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七(上)

之七 燭陰

冥府無差別格鬥大賽在陰山之北的荒原舉行,是個三不管地帶。

面積我不知道算不算大…據阿貓說,大約有半個台灣的大小。因為大賽的舉行,在荒蕪中建起許多宏偉的格鬥館和附屬建設,是冥府得意的法術建築工藝極致的表現。

【Google★廣告贊助】

原本用於舉辦比賽的只有六分之一的建築群,其他都是為了本屆義消…我是說,那些編外高手的要求,所以趕工擴建。但因為各地趕來的參賽隊伍和觀眾,這龐大比賽建築群儼然成了一個臨時城市,不但讓收門票和開旅館的冥府賺了個缽滿盆滿,連附近的混血妖族多了許多工作機會,狠狠地賺上一筆。

當我看著到處矗立的廣告看板和先進的電子跑馬燈,默然無語。聽說這屆格鬥大賽的舉辦人,是從冥府西方分部提調上來的某任奧會主席…

我還真的相信了。

可我們沒在那個熱鬧無比的大賽城逛太久。實在我不知道冥府高層到底是重視boss還是討厭boss。明明把他扔在最麻煩最複雜最沒人的台灣分局百年之久,但又讓他大剌剌的排在最前幾批初賽,還准假讓他在複賽之前回家。

搞不懂。

因為初賽的人太多,就算百人一賽也要比上一整個月。boss若無其事的雇輛陰風獸拉的車,帶我們往他家去了。

那個陰風獸…足足有房子那麼大,不管怎麼看,都是巨大無比的蛞蝓。看牠跑步,真能讓人渾身滾雞皮。這條巨大蛞蝓拉著車,卻在身下浮出長長陰雲,跑得超快,風刮得臉生疼,我猜時速破百了。

結果全車的人都沒事,只有我一到目的地立刻滾下車蹲著吐。

「…小紅帽都沒事,妳吐什麼?」boss的聲音充滿悲傷和無奈。

「因為我是繼往開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天下第一廢的厲鬼。」我自暴自棄的說。

「最少妳有『誠實』這個優良品德。」boss非常誠懇。

…我決心自己配王水了,好替他的冰牛奶增味。

灼璣的家鄉離荒原不遠,離荒原約百里左右,名為燭陰。但靠近冥府的地方真的不要指望有麼山明水秀。地勢險惡,高山峻谷。雖然我沒去過雲南石林和大峽谷,好歹也看過圖片。

燭陰就像是擋在陰山和妖界的美國大峽谷,規模卻更宏偉怪誕,拔天而起許多光禿禿的石峰,自成一群,成為讓人望之生畏的龐大石林。

靠近看才發現有些石峰被開鑿雕琢,成了天然的高樓大廈。「大廈」之間牽了許多條手臂粗的繩索(距離當然非常遠),不少人蹦蹦跳跳的在上面行走。

我看得腿都軟了。

「Boss…你家在幾樓?」我的聲音都在發抖。

「一零一。」灼璣淡淡的回答。

「哇,頂樓嗎?」卿卿握著麥克的手,從他的眼底看出去,非常興奮。

「不,頂樓是二三五。」灼璣輕笑,「但是樓頂餐廳可以去,晚點咱們去喝點小酒,很棒的。」

每個人都在歡呼,除了我。

等要上「電梯」,我抱著雕琢華美秀麗的燈柱不肯動。

那是什麼見鬼的電梯啊~?!

沒有牆壁、沒有屋頂,只有一塊青石板。甚至沒有可以按樓層的按鈕。人就踏在上面,打出手訣,然後青石板就因為陣法的力量迅速往上漂浮…

連個扶手都沒有!

「上來。」boss皺眉了。

「不!」我慘呼,死都不肯放開燈柱,「一陣山風就可以把我刮下來了!會死的!」

「小姐,妳早就死了。」boss上來拽我的手。

「懼高是人的天性,你懂不懂?懂不懂?」我拼命掙扎,「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他無奈的看我,「好吧。」

然後他一個迴旋踢,踢在燈柱上。我只覺得手一麻,雕刻精美的玉柱垮成一堆石粉。

他趁我愣住的時候,將我扯上青石板電梯,飛快的打出手訣。

等我想跳下去的時候…已經有四層樓高了。即使多了兩百年道行,我還是非常悲哀、不會飛的厲鬼。

到十樓時,我抱著boss的胳臂發抖。到二十樓時,我乾脆手腳並用的爬到他背上,死都不敢鬆手。

「…長生。」boss的聲音有點悶,「我的頭上沒有梯子,妳爬不上去的。」

「放我下去啊!嗚嗚嗚…」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