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仙 補遺之一 夜凰

鬼仙 補遺之一 夜凰

她抬頭,無悲無喜的瞳孔,掠過一絲冷厲。

身為女體,不管是什麼種族,都很麻煩。若她是男體,挺多被延請或收攬,不會打其他主意。

但女體,總有自以為強悍的傢伙以雙修之名,打得卻是淫邪的打算。每到一個新的地方,總是要重新立威,讓她有種淡淡的厭煩。

【Google★廣告贊助】

不過,這是灼的家。這頑皮孩子難得會在意人…她瞥了一眼沈睡的長生,心底泛起絲微的暖意。

這樣的老實孩子。落入這樣荒唐不幸的遭遇,擔這樣不堪的厲鬼名頭,還執著的學會了睡眠…多麼不容易。

悄然無聲的融入黑暗,然後出現在殘月之下,飄然於空,揮下了一把晶瑩絲線,破空而去,透明的蛛網籠罩了整個屋子。

未久,當空撕開一道裂縫,一個碧綠瞳孔,龍首人身的朱袍男子,乘著粗細若火車的肉角巨蟒憑空出現,裂縫閃了閃,就消失了。

「由蛇而蛟不容易,何況還有成龍的可能。」六娘語氣淡然,「急著來送死又是為什麼?」

「小仙提前破關而來,自然是愛慕雙六娘娘至極。」龍首男子漸漸霧化重凝,竟是俊美到接近妖孽的美男子,「娘娘若與我合歡共修,助小仙得證大道,自此樂享逍遙、長生不老,起不美哉?」

六娘微微彎了嘴角,卻無絲毫暖意,「好殺喜孽之徒,也敢稱仙?」

那美男子的臉沈了下來。他名為余青,原是條尋常青蛇,是本土妖怪,苦修了五百年,才蛻換成蛟,又野心勃勃的問鼎成龍。原本眾生對龍鳳等靈獸眷裔多有容讓,他雖屢奪妖族內丹、吞噬孤魂野鬼,卻也遊走在律法邊際,拿他無甚辦法。

但他境界有虧,殺孽又太大,成蛟後三百年,卻怎麼也跨不過成龍的最後一步。聽聞雙六娘娘入境台灣,他不禁欣喜若狂。雙六娘娘乃是首席鬼仙,若能引誘來合體雙修,絕對綽綽有餘。若她不情願,頂多用強罷了…若是武力不成,也不用怕。雙六娘娘從未殺生,幾句好話兒,頂多拼點皮肉傷罷了,性命絕對無憂。

再說,雙六娘娘武名不顯,大約是精於修道怯於戰鬥的婦道人家。不管怎麼說,都是有賺無賠的買賣。

「如此,只好請教了。」余青話語未歇,漫天青霧已然襲來,帶著腥羶的金屬味,顯見含有劇毒。

六娘不閃不避,視若無睹,只是雙掌交會,憑空拉開,只見兩掌間一團烏影翻滾,沖天而起,停在六娘的肩膀上,竟是一隻烏黑若孔雀的大鳥。身長一丈有餘,羽尾更有數十丈長。

氣勢洶洶的毒霧卻被蛛網激發出來的亮光堵在外面,不能寸進。

「指教。」六娘柔軟的唇,冰冷的吐出兩個字。接著將臂一揚,肩上黑色大鳥也隨之揚翅,瞬間滿天星光皆黯。

余青心知不妙,祭動五雷法,霎時狂風暴雨,雷霆怒忿,急攻看起來柔弱不堪的蛛網大陣。哪知道看來柔弱的蛛網卻堅韌非凡,遭了雷雨風霆,反而光芒更盛。

六娘看也沒看陣外的動靜,閉著眼睛,將臂下揮,黑色大鳥也跟著飛起,隨她奧妙的舞姿既翱且翔,直入雲霄,竟吞噬一天星光,由東而西,天地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連余青的五雷法都不知道何時被翱翔而過的黑色大鳥收了去。

六娘緩緩睜開眼睛,在無盡的黑暗中,冰冷若寒星。黑色大鳥也睥睨的望著余青,冰冷的直鑽到他的大腦裡,引起強烈的劇痛…名為恐懼的劇痛。

「吾名為夜凰。」六娘冰冷的說,「乃夜帝精魄之女。夜空之下,皆為吾臣!」

黑色大鳥發出一聲無聲而清亮的長鳴,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八層獄,皆能得聞。尾羽的「眼睛」,一只只的張開,一起注視著余青,將他好不容易凝聚的內丹打了個粉碎,數百年道行也跟著成灰。

肉角巨蟒早已逃逸,一條青蛇啪的掉在地上,慌慌張張的逃入草叢中。

的確,雙六娘娘從不殺生。但和她對壘過的眾生,幾乎都痛不欲生。幸好她從不去尋人麻煩,眾生也不怎麼敢來找她麻煩…只有那種消息不太靈通的傢伙抱著僥倖心理想來討點便宜。

夜凰已經縮小到丈餘,落在六娘的肩膀上,親熱的低下龐大的腦袋,蹭著六娘的臉龐。

雖說這樣的小角色用不到出動夜凰,但她在漫長的千年歲月中覺悟到,一次決狠的反擊,可以免去更多的刀兵和麻煩。想來青蛇的下場,能讓這地方的眾生安分很久了。

不會有太多眾生想跟夜凰正面衝突…即使是仙人也得仔細考量。

可沒人知道,這隻夜凰是受過極大損傷的,若不是她想盡辦法搶救,冒險去冥府陰山尋玄陰晶才得以孵化,夜帝的傳承就斷絕了。

結果夜凰成了啞鳳,沒她這小小鬼仙開口凝咒,什麼先天法術都使不出來。也因為先天極度不足,現在還得用她的鬼靈之氣潤養。

但嚇嚇人是滿好用的。

「來。」她伸手,夜凰化為一道陰影潛入她的手臂,悄然入眠。

夜帝乃是夜之精魂凝聚,與月有感,誕下一雌一雄雙卵,名為冥鳳夜凰。五萬年一興替,冥鳳夜凰合而為一,成為新的夜帝。

不知道是哪個神經病,居然把夜帝的子嗣掏摸出來。此任夜帝崩逝後沒有新夜帝接任,就是黑暗失序的開始了。

好在是幾萬年後的事情。只希望能把夜凰潤養好,讓她親自去尋那兄弟了。

這就是六娘修仙的理由,別說呼延家的人不知道,淮南生也不知道。

連她自己,都覺得是個傻氣的理由。

(補遺之一 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