,在你面前打我唉!趕緊教訓這個小子……」

晏庭無可奈何的輕輕咳了一聲。這群學弟都不是壞孩子……只是血氣方剛了些。他在母校的跆拳道社當教練已有好長一段日子了,很努力的想將他們導向正途。

只是,這種爭風吃醋的小事要怎麼做主?又不能讓學弟太下不了台,年輕人總是比較好面子的。

不過,方才看小鬱的身手敏捷迅速,自己要佯裝敗下陣來,應該可以裝得像一點吧?

「你叫小鬱是嗎?」他端出威嚴和親切兼具的神情,「感情的事不能勉強,這我能夠理解,不過我學弟被你打成這樣,總不能這樣就算了。好不好你道個歉,讓他們自己談一談?說不定他們兩個只是一時鬧彆扭——」

「我不要跟那個野蠻人談!」小蓉緊緊抓著小鬱的胳臂,「小鬱不要道歉!是他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我再也不要見到他!」

「小蓉說沒什麼好談的。」小鬱撥撥披散在額頭的亂髮,「我也覺得沒有道歉的必要。」

學弟們一聽,仗著人多勢眾,便想衝過去揍人。

晏庭趕緊阻止學弟們的囂鬧,「那麼,我們比劃比劃好嗎?多對一,不是學武之人該做的。」說完,他凌厲的,一回頭磴去,原本準備一擁而上的學弟們皆面有愧色的低下頭。

小鬱歎了口氣,望望四周,身處於鬧區,他們已經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了。「在這裡?」

「當然不是。」晏庭考慮了一下,「願意跟我來嗎?」

他走向附近的樂器行,跟熟悉的老闆借了樂團練習的地下室,一行人魚貫而入。

「請其他人別動小蓉。」處於這樣陌生的環境,小鬱的雙眼依舊沉靜。

「這是當然。」晏庭調整呼吸,「你贏,把小蓉帶走,學弟以後絕對不會騷擾她。如果我贏……讓他們再談一談,好嗎?」

「沒問題。」小鬱使了個起手式。

「你練國術?」晏庭有點訝異,「我是跆拳道黑帶二段。」

「以武會友,無門派之別。」小鬱淡淡的微笑,「請。」

幾招過後,晏庭發現要佯裝落敗有些困難,得使出十二萬分的精神才能應付對方凌厲的攻勢。

只見小鬱矯健宛如游龍,迅狠中猶見優雅,見招拆招,應變非常敏捷,不過可能是由於年紀,拳力不夠威猛,可那行雲流水般的身法,靈巧的補足了這個缺陷。

因為貪看小鬱靈妙的身手,晏庭險些落敗,不過,他仗著威力十足的上段踢腿,狼狽的化解了危機,甚至由劣勢轉成優勢。

面對這樣激烈的戰鬥,小鬱居然微笑了。

那笑容是這樣的美麗啊!

酣戰中,大汗淋漓,小鬱原本白皙的臉頰湧現兩抹極淡的紅霞,似乎為這樣的戰鬥感到十分愉快……

忽地,胸口一悶,晏庭被一股極大的力量彈了出去。

小鬱優雅的收勢,拱拱手,「承讓。」

「太極拳?」他撫胸,不禁感到好笑。自己真正落敗的原因居然是為了那零點零一秒,貪看一個少年靈透的微笑。「好身手。你們可以走了。」

「學長!」學弟們不甘願的鼓噪起來。

「你們誰要出來單挑?」晏庭一個個遠視過去,學弟們紛紛慚愧的低下頭。「叫你們好好修身養性,勤加練武,可練出什麼來了?早跟你們說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要自以為練了點拳腳就很了不起……勝敗乃兵家常事……」

小鬱拉起一臉擔憂的小蓉,若有所思的望著仍在教訓人的晏庭。「承讓。」又說了一次。「謝謝你。」

他明白了,明白了自己的用心。這讓晏庭感到寬慰。

小鬱點了點頭,又俏皮的笑了一下。

這一笑,差點把晏庭的魂勾走了。

在小鬱離開後,他突然不耐煩起來,把學弟們都趕走,自己待在空無一人的地下室,可卻怎麼也驅逐不了小鬱的笑。

天啊!自己是出了什麼毛病?居然對一個少年念念不忘?好歹他也交過女朋友,是個身心健全的大好青年啊!他從來不曾對任何男人有過邪念,今天怎麼會

哇啊啊!他抱著腦袋,差點忍不住大叫起來。

他叫做「小鬱」。

嗚……他一點也不想想起他的一切……

但是,接下來幾天,不管閉上眼睛還是睜開眼睛,晏庭都不斷、不斷的思念著那個美麗的少年。

尤其是他那靈透的微笑。

這簡直是最綺麗的噩夢啊——誰來救救他……

他這個堂堂的跆拳道健將、七尺以上男子漢,幾乎要因此落淚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給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