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五(中)

因為城隍爺氣勢萬千、無可反駁的要我陪著去接鬼仙大人,並且恭迎她到我們辦公室定居。

…這絕對是災難中的災難!

一來是舉凡沾上仙氣的人物,幾乎都是薄情寡義、個性古怪五窮六絕的高人…我一句話沒說好,就算看在冥府臨聘人員的面子上,不至於魂飛魄散,恐怕也得四分五裂。

【Google★廣告贊助】

二來我們家出沒的都是什麼樣的傢伙?不說boss是那種萬一逆毛連天都敢對著幹的死貓,麥克又是什麼好惹的角色?尤其卿卿雖然看不見,在人類中是修煉的上品──雖然活不成,若是那個鬼仙瞧上了硬要收徒什麼的,boss是個護短的,麥克遇到卿卿的事情就變身成大怒神…

這不是自家找死?

更何況這種送往迎來的事情,和我們台灣分局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

我顫顫的說,「這不是我們的業務範圍…」

城隍爺當場暴跳,「不然妳說我能擺在台北市的哪裡?妳說啊妳說啊!」他激動到破聲了,「死丫頭,這麼一點小忙都不肯幫,妳不要忘了我壓著你們多少破事…叨登出來,我看你們那破分局三百年內領得到一毛預算否?!」

…我被堂堂城隍爺威脅了。

欲哭無淚,我只好猛打官腔,虛與委蛇一番,沖沖打電話給出遠差的boss。當然我知道,他們這次任務很危險…數千厲鬼從十八層煉獄逃了,聲勢浩大,不到這麼沒辦法,我也不會打電話給他。

雖然電話那頭非常吵鬧,爆炸聲間雜著鬼哭神號,boss的聲音卻很平靜。「唔?長生,這麼想念我唷?我才走沒三天。」

「不是。」我沒好氣的說。

「不然呢?」背景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心知肚明,我居然同情起那些逃獄的可憐蟲。

我趕緊說明鬼仙的大駕光臨和城隍爺的威脅利誘。

「是喔,六娘子要來?」慘叫聲越發淒厲,連我都覺得膽寒,只是boss的聲音依舊如此冷靜,「咱們地下室空著,都給她住好了。對了,客房也打掃一間,很快就用得到了。」

「什麼?」我聲音都變了,「boss,你不跟城隍爺爭一下?那不是我們的業務啊~」

「不用。」他輕笑一聲,笑完背景的慘叫聲就停了,我冷了一下。「六娘子人很好的…我提議過妳修鬼仙啊,記得不?就是因為六娘子…」

「再見。」我火速掛掉電話。

我又不是瘋了,跑去修什麼鬼仙。自家事自家知,我這種虛有其名的資質,就算天公不長眼讓我修成了,不是被哪個神經高人抓去煉器,就是被古怪高人抓去當小弟。

花那麼多苦心和歲月,就趕著讓人奴役?我還是轉世吧,用膝蓋想也知道,我絕對不可能成為雙六娘娘那種首席鬼仙。

至於boss口中的「人很好」,鬼都不敢相信。上回他說「人很好」的聖魔山神,一見面就把我給吞了…還是boss硬把我從他嘴裡拽出來。

絕對不要相信boss的標準。

忐忑不安中,我乾脆放卿卿和麥克大假,讓他們好好的休息…順便縮小災難範圍。他們倆都單純,倒是挺開心的跑去澎湖度暑假了…理論上應該不會出什麼麻煩。

然後我讓城隍爺拎著,如喪考妣的跟隨法雨雲乘,到只聞其名不曾去過的「機場」。

很多玄幻小說都喜歡把神仙啊修道者啊說得上天下地無所不能…完全是誤解。傳送法陣是真有這種東西,卻不是隨便高興開哪就開哪。真這樣開,人間早就千創百孔,整個崩潰掉了。

打個比方,飛機發明這麼久了,也沒到處都能隨停隨飛,是吧?傳送法陣也很類似。而且這種「機場」比真正的「機場」少多了,全亞洲也就三個…台灣機場剛好是東亞的唯一,而且是非常重要的樞紐。

這個機場的全名叫做「亞洲東區眾生傳送法陣集散中心」,同樣是買票登記才能夠傳送,手續非常煩瑣。但眾生的飛行速度不像人類幻想的那麼神奇,堪堪比得上汽車就很不錯了,有的比腳踏車還不如。短距離飛行還好,跨洲飛行除非毅力驚人兼法力強大,不然一個晃神撞山墜海真的欲哭無淚。

再加上有畏光的、怕天風的、恐雨的…長途旅行還是用傳送陣吧。

但是這種國際機場等級的傳送中心,非常龍蛇雜處,帶來許多不良影響。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雖然大半的機場都在冥府掌握中,但小半落在神或魔手底,常常有梟雄等級的隱姓埋名過境。台灣這機場更是複雜,是三方共管,隱隱達成一種很不穩定的恐怖平衡。

可以說,台灣不但地殼不穩定,連眾生勢力都非常不穩定。神魔兩方都愛招募厲鬼邪魂,隱隱的跟冥府搶人,非常流氓。若不是灼璣比他們更流氓,恐怕早就鬧出大亂子了。

而我呢,現在就在這颱風眼中…我是說,國際機場中。才跟著城隍爺下車,許多目光就刷的逼視過來,讓我汗流浹背。

這年頭煉器器靈奇缺,連厲鬼邪魂都難找,找到又都是腦殘的下品。我這種比腦殘好上一丁點的廢柴,也讓人惦記了。要不是boss之前為了我滅了巫毒教一個分會,城隍爺在旁邊,恐怕就有大批的高人軟硬兼施的衝上來了。

如坐針氈的恭候鬼仙大人的大駕,我都快被周圍垂涎的目光穿刺出七八百個大洞了。

直到法器發出冰冷的機械音:「鬼仙陸六娘,抵達東亞法陣集散中心。」所有的目光才集中在這個最大的貴賓傳送陣。

原本鬧哄哄的機場,瞬間都安靜了下來。所有的傳送陣也暫停運作,這是天仙級人物的禮遇…同時也是避免法器損壞(傳送陣也算龐大的法器)的手段。

不是所有的仙人都能得到「天仙」的評價。真正的天仙,指得是可以感動天地,理解萬物法則的人物。理論上應該是地位最低的鬼仙,卻能得到這樣高的評價,可見有多驚人。

等鬼仙在傳送陣裡現形時,原本的安靜成了死寂。

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區區一個鬼仙,卻能獲得這樣崇高的禮遇。光光現形而已,龐大的機場的空氣立刻緊縮,強烈的仙威壓迫下來,我這弱小的厲鬼馬上七孔流血…我還在城隍爺的靈光庇護下呢。

太強悍了。

機械音冰冷的說,「身分確認。請收斂威煞,歡迎您來到東亞。」

原本一襲黑紗從頭蒙到腳的鬼仙,微微仰首,就把強悍的仙威收斂起來,漆黑的長髮無風自揚,連長面紗都收斂於無形,露出一個不足一百五十公分的雪白小姑娘,面容潤滑如玉,隱隱生輝…可惜一點表情都沒有。

我胡亂擦著臉孔上的血跡,手不斷的發顫…心底一陣陣忐忑。仙威威成這樣,一口氣壓制全場…場內可是有不少神魔高人哩!我最怕高人了,高人看起來越無害,就越可怕…

但城隍爺一腳把我踹出去。欲哭無淚的,我顫顫的想致歡迎詞…

這個強悍無匹的鬼仙大人舉步,踩到自己的長裙,四平八穩的摔在我面前,五體投地。

我噗嗤的笑了出來,在愈發寂靜的大廳裡,聽起來特別的響亮。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