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五(上)

之五 鬼仙

津津有味的看著賈寶玉和林黛玉拌嘴,寶玉怒砸寶玉的那段,正在感慨「相煎何太急」的時候,寶玉卻把玉砸到我身上,讓我愣了一下。

沒想到這正宗花心小娘炮像是砸上癮了,一塊又一塊的砸過來…他出生的時候是叼多少玉啊?

【Google★廣告贊助】

大叫一聲,懷裡的紅樓夢摔在地上,頗有份量的一響,我睜開眼睛,卻還是抱頭鼠竄。蜷縮在我旁邊的阿貓卻依舊閉著眼睛,只有差點砸到他的時候才用尾巴撥到一邊。

等我完全清醒,納悶抓住亂跳的玉符…看到上面的官印,真是啞口無言。

竟是北府城隍發來的詔令,數了數,剛好十二塊。

搔了搔頭,沒想到死了三年多的平凡厲鬼,還能享受如此殊榮。人家十二道金牌,我十二道玉符,也差不太遠。

可我不是岳飛啊,城隍大人也不是秦檜。

而且都什麼時代了,城隍大人還沒學會用手機或電話,實在有點落伍。有什麼事情打個電話就行了,省時方便又省資源。玉符可是很貴的啊,相形之下電話費便宜多了。

撥了電話過去,城隍大人沒接,卻是主簿大人苦笑的聲音。「主簿大人,什麼事情?」我揉著眼睛問。

「…長生,鬼不在晚上睡覺的。」他沈重的嘆口氣,我臉孔略過一陣不自在。

我也沒辦法,習慣了二三十年,晚上我就呵欠連天。不像鬼我自己也很悲傷。「我有族群認同失調症候群。」我很含蓄的說,「有什麼事啊?打個電話來不行麼?」

「…我家大人不信那種科技產物…」他壓低聲音,「不知道誰告訴他的,手機接多了會讓鬼靈生腦瘤…妳還是來一趟吧,大人現在心情很差,別掃了颱風尾。」

…最好鬼靈還能生腦瘤啦。老人家這種科技迷信是怎麼回事…

納悶歸納悶,我還是把阿貓踢起來,出門去了。阿貓一整個不情願,抱怨個不停,直到我把boss搬出來恐嚇,才讓牠閉上嘴。

…我真不能換個安靜點的嗎?可boss說什麼都不同意。他說,所有他收服的影魅幻靈中,阿貓是最會打架的。

別看牠嘴巴那麼壞,愛睡覺又會玩毛線團。據說牠的出身非常奇特。牠原本是誕生於靈獸文貍影子中的陰魅,天神英招和文貍嬉戲的時候,劃破手指讓牠得了一滴血,萌發靈智,悄悄裂影脫逃。

逃來人間,藉由噬影害死了不少眾生和人類,不但力大無窮,來去如電,只要有一點陰影和黑暗就能逃脫,連天界追捕來的天兵天將都沒辦法,卻讓一個小小的冥府獵手捕獲。

原本以為,灼璣是用強光照滅牠,但這樣只能讓阿貓暫時消失而已。沒想到灼璣乾脆的用自己的影子吞掉牠,不知道怎麼整的,讓膽大包天的阿貓畏如天魔。

…難怪我對boss的影子有種微妙的恐懼感。他到底是啥玩意兒,影子還會吃影魅幻靈,據說還吃了很多很多…我就親眼看過他拎出一隻黑孔雀(?),和一群聲若兒啼的黑小鬼…

Boss真的只有混到諸妖族的血嗎…?

不要想,很恐怖。

我到的時候,城隍爺臉色鐵青,將一個檔案夾扔過來,一言不發。

納悶的接過來一看…然後用力睜大眼睛,死死的盯在入境申請居留書上的物種欄。

筆跡清秀軟弱,卻寫著:「鬼仙」二字。

我終於知道城隍爺為什麼這麼暴躁了…等看到名字「陸六娘」,我就恍然,城隍爺已經算是相當克制了。

人類修仙有三種,謂之天仙、地仙、真人。妖族修煉也有三款,妖仙、靈獸,或乾脆修煉成魔…但最容易修煉成魔的是厲鬼邪魂,因為怨氣厲氣夠大,不用額外去修煞氣。

相反的,最難修煉的是鬼仙,因為兩種功法是背道而馳的。冥府諸官員不在鬼仙之列,他們屬於冥神,是有功德而晉身,不是苦修出來的。

(以上出自世界種族百科全書)

(我沒事幹都趴在上頭當閒書看)

但天下之大,無奇不有。這樣艱難困苦,百年要挨天劫一次,大成前還得挨九九八十一劫雷,用鬼體熬受端午正陽煉體之苦的艱險仙道,還是有鬼學長學姊達成了。

目前列冊的鬼仙,不到十人,過半失蹤,不知道是被居心叵測的什麼高人拘去煉器還是當小弟了,真正還有出來走動的,不過四個。

被稱為「雙六」的「陸六娘」,還是當中名氣最大,本事也最大的一個。

她既沒奪舍也未附體,只用千年的時間就修入鬼仙,凝聚鬼氣為實質,悠然自若的漫行在戈壁赤毒豔陽下,除了沒有影子,跟活人完全沒兩樣,而且神通極為廣大。

但若只是如此,城隍爺心情不會那麼壞。

最主要的是,這位從不殺生的鬼仙大人,還是個出色的紡織品煉器大師(?)。她制的法器都是布帛之類,繡功巧妙,一絲一縷皆含精妙符法。除了少數特製品,幾乎是能掌握五行的眾生都可以使用,效果還非常強大,連天仙都偷偷找她訂製過。

幾乎她到什麼地方修煉,就會成為眾生雲集的小鎮,就巴望著哪天有機緣見到這個鬼仙大人,能求到一件兩件法器,或者她老人家心情好,託售了幾件瑕疵品也足以傲視群倫…

你能想像台北市眾生雲集的場景嗎?

但城隍爺敢拒絕這位首席鬼仙的入境嗎?

所以城隍爺的心情如此之壞…但為什麼他心情壞,倒楣的卻是我呢?我很納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