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九(二)

但boss也就提了這麼一句,對他來說,比較值得關心的是我到底要不要做牛奶冰沙,他還真吃上癮了。

一面吃,一面攤開我那兩大袋子的簡介,順口點評優缺點,卻沒多問其他。

「那個,boss。」我硬著頭皮小聲問,「你…你真的想當將軍…或元帥嗎?」

【Google★廣告贊助】

他懶洋洋的吞下牛奶冰沙,「我能做得好,卻不是非做不可。更不需要靠女人的褲腰帶才能上位。」

抬眼看我,戲謔的問,「怎麼?長生,妳指望我去爭個高位?當心『悔教夫婿覓封侯』。」

刷的一聲,我的臉孔像是著了火,死盯著膝蓋,動都不敢動。

他沒講話,也沒動。兩個像是中了定身法,一整個曖昧尷尬無盡死寂。

不知道過了多久,boss才輕咳一聲,「我還以為妳會否認哪,長生。」

「…否認什麼?」我鼓足勇氣的抬頭,boss把臉別到一旁,冰沙都融化了,桌子上一小灘的水。

這是我認識他以來,頭回看到他手足無措。

正常的女生,應該這時候會逼問,想辦法從他嘴裡挖出肯定的答案吧?不過我不是正常的女生。

不是說我死過了,而是…看他這樣,想到他的「害怕」,我覺得心疼。

「知道了。」我輕輕的說,找了抹布擦了桌子,重新做了一杯牛奶冰沙給他。

那天晚上,他一直發呆,眼神很溫和的發呆。直到我睡下了,他才在隔壁的床上、安全的黑暗中開口,「長生,等大賽完了,咱們重新打份合約吧。只是槓掉違約金…不夠慎重。」

我真恨貓科動物這種彆扭的傲嬌。

「年限要不要改?」我冷哼一聲。

「妳休想。」boss笑了起來。

複賽開鑼之後,大賽城的氣氛幾乎一點即燃,熱烈的跟火藥一樣。更多更複雜的種族衝進大賽城裡,雖然旅館早就爆滿,無處覓下處的賓客,乾脆在城外搭起帳篷,沒多久儼然一個衛星帳篷都市。

雖然冥府為了「種族和諧」這樣的大義,不舉辦團體賽,都是個人選手,也不強調種族,但三界六道因為種種理由,和平已久,私底下的衝突很多,卻從來沒有抬到明面上。

冥府算是相對中立的勢力,而這次應該屬於冥府內部的競技大賽,卻變相成了個小型各方勢力較勁的武鬥場。不管是不是有意為之,都讓冥府如臨大敵。之前會緊張兮兮的把進入複賽的武官抓去集訓,就是希望冥府武官爭氣點,別讓他們地主方成了其他勢力的陪襯。

但那些義消…我是說編外高手的確很強,人數加總起來不到四成,卻幾乎都輕鬆闖過初賽,隨著複賽往上打,漸漸打出一些指標性的人物,令人驚艷。當中居然還有神與魔的選手,挺引人注目的。

更引人注目的是,這些闖過複賽的神魔高手,也讓向來高高在上的天人或魔族大駕光臨到這個冥府的競技大會裡,而且還組織勢均力敵又分庭亢禮的專業啦啦隊,歎為觀止。

但數目僅次於冥府的,卻是比鄰的妖界妖族。看起來妖族想介入冥府,不是傳言而已。當中有幾個打鬥起來異常華麗、全面壓倒性的選手,幾乎都是妖界姬龍氏的子弟。

阿貓不但是個盡責的解說員(不要用那種爆笑體育記者腔的話),牠也對這些選手如數家珍。

對我的訝異牠更訝異,「妳不知道?」

「知道什麼?」我茫然了。

「我和那群傢伙都是老大的附影。」

就像隨從或式神,只是依附在他影中。但boss的影子是一種恐怖的玩意兒,聽說有光無光完全沒有影響,他的影子永遠是那種漆黑若無明的濃墨。

「老大的知識與我們共享。我知道這些都是老大知道的。」阿貓睜著大大的杏眼看著我。

「…你知道的,他也知道嗎?」

「當然!」

我突然慶幸起來,幸好阿貓是那樣可愛的白目,白目到我決不會對牠傾吐什麼少女心思,要不就毀了…

「快看快看!」阿貓興奮的大叫,跳上跳下的,「那個那個!他就是老大點名要打爆的姬蒼駟!」

…長得比他老爸可帥多了!我感嘆起來,幾乎可以跟麥克的俊美比肩了。

即使在俊男美女之流的眾生中,麥克還是當中的佼佼者…最重要的是,他堅毅執著又鋼鐵暴戾的氣質徹底撐起那種俊美,這才是他容貌出眾的真正緣故。

姬蒼駟高大挺拔,俊秀略次於麥克,卻更鋼鐵更暴戾,男子漢大丈夫當若是…

但不到十分鐘,我立刻臉色難看的改觀。囿於美色果然是諸種族共有的盲點…死人也不例外。

那位燭龍正統二十九代嫡孫,堂堂姬龍氏未來家主…一出手就使脫了對手的下巴,讓人認輸也沒機會,就極盡殘虐的虐殺那個冥府武官。

原本歡呼狂暴的會場,漸漸安靜下來。因為他實在太暴虐了!就在冥府的會場上,表演開腸破肚、大破活人(呃…死人),在裁判以「勝負已分」制止他時,他悍然把裁判掐斷了脖子。

雖然說眾生不容易死掉,大賽唯一的規則就是不能滅毀,他也的確沒真的滅了哪個…但真的是太殘酷了,這是比賽不是戰場!

最後是姬龍氏的子弟上去跟姬蒼駟低語,才讓他冷笑著扔下奄奄一息的對手,和正在試圖把脖子扶正的裁判。

我心底最後一絲因為遷怒而導致的歉疚徹底消散。

「真酷。」阿貓兩眼成了星星眼。

我一言不發的把毛線團扔下走道,牠欲哭無淚的往下追,追是追到了…卻也一骨碌的滾下幾百層的台階。畢竟我們所在的位置還滿高的。

Boss的出場,卻很快的搶去了姬蒼駟的風頭。

他很巧的遇到另一個闖過複賽的姬龍氏子弟,群情激憤的冥府公務員大吼著替他加油。混血妖族很早就加入冥府,對他們來說,是自己人。剛剛姬家暴虐的殘殺了冥府武官,把地主方的火氣炒到最高點。

姬家子弟很冷靜的落地擺下防禦陣,然後掐著手訣開始詠唱。這是個遠攻型的法師,而且從那種沖天妖氣看起來,法術威力恐怕不在話下。

Boss根本沒看他,淡笑著從影子裡一拍,浮出一個龐然大物…仿得非常真實的…

火箭筒。

一手扛上肩,另一手提出一把跟我那把很像的散彈槍。立刻扣下板機,打得防禦法陣一陣扭曲蕩漾,然後舉重若輕的發出驚天動地的一炮…

那個倒楣的姬家子弟來不及放出法術,已經讓轟碎防禦法陣的怒火連帶的轟出擂台,失控又沒施放出去的法術在他指端爆炸,非常燦爛輝煌的冒出一朵蕈狀雲,打得觀眾席前的龐大防禦法陣扭曲震盪,嚇壞了許多觀眾。

全場死寂。好一會兒才冒出天搖地動的歡呼。

事實上,我認真思考,boss家祖上的貓科祖先,會不會叫做哆拉A夢…這是怎樣的一道影子啊?那根本是四度空間袋偽裝的對吧?!

最重要的是,他這個喜歡軍火的個性,怎麼從來都不改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