悸動III「特異魔法禁止條例」(四)

我們抵達鐵爐堡。

運氣很好,地精區剛出了一起實驗意外,炸得一蹋糊塗,許多地精和矮人跑來跑去,還有裡外三層看熱鬧的各種族遊客。

心下稍寬,一回頭,發現恩利斯不見了。

【Google★廣告贊助】

難道…被抓走了?明明就在我身邊,為什麼我一點聲音也沒聽到?我瘋狂的鑽在人群裡翻找。當然我知道,暴風城可能也通知了鐵爐堡,只有這種雞毛蒜皮大的事情動作特別迅速。

他媽無能到底的國家機器!

最後我終於找到恩利斯,幾乎快暈厥過去。

他一臉著迷的在聽地精技師在討論爆炸原因和炸彈原理。

我知道他是工程師啦,他戴著的單眼鏡就是工程產品…當然對炸彈啦、將人炸上天啦,這類的話題非常有興趣…

但不要是這個時候啊!<囧>

鐵青著臉,我拖著他就跑,驚醒的恩利斯,滿臉羞愧,一個字也不敢跟我爭,默默跟著我跑。

看他這樣,我反而難過起來。「…我不是不給你聽,只是這個時候…」

「我明白,對不起。」

…別跟我說對不起。這樣我很難過,非常難過。

「等我們…等我們脫離這團混亂,」我下定決心,「我去遺忘專業技能,重新學採礦、學工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覺得,我學的話,你就會了。我陪你去採礦,我們一起作炸彈。」我的眼淚真的快流下來了。

混在擁擠的人群裡,我們遮遮掩掩的行走。我看到了穿著暴風城軍服的貴族軍官,正在跟矮人警衛大小聲,激動的揚著手裡的追緝令。

幸好鐵爐堡一直是個熱鬧的都市,我們可以雜在人群裡。但這混不久的。

原本我打算從鐵爐堡搭鳥到米奈希爾港,然後搭船到塞拉摩。塞拉摩和暴風城的關係有些微妙的對立,申請庇護應該可以過關。只要能和恩利斯在一起,什麼窮山惡水都去了,何況是塞拉摩?

現在鳥點被那些暴風城軍官佔滿了,該怎麼辦呢?我正焦慮的絞盡腦汁,恩利斯開口了。

「…妳為什麼要為我作這麼多?我不過是妳的惡魔僕從。」

「不是!」我很快的否定,我不知道他還在煩惱這個。他吃了那麼多苦了,我不要他煩惱這個,「不只是。恩…維里斯,我會保護你的。」

「妳說反了。」他茫然的神情轉為冷漠,「一片葉子要藏在森林裡。」他指了指拍賣場的廣告單。

…看起來是個好主意。我帶著他,轉到拍賣場。撿個僻靜的角落站著。拍賣員講得天花亂墜,拍賣錘震天響,底下的客人如癡如狂。

在這樣的囂鬧中,我反而鎮靜下來。

等暴風城軍官等不到人,就會開始在鐵爐堡大翻特翻起來,不過那也得過段時間。我們躲在這兒,暫時可以無恙,但只是暫時。

這個時候,拍賣員開始拍賣「美味風蛇」。

底下的人群似乎興趣缺缺,只有拍賣員口沫橫飛。

「有多少?」我拉低兜帽,「我全買了。」

靠著美味風蛇的變身效果,我們平安的搭鳥離開,抵達米奈希爾港。

等這場災難過去,我非去哀嚎洞穴釣他個幾百條變異魚不可,可惡,被人大大發了一筆災難財…

之後我的確去釣了幾百條變異魚。不過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