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六(中)

但六娘和奶哥哥的緣份卻沒止於此。

六娘機緣巧合之下,誤打誤撞的走上修煉岐路,修煉了四百餘年,小有盛名。但別人煩惱的是六根不淨,她煩惱的卻是六根太過乾淨,以致於修煉遇到了麻煩。

剛好她遇到一對失去獨生女哀哀欲絕的老夫婦,已經回憶起部份前生的她被觸動了心腸。於是易容換形,成了這對老夫婦的女兒。

【Google★廣告贊助】

她的想法原本樸素而簡單。既然修煉遇到麻煩,不修也不怎麼樣。逃逃打打四百餘年,真敢對她動手的人也不多了。這對老夫婦晚年喪女,非常淒涼。不過十年二十年的耽誤,這兩個慈祥良善的老人,不該落得無人送終的淒慘光景。

但她沒預料到,居然有人要強娶她這個偽民女,讓她很為難。

反正已經決定要耽誤了,她也不想讓老人家擔驚受怕,於是默默的上了小轎,成了淮家老爺的第十三房小妾。

雖然淮家老爺倚強勢霸,但的確把兩個老人家安排得好好的,還破格讓她不時回去探望,她也就不欲為難這老頭。只是她終究還是鬼體,為了不害死那個白癡老爺,她乾脆下藥讓淮老爺自格兒樂去。成親數年,竟沒被看破過。

但老夫婦過世以後,她卻還留在淮家。

因為,她發現淮家的嫡子,有種強烈熟悉的感覺。她終於憶起,在她張開眼睛,茫然面對這個世界之初,那個魂力即將散盡,執手淚流的「哥哥」,告訴她,她叫做「陸六娘」,把七晴玦和六玉環放在她手心,要她好好活下去。

懷著複雜的情感,她守在淮家,默默看護這個活不過十二歲的孩子。名義上,這孩子還得喊她一聲十三姨娘。

但她千守萬守,卻還是守不過天命。就在這孩子十一歲的時候,淮老爺帶他去鄰鎮探望本家,卻在途中遭了強盜。等六娘縱陰風而至的時候,只見一地死人,那孩子只剩下一口氣了。

續命,不續命?她也茫然了。想逆天而行,唯有踏上修仙一途。但向來情感稀少的她,卻難得衝動的續了淮南生的命,帶他走上修仙的不歸路,扶持了百年。

「可是呢,六娘子還沒成仙之前,鬼氣還是會傷人的。」灼璣喝著本來要給我的冰牛奶,搖頭晃腦的說,「雖然她收斂得很好,可她身邊真的留不住什麼活著的東西。百年之後,南子因為累積的鬼氣渲染,大病一場,差點丟了命。六娘子把他拖付給南瀛書院的洞玄先生,就飄然遠去了。可南子好死不死的居然在這場大病中窺得前世宿緣。於是他們就開始躲貓貓啦,沒完沒了的。

「這場捉迷藏,雖然沒有上窮碧落,還真的下了黃泉。南子那死傢伙,腦筋死不轉彎。居然敢用那種半吊子的落陰術,追到陰山去了。不是我打獵剛好路過,他就死得不能再死了,直接去冥府報到。那時六娘子剛好在我家作客,那個表情真是精彩呀~我認識她以來,就沒見過她這麼有表情,這人救得太值了!」

…我說你這個幸災樂禍也太明顯了、太不良了。

想了想,我還是有些糊塗,「可是,六娘子成仙了。鬼氣應該不會傷害淮先生了吧?為什麼…?」

灼璣聳了聳肩,「啊知。六娘子的理由超搞笑的。她說,『我是死的,他是活的。』誰聽得懂?」

像是被雷劈中了,激靈了一下。

我懂,我很懂。就是太懂了,所以眼淚掉了出來。她不騙別人,也不騙自己。

「喂!」灼璣一整個變色了。

「…我去找乾爹下棋。」匆匆忙忙的,我拽了黑雨傘就往外奔。

我知道boss會生氣,但我也沒辦法騙自己。灼璣是活的,我是死的。就算我沒有任何罪業,還是得去厲管所呆個三五十年洗厲,運氣不好得呆個三五百年。之後還有碗孟婆湯等我,來世我不可能記得灼璣。

這就是為什麼我當厲鬼當得這麼痛不欲生苦不堪言,還是沒辦法下定決心離開的緣故。但灼璣是活著的。

陽冥兩隔,距離非常遼闊。

我蹲在乾爹那兒哭,乾爹也很無奈。阿貓摀著耳朵趴在地上哼哼,「我說啊,你們連八字都沒一撇,現在就哭…」看我放出彩蝶群,牠才慘叫著東逃西躲,「我不說、我不說了!你們會百年好合早生貴子行不行…幹!這樣說也不行!救命啊~」

「…也不是沒有這種例子的啦。」乾爹很笨的安慰我,「都有人娶鬼妻還能生子的,也沒規定混血妖不成…」

「乾爹!」我又羞又怒,「不是那樣嘛!再說…那是十殿閻羅聯手特赦…人家還修了十世姻緣…」

「還說不是呢。」虎爺咕噥著。

我把彩蝶群喊回一半,虎爺也加入屁滾尿流的行列。

沒錯,我在遷怒。

結果懶斷骨頭的boss居然勤勞的到土地祠把我接了回去,真令人訝異。

他沒看我,只是說,「…我又不是南子那種嬌弱的人類。我可是陰山交界的混血妖,都能在冥府上班了,怕個鳥鬼氣。」

我沒講話,只是把臉埋在黑雨傘的陰影裡頭。

「整天待在六娘子和南子的壓力下,妳才會這樣古古怪怪。」他將手背在腦門後,「這樣吧,反正冥府無差別格鬥競技要擴大舉辦了。我和麥克都報名了…妳和小紅帽一起來加油吧。」

「…我不想看你受傷。」我將臉一板。

「噢,我絕對不會受傷的。」他摸了摸鼻子,「當作員工旅遊吧。我說過,該有的員工福利一定不會少的。」

「…我會帶很多冰牛奶。」

「我就知道我的秘書是很專業很貼心的。」他笑出兩顆閃亮亮的虎牙。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