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八(五)

Boss去集訓之前,從影子裡拎出讓他嫌吵收起來的阿貓,牠還沒睡醒,張牙舞爪的咆哮一聲,卻被boss淡淡的看了一眼嚇得全身的毛都豎直,可憐兮兮的喵了又喵。

等boss一走遠,牠馬上故態復萌,「吵什麼吵?老子睡覺是很忙的!要知道老子也曾威震人間…」

我拿了根狗尾巴草在牠眼前晃,這隻號稱「曾經威震人間」的傢伙,揮舞著爪子亂抓,和路邊滿街子亂跑的野貓一點差別也沒有。

【Google★廣告贊助】

這個貓科動物為啥每隻都又驕傲又幼稚,衝突矛盾得這樣剛好呢?

「停住!」阿貓厲聲,「住手!別耍我了!」可牠身不由己的繼續揮著前爪,發出嗚嚕的喵聲。

「能停住你就停住啊。」我涼涼的揮舞狗尾巴草。

直到狗尾巴草七零八落,阿貓也氣喘如牛,我才放過牠。

欺負牠?不不不,誤會了。我只是為了性命安全,和保鏢好好的建立友善的關係。

「…妳見鬼!」癱在地上的阿貓淒厲的喊。

「大賽裡的選手,有六成是冥府中人,」我聳聳肩,「往窗外一看,大半都是鬼。」

阿貓氣得不跟我說話了。不過接下來幾天,牠的確老實多了。

果然,惡人人見人怕,貓也不例外。

因為boss的警告讓我很警覺,我每天都乖乖待在房間裡做女紅。大賽城熱鬧非凡,許多小販聞風而來,賣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我還在旅館外面的市集買到蓬鬆如毛線的蜘蛛絲,正在慢騰騰學著鬼仙大人教的方法,揮著棒針,設法打一雙護腕出來。

公主和騎士總要到處玩玩,他們都還青春年少,難得有這樣的機會,人生難得一遇。我去當超強省電燈泡未免太不識時務。再說我足不出戶,那位姬先生再強悍,也不見得有種衝入冥府官方的旅館,衝進來讓我魂飛魄散。

咱就學鬼仙大人,說不定也能宅出個紡織品法寶達人的名聲。

「妳昨天睡得太好是吧?」阿貓問。

「還可以。怎樣?」

「果然是睡得太好,難怪到現在還在做夢。」牠惡毒的笑了兩聲,頓時噤聲,因為牠看到我拿著一團蜘蛛線團扔到牠眼前。

「我恨妳~」牠邊慘叫邊抱著蜘蛛線團滾來滾去,跑來跑去,追來追去…想來沒有空講話了。

我終於佔到上風了,而不是以力服人…服貓,我很欣慰。果然摸透了boss,就可以吃遍所有貓科動物夠夠。

但姬先生一定讀過可蘭經。可蘭經說,「如果你叫山走過來,山不過來,你就走過去。」

首先,他下了道請柬,要我走過去見他。

我馬上打電話去給北府城隍(沒辦法,我手邊沒電腦。城隍爺的八卦系統比網路還威),弄清楚了姬先生和冥府的關係,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連他為啥這樣討厭我,恨不得殺之後快…我都弄明白了。

要不是講八卦,怕長腦瘤的城隍爺還不會跟我講這麼久的電話。真是為了八卦不惜自身安危,真令人肅然起敬。

無疑的,姬先生在妖界地位很高(廢話,太爺二十八代嫡孫欸!),出任與冥府邦交的窗口,等於是個大使。但妖界的眼光向來高,都盯在神魔兩界,對滿是死人的冥府就有些敷衍。

不過數大就是美。人間人口爆炸,順帶的冥府的鬼口也跟著爆炸。人多勢就眾(鬼多…),冥府雖然非常操勞,也不自覺的成了一方大勢力,一直崇尚力量,在神魔兩界求生存的妖界,也逐漸把目光擺到新興的冥府。

可惜,有個對妖界隱然不友善的混血妖族早早的卡位,人數雖然對龐大的冥府公務員來說不算多,但都是混血妖的精英,和冥府的行政結構早就融成一體,不分你我了。

被敷衍這麼久,冥府也樂得反將一軍,敷衍著還回去。

所以說呢,我不管姬先生的請柬,完全受冥府態度的支持。我很心安理得的置之不理。

更何況我又知道了姬先生恨不得將我除之而後快,我又不是脖子癢,自己去趴斷頭台。

說起來,我對他的惡感又更深了幾百層。這位悍然拋妻棄子、重奪家主之位的姬龍氏,娶了長老的女兒之後,除了生了個兒子,就再也沒有消息了。比起多子多孫、虎視眈眈的旁支分家,非常形隻影單風雨飄搖。

瞧著別人兄弟齊心其力斷金,他們嫡系卻只有個獨生子,危機感越來越深。這時候想起太爺承認的三個孩子了,很王霸之氣的下了道詔書,宣三個孩子來姬龍城。結果那張詔書據說進了呼延家的抽水馬桶,很讓三界六道看了一次極品的笑話。

後來不知怎麼起了幾次衝突,大約把boss惹火了。當時boss還不是獵手,是閻王侍前一品帶刀衛,那時的妖界大使也不是姬先生,而是他們姬家的某個紈褲,帶著一群無法無天的小紈褲當使節團(北府城隍爺原音重現),不知道怎麼冷嘲熱諷,惹惱了脾氣本來就不怎麼好的boss,一傢伙廢了整團人,手段非常陰辣。

閻王當然大發雷霆之怒,革了他的官職。可來興師問罪的姬家長老罵了一句「雜種」,boss那隻發狂的貓科動物差點吃了姬家長老,在閻王面前暴打使節,真把閻王活活氣死。

這時候,姬先生出來扮慈父了,說「冤家宜解不宜結」,不知道怎麼威脅利誘的,居然讓被打個半死的長老答應把女兒嫁給boss。

閻王考慮了以後,沈吟良久,不知道怎麼跟boss談的,只知道後堂雷霆閃爍、打雷閃電,閻王爺氣了一整個不輕…

於是,原本是閻王前備受倚重的一品帶刀衛,被扔去台灣分局那個超級茶包之地,當個沒有品的獵手,一扔就是百年。

城隍爺講起這些舊事,真是口沫橫飛,引人入勝,鞭闢入理又鉅細靡遺。不愧是冥府最首屈一指的八卦系統。

我仔細想了很久,試圖分析姬先生的心理狀態是否異常…我猜想,恐怕是他那嫡親親的兒子不如人意,boss又在冥府幹出名聲,就想乾脆捨個族女促成這樁婚事,收服桀傲的灼璣,用另一種方式認祖歸宗,還給他那純血的嫡子多條臂膀。

反正就算捧到頂天,灼璣就不是純血,家主之位,絕對沒他的份。

再者,閻王的確很欣賞灼璣。若妖界數一數二的姬龍氏成了灼璣的姻親和靠山,想讓他再上一步,當個什麼重要官員的,也不是難事。何況還可以和解父子間不該有的仇隙。

大家都算得挺美的…可我呸。

我猜boss一定呸得比我用力,才會跑去當個沒有同事和部屬的獵手。

想清楚了以後,我連退了三張請柬。等到第四張,我煩了。我很客氣的請送請柬的秘書小姐進來,當著她的面,將請柬丟進抽水馬桶,沖了。

她的表情真是非常精彩,變化莫測,比煙火還燦爛。

我膽子是很小沒錯。可人生呢,就求個痛快。

死人也不例外。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