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九(三)

我對boss的強悍,又有了另一個層面上的改觀。

以前我以為,他就是太喜歡用軍火,才導致名次打不上去,可事實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就算他堅持使用會卡彈也會斷裂的倒楣軍火,也讓對手倒楣到姥姥家,個個欲哭無淚。

【Google★廣告贊助】

他總是帶著一絲無聊,幾許心不在焉,從影子裡掏出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刀劍槍械,讓他贏得一個「冥府魔幻師」的花名。從複賽開始就沒重複過,讓大報小報各大電台關心他今天使用了什麼武器…

雖然他使用武器的時間真的很短,幾乎一個照面就讓對手躺下,很少有纏鬥的情形。只有用雙截棍的時候,可能是太生疏,一個照面他先打著了自己(………),才讓對手多拖了一點時間。

不過妖刀村正(…………)就連看都來不及看。裁判一喊「開始」,語氣方歇,白光一閃晃動人眼…

然後?什麼然後?哪有什麼然後,對手躺地板,妖刀村正已歸鞘。

…回去分局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查查他幾時買了這把妖刀。我記得在冥府拍賣網上,這把鼎鼎大名的不祥之刀,價格貴得讓人眼珠子掉出來。

就不要讓我發現他挪用公款…我折了折骨節,咬牙切齒。Boss用種雲淡風輕的姿態,毫無懸念的晉級五百強。當然,他那個異母弟弟姬蒼駟和幾個姬家子弟,用一種暴虐豪強的高壓,也剽悍的闖進五百強。

跟姬家子弟對峙的對手,個個都骨碎筋柔,身負只留一口氣的重傷。相較之下,boss雖然花招百出,出手輕柔多了…除非遇到姬家的倒楣鬼。

大概是受到boss的影響,雖然麥克的中文依舊令人悲傷,聽不太懂當中的糾葛,卻對姬家子弟特別狠厲…雖說腰斬斬不死妖怪,可這個傷養起來實在是…也得個十年八年。

Boss和麥克驚世絕艷的表現,讓冥府公務員隱隱有種認同的面上有光,老有人找我打聽台灣分局的選才標準和人員配置,頗多人意動。

我只能苦笑再苦笑。台灣分局的人員配置?就boss這孤一個。可以我也想招人…但我們可悲的預算和更可悲的配額,只能婉拒這些熱情的同事。

確定進入五百強後,boss淡然的推高了棒球帽,兩手插在褲袋裡,「接下來要認真了。」

「嗯。」麥克的確很認真的點頭,「我很認真。」他略帶疑惑的問小紅帽,「為什麼要說認識真的?難道有認識假的嗎?」

我的臉孔抽搐了兩下。麥克這個中文真是…百尺竿頭,一步也不進。

卿卿倒是很認真溫柔的用德語解釋給他聽,幫他擦汗,抱著他的胳臂,輕聲細語,漸漸掉隊…

我跟boss一如往常的視而不見,反而快步走向前,省得聽到不該聽到的。

「唷!我們魔幻師來了哩!」一個極大的嗓門轟得人耳朵嗡嗡叫,一個鐵塔似的身影擋住了所有光線…身高絕對在二米以上。

賽程裡,我常看到他。他是冥府最正統的武官,生前聽說是一方顯赫武將,生前名字早拋棄,人稱張大砲將軍。

一臉于思,滿臉橫肉,鐵錚錚一條漢子。可你若以為他是那種只長肌肉不長腦子的肌肉男,應該會死得很慘。他連粗魯豪強的外表都只是種偽裝而已…他的法術很強,非常強,強到無影無形的地步,遠遠超過他已經太驚人的近身體術。

他的對手都輸得莫名其妙不明不白,若不是阿貓講解給我聽,我真不知道他能把法術發動掩飾在橫暴猛烈的拳風掌刀之下。

Boss微微抬眼,「唷,看大門的來了。」

「…靠北,看你他媽的大門啦!」張大砲暴跳了,「老子是閻殿侍前羽林軍總都頭!你才看大門,你們全家都看大門!」

Boss巍然不動,淡淡的看他,「閻殿生死門是不是冥府最大的門?」

「廢話!」

「生死門是不是羽林軍看的?」boss露出狡黠又無賴的笑容,「你是不是得跟著羽林軍看大門?」

「…靠北!!」

張大砲發怒的砸了boss三拳,boss迴了他三掌,然後兩人各自分開若無其事的並肩聊天。

…我想他們交情應該很好,雖然說男生這種你死我活充滿狠勁的友誼,我一直沒怎麼搞懂。

「小灼,你怎麼還留著?」張大砲一臉狐疑,「你不是都確定晉級五百名內,就棄權回家了?」

「五百名內就享有預算百分之一百五十的額度,再打下去也沒什麼吸引人的獎勵。」boss沒回他,語氣依舊淡淡的。

「我問什麼你回什麼?死貓!」張大砲怒聲。

Boss站住,從棒球帽下微微仰起頭,「以前我的部屬沒在場加油。現在來了,總得在她面前威一把。」

…我自制力實在不太好。將來要選擇進修的法門,一定要特別挑能堅忍心性的。我連耳朵都快冒煙了。

張大砲瞪大了眼睛,看看boss,又看看我,突然慘嚎一聲。「臭小子!老子討不到老婆,你還敢搶我們冥府的女人!」說著就揚起缽大的拳頭。

「我、我我我…」我趕緊掏出臨聘徽章,「我是、我是臨聘人員!」

「那也不行!」張大砲一面猛砸boss一面對我講,「小姐,你別被這隻死妖貓拐了,還是咱們死人才有共同語言…」

「………………」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分享好看的故事,請直接分享文章網址喔,勿將文章複製貼到他處!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