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七)

寫在此回前面:

這集有血腥場面,若心臟不太好的人,請按左鍵跳出。本來想迴避不寫,但被吵得受不了…

特此聲明。= =a


【Google★廣告贊助】

其實,恩利斯大致上保留了他生前的輪廓。大致上。

雖然他臉頰受了聖光的傷,有些腐蝕,但他的眼睛、鼻子、眉毛,幾乎都還保持著原本的模樣,之前我就覺得奇怪,為什麼恩利斯和其他惡魔守衛長得有些差異,他的唇雖然發黑、雖然也有獠牙,但基本上是人類的輪廓。

現在我知道為什麼了。

他模樣沒有大改,只是滿佈殘忍的細小傷疤。而且,他亞麻色類似陽光的頭髮,跟憂心過度的星耀相同,已經成了白色。但星耀的銀白閃閃發光,恩利斯像是把痛楚寫進髮間,發著死氣的黯淡。

聽說,臨終前受到的巨大痛苦,都會忠實的刻畫在魂魄裡,看起來恩利斯不但銘刻進魂魄,而且完整的複製到轉生成惡魔的身體裡。

他們說,恩利斯在黑暗神廟被虐殺,但「虐殺」只是兩個字。

等具體化的呈現在我眼前時…我連眼淚都流不出來。

他臉孔佈滿了細小的傷疤。這不是慈悲不毀他的容,而是因為臉孔敏感,可以讓痛苦延長許多許多倍。所以他眼睛周圍有數不清細小的針狀傷痕,額頭還有賤民的烙印。

雪白的長髮冒著黝黑的血,抖著手摸索,是兩個深深的血洞。他的頭盔附帶著寸許長的尖刺,只要他帶著頭盔,尖刺就刺入他的腦袋裡頭,就這樣固定。

我的心應該碎了,碎片還透體而出,流著看不見的血。我很痛苦,非常痛苦。

比我自己身受還痛苦許多。

顫顫的幫他治療,我一件件脫下他的胸甲、肩甲和其他。漸漸的窒息,我呼吸不到空氣。

他的手臂有斷過又粗魯縫合的痕跡,腿也是。他的盔甲並不完全是拿來護體的,幾乎都是拿來掩飾補強深入魂魄的強烈傷害,並且無一例外的都有著插進身體裡的尖刺,用途大約是固定防具。

幫他塗抹靈魂碎片的手越來越虛軟,積壓在心裡的淚越來越多,成泉、成湖、成海。

但我哭不出來。

當悲傷到了極致,反而沒有眼淚。

我受不了這個。我受不了這個。當治療完畢,我趴在他的胸膛上動彈不得。我受不了…我受不了。

我不敢去想他死前受過多少痛苦,我不敢去想他臨終還有什麼記憶。我不敢。

只能無力的痛楚,無力的。我發誓,除非死亡,我絕對不再離開他半步。我絕對不要讓他死第二次,哪怕是拿我的命去換。

「…My lady?」他清醒了,低低的開口。

「我在這裡。」這個時候,我才哭得出來。

他勉強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龐,鬆了口氣,「還會哭…應該沒事。」

我落淚如泉湧。「你…痛不痛?會不會很痛?」

他出現不解的神情,看到滾在一旁的頭盔,大約明白我的意思,「其實,惡魔沒有痛感。我知道受損傷,但並沒有不適的感覺。」

瞥見我的表情,他眼神渙散的轉過頭,「…不要露出那種痛苦的表情。惡魔沒有痛楚感,特別喜歡人類的痛苦,那會讓他們很興奮。」

「…你也是嗎?」我啜泣。

「…我不要看到妳露出那種表情。」他不肯看我,「惡魔本來沒有痛感才對…但,妳的淚…我會痛,很痛很痛。痛到會發怒,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我差點哭瞎。

他吃力的爬起來,想把防具穿回去,我用力抱住他的後腰,「不要!求求你!不要穿上這個!」他沒有痛感,我有,我不要。「我不要任何東西傷害你,求求你…」

「…我需要盔甲,不然不能保護妳。」

「我保護你,我保護你!」我又哭又叫,這輩子還沒這麼孩子氣過,「拜託你不要穿上這個,我想辦法買盔甲給你,在那之前你可以先穿別的…我連夜趕針黹給你!不要再讓那東西刺進你身體裡拜託,求求你…」

向來無所謂又冷靜的我,只有遇到恩利斯才會全面崩潰。這完全不理性,我雖然鍛造裁縫雙生產專業,但急切間我只能趕出裁縫的法袍。而穿法袍跟穿報紙真的差不多,他又是個近戰的惡魔守衛。

這完全不理性,對吧?

但我不要理性。再讓他穿上那鬼玩意兒,我會發瘋,痛到發瘋。

他露出困惑而追憶的神情,「…紅葉,妳是誰,我又是誰?」

怔了一會兒,我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我渴望他想起我,但我寧可他忘記一切。

「…你是維里斯,我是你的lady。」閉上眼,又是一串淚。

他沒繼續追問,溫順的拋棄那套血跡斑斑的盔甲,穿上我趕製的法袍。

最後我累到昏睡在他的腿上,睡夢中,他一遍遍的撫摸我的頭髮,或許還帶著困惑。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