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九(四)

最後在張大砲將軍罵個不休的各國髒話中(如果放在電視上,可能充滿了嗶嗶聲),毫無預兆的又停了手。

「你那兄弟…」他停了罵,突然嚴肅起來,「幹掉他。」

「上面的意思?」boss淡淡的問。

【Google★廣告贊助】

「冥府內部的比賽,哪輪得到外人在這兒暢秋。」張大砲陰沈起來。

Boss看了我一眼,「他老爸威脅到我部屬了。」冷冷的笑了一聲,「我會幹掉他。」

張大砲無語片刻,咬牙切齒,「我要動用特權,把長生小姐調來我們羽林軍當秘書!」

「她是厲鬼,你調不動的。」boss淡定的說。

「靠夭啦死貓!連這你也算到了!混帳東西!我們冥府的女人絕對不能讓你這貓頭貓尾的小子給玷污了!長生小姐,妳要ㄍㄧㄥ住啊!…」

Boss很無賴的送了他一根中指,語氣斯文,「滾你的。」抓著我的衣領,閃身就瞬移走了。

瞬移到外頭的市集,boss鬆開我的衣領,又把手插在口袋裡,緩緩的在前面走。

他的手腕,帶著兩個大小不太一樣護腕。我的手藝實在不怎麼樣,但給了他以後,他就一直戴著。

「老張…」他開口,語調還是懶洋洋,「是預定的第一名。當然,他的實力也足以拿到第一,只是有些和冥府無關的閒雜人等,咱們還是得幫著掃除。」

我想,這些編外人員和其他種族隱瞞的野心,讓冥府也非常不高興了。

「嗯,」身為冥府一員,我慎重的點頭,「加油,boss。」

「但這麼一來,我的名次可能就打不高。」他頓了一下,「就不能在妳面前威一把了。」

我默然想著姬蒼駟的超級暴力表現,不得不承認,他的實力非常強…甚至強過boss。我不無惡毒的想,這個未來姬家家主有名的沒腦子,大概把所有點數都拿去點在武力上,智力比戰士還低,才會強得這樣變態。

Boss想戰勝他,就不可能這麼輕描淡寫,說不定還會兩敗俱傷。

「…boss,不管你打到幾名,你都是我心目中最威的那一個。」我很小聲很小聲的說,幾乎被嘲雜的市聲給掩蓋過去。

但我想他聽到了。

他無意義的咕噥幾聲,搔了搔棒球帽下的頭髮,重新戴好。我偷看到他的耳朵呈現淡淡的粉紅。

裝唄,你就裝。沒有最彆扭,只有更彆扭。

清了清嗓子,他說,「到了。」跟攤位的一個老先生說了幾句話,拿了一個盒子,遞給我,「員工福利。」

我打開來。那片熟悉的普通紅葉,被縮小些,煉在一團晶瑩的琥珀之中,作成一條精緻的項鍊。

眼淚奪眶而出,淚眼模糊的戴上,抖著手卻扣不準扣環。boss過來幫我扣好。

「…殺了太多怪物,得提防自己也變成怪物。」boss在我身後說話,「我在人間快百年,其實已經很疲倦…心很疲倦。看著人類,因為雞毛蒜皮大的事情自找成厲,我真不懂,這麼得天獨厚的種族,獨享轉世重來的機會,卻一點都不珍惜。

「不去完善人間的律法,或者乾脆把自己搞強,活著就了結,卻只想著死後報盡私仇,一整個莫名其妙。坦白說,有段時間,我很厭惡人,特別厭惡厲鬼。

「但是…長生。我看到妳了。妳雖然是那麼搞笑的死掉,白擔一個厲鬼的名聲。妳最有理由怨恨成厲…可妳沒有。妳連哭都沒哭多久,就擦乾眼淚想辦法拿起這片樹葉。笨得要命,卻又那麼堅持。死都死了,還堅持人心。

「認識妳以後,我發現,我也不怎麼討厭人類了。我也沒有變成…可能會變成的怪物。」他在我耳畔很輕的說,「謝謝。」

我的眼淚,一滴滴的落下,泣不成聲的說,「我才更要謝謝你…boss。」

朦朧淚光中,boss的目光很溫和,雖然藏在棒球帽的陰影下。他揉了揉我的頭,「妳就是太愛哭了。我們回去吧…我突然很想喝冰牛奶。」

我跟在他後面,穿越了大半個城市。這個城市如此囂鬧吵雜,我卻覺得很寧靜。像是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和boss而已。

我想,我願意一直跟在他身後,就這麼一直走下去。

就算他的影子非常可怕。不小心踩到我都會毛骨悚然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