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九(五)

隨著比賽越來越白熱化,觀眾的情緒也越來越高昂失控。在種族意識、愛國主義(?)的加成下,讓維護治安的冥府非常疲於奔命。

嚴酷無比又沒有敗部復活希望的淘汰賽,大浪淘盡眾多砂礫或遺珠,出現許多能問鼎冠軍的英雄性人物。比如冰清玉潔雲淡風輕的天人輝嫦仙子、魔族冷暴力的水魔泗野,又比如妖族殘虐陰狠的姬家子弟…

【Google★廣告贊助】

當然,冥府方更是才人輩出。宛如豪壯燕地男兒的張大砲將軍也有為數不少的粉絲。但是世人總是容易被美貌所惑,什麼眾生也逃不過。麥克這個應該屬於編外人員的工讀生,因為是boss的忠貞部屬(?),更被強烈的追捧,瘋狂佔據各大報的版面,跟公主間的戀情,更是被渲染的天上人間生死不渝慘絕人寰觀之落淚思及傷心的絕代生死戀…

卿卿最大的樂趣就是看這些誇張的報導,一面看一面笑,還翻譯給麥克聽。

至於boss,因為有麥克擋著,受到的注目就少一些。但也老有人(大半是冥府人)紅著臉衝上來要簽名,然後又紅著臉逃之夭夭。

當然,大半的狂熱觀眾都擁護自己同種族或有關係的選手。不過,女人的狂熱通常都表現在尖叫和簽名上,男人的狂熱,通常都表現在把拳頭砸在敵對粉絲的臉上…尤其是喝飽了酒(或其他會醉的飲料),這種表現就特別熱情又熱烈。

所以冥府很忙,非常忙。臨時看守所也很滿,非常滿。

Boss閒閒的跟我分析,這些別個種族的選手,當然不可能是真正的高手,卻是各種族裡頭嶄露頭角的新生代。而冥府原本的內部比賽會有這些誇張的新生代高手參與,其實是和政治有關。

冥府名義上臣服於天界,但早脫離天界獨立很久了。與魔界保持良好邦交,卻隱隱悍然成為魔界擴張的屏障。與妖界接壤,卻一直保持不冷不淡的關係,也沒有結盟的意思。

六道應該屬於冥府之下,但冥府無意直接管轄,而是各自保持和平的中立。

也就是說,身為運轉輪迴、刑罰教育人魂的龐大冥府,雖然也受擴編太快、人員嚴重不足、官僚顢頇之苦,卻也堅持初心,一意要成為真正中立非政治的機構。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冥府要中立,其他勢力方卻垂涎冥府日漸擴張的龐大勢力(因為死人真的越來越多…都怪人口爆炸),被忽視幾千萬年的冥府突然成了各方的香餑餑,搶著在這內部比賽裡展現武力,威上一把,震懾一下冥府。

「運動比賽怎麼脫離不了政治的干涉啊。」我感嘆,「人間奧運好像也是…」

「人也是眾生之一。」boss聳肩,「還因為生命週期短,特別容易觀察和借鏡。」幾輪比賽後,麥克和boss闖進百名。我猜冥府一定在賽程上動過手腳,冥府的高手幾乎保存完整,沒有自相殘殺,真的被刷出去的都是別的種族。

挺陰的,可知曉內情後,我當然是挺冥府。雖然是臨編人員,我也是冥府的人。

雖然實際上,我的品階頂多就一工友,可也是擁戴冥府的公務員。你總不能說,工友不算公務員吧?

可雖然費盡手腳,真能闖過百名內的冥府高手,只有三分之一弱,情形真的不太樂觀。

進入百強淘汰賽,就有設計了敗部復活。Boss淡淡的交代了麥克,「不死人就好,別留手。」

麥克疑惑的舉著手,在小紅帽的翻譯之下,他堅毅的點點頭,「什麼都不留。」

「別讓他們有爬起來的機會。」boss一揮手,麥克啪的一聲併攏腳跟,行了一個非常法西斯的軍禮。

不過他的理解…我不知道正確還是不正確。

他…把對手的脊椎拆了。一節一節的…拆了。

雖然到了百強,他應付起來已經非常吃力、九死一生。但他還是嚴肅異常、不畏生死執行boss發下來的軍令。

我不知道該佩服他好,還是該罵他兩句阿呆好。

至於boss,「很巧」的都遭逢了姬家子弟。

他是沒拆人家脊椎…但就像他賽前淡淡的說,「我會廢了他們。」

果然是廢掉。他不再拿各式各樣眩目的軍火,真正認真起來。隨身環繞著幾十把如衛星般的鋒利小刀,如電迅疾、如雷猛烈,將混血妖族自傲的百衲學,運用到靈活至極的極致,陰狠毒辣的,目標永遠是姬家子弟的內丹。

就算拼出滿身傷,他也頑固的打散對方的內丹,廢掉。

他和麥克就擔任著陰暗處的獵捕手,替冥府光明正大的勝利掃除所有的障礙…

直到他面對了姬蒼駟,才真正的踢到鐵板。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