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六(再中)(………)

冥府無差別格鬥賽因為擴大舉辦,選址在陰山北面,與妖界交會之處,算是個三不管地帶。

今年之所以擴大舉辦,是因為人間人口暴增後,厲鬼邪魂也跟著水漲船高,要靠冥府的舊有編制實在應付不來,所以獵捕署雇聘了許多編外人員,種族非常複雜。

但有個共通點:都很好鬥。

【Google★廣告贊助】

以前的冥府排行幾乎都是編制內武官的事情,獵手們更是強制都要參加,這些編外人員未免不平。要知道,冥府提供的微薄薪資(福報)對這些高手們來說簡直可以忽略不計,重要的是武名遠揚和名聲在外。冥府不可能開放內部審核給他們,但是無差別格鬥倒是很從善如流的擴大報名。

聽boss解釋到最後,我恍然大悟。義消嘛!編制內的武官就像是警察和消防隊員,編制外這些高手就是義警和義消。

只是這些高手義警和義消覺得比警察和消防隊員高竿,爭取參加警消聯合運動會…這樣我就懂了。

我這麼一解釋,卿卿很嚴肅的點頭,只有麥克一臉茫然,boss抬頭看著天空不語,不知道受了什麼打擊,一整個無語問蒼天。

卿卿輕聲解釋給麥克聽,我看著boss一臉愴然,「我說得不對?」

「…很對。」他瞥了阿貓一眼,「守好。」

那隻欺善怕惡的死貓在地上諂媚的滾了三圈,噁心的喵了一長聲,我都冒雞皮疙瘩。

我不是很懂他們的比賽規則。不過因為比賽的人很多,所以分成好幾十個館。麥克先出賽,我才知道為什麼初賽稱為「生存賽」。

每百人一場,只要被踹下擂台就失去複賽資格。所有的人幾乎都先相中當中的弱者,先行清除,才是高手的比拼…本來應該是這樣。

在眾多虎背熊腰、相貌猙獰的對手中,麥克看起來分外柔弱年少。尤其是他沒有所謂的修為,特別像是好吃的蛋糕。

但他們倒楣的對手,很快就發現這塊蛋糕是金剛石鑄造的,能崩滿嘴牙。

因為不能殺人,麥克的軍刀沒有出鞘。但未出鞘的軍刀,卻挨著骨折、擦著重傷。他根本不管眼前是強是弱,勢若瘋虎,非常豪邁的橫掃千軍萬馬,不停有選手飛出擂台,臉上或身上烙著清晰的軍靴鞋印,翻著白眼口吐白沫…

我都有點不忍心看了。

但是阿貓非常興致勃勃,口沫橫飛可比運動記者,「啊呀呀,不得了不得了,金髮帥哥麥克軍官以黑馬之姿,左踢南山猛虎,右劈北海蛟龍,是那個所向無敵啊!真是咱們冥府無差別格鬥以來最生猛的生力軍!…各位觀眾!十個!麥克小哥一劍劈飛十個!請叫他麥克.葉問!…」

吵得要死。要不是顧慮到卿卿看不見,我就把牠扔出觀眾席。

卿卿緊張極了,低聲問,「長生,麥克有沒有受傷?」

我搔了搔頭。麥克是那種一往無前、充滿軍人狠戾的金屬暴力風格,就算再怎麼強,這樣硬碰硬一定是會受傷的。但我不知道怎麼告訴小紅帽才好。

將棒球帽壓低,叉手在座位上假寐的boss懶洋洋的說,「沒事兒。只有些小傷,塗塗口水就好了。」

…是說橫跨後背的三道鮮血淋漓的刀傷(還是爪傷?看不清楚),真的塗口水會好嗎…?

不過我沒搭腔。麥克和卿卿這對不怎麼正經的騎士和公主,感情非比一般。卿卿雖然是ESP超能力少女,但她的壽算很短。她來打工,所得福報簡直是杯水車薪,不頂什麼用。

她能活到四十歲,已經是絕對的上限了。

照她的資質,要逆天修仙,是絕對沒問題的,也有不少高人試圖接觸她,可她不要,麥克也不願意。

麥克中文很破,我跟他談了好久才勉強了解他的意思。他的想法很單純:卿卿這輩子看不見已經太苦,希望她好好活完這輩子,下輩子累積的福報能讓她重獲視力。

「我會去找她呀,會找到的。」麥克的眼睛很澄澈,「認得我,很棒。不認得,偷偷保護。」

面對生老病死和輪迴,他們倆充滿勇氣,只想笑著過好每一天。相較之下,我實在很怯懦。

才出了一會兒的神,麥克的生存賽已經結束了。他收起軍刀,毫無懸念的獲得這場生存賽的晉階資格。

他很興奮的直接跳上觀眾席,一疊聲的問,「小姐,榮耀妳了嗎?」

卿卿抱住他,「痛嗎?受傷了?重不重呀?痛不痛?」

然後兩個嘀嘀咕咕的說德語,親親抱抱蹭蹭,開始冒粉紅色的泡泡和小花小朵,我剛剛的愁思立刻轉成數百層疊加的雞皮疙瘩。

Boss咳了一聲,「嗯,我不需要這樣的『獎勵』。」

…你混帳。此地無銀三百兩!

他把棒球帽推高了些,在陰影裡對我微笑,「別受傷是吧?」

「最好別受傷。」我謹慎的說。

他低低笑了一聲,「好吧。」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