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十(二)

這場會外賽,造成了眾多媒體的劇烈爆炸,幾乎掩蓋住冠亞季軍的光芒。

我深刻的領悟到,真正的高手,只會宅著默默鑽研,名利對他們來說,吸引力很小。若不是醉心於某種領域,不可能登峰造頂。

Boss媽若不是被逼得動手,誰也不知道這個武鬥系教授威到這樣驚天動地…因為她沒參加過任何評估或比賽。

【Google★廣告贊助】

鬼仙大人也是。

不是有幾個很囂張很貪婪的高人覬覦跟她雙修的好處和手底的夜凰,逼她出手,對雙六娘娘的印象,大概還會停留在紡織品法寶達人上頭。

可以說,這個會外賽,讓boss媽一戰成名,一整個無心插柳。結果申請去燭陰留學的留學生暴增,完全被這位貌似觀音卻有羅漢霹靂手段的少婦教授征服得死死的,還用最快的速度成立了後援會,隨著那段非常短的戰鬥影片流傳,粉絲真是遍佈三界六道。

不說呼延族長笑得差點裂到耳根,還慎重的親自來接原本眼中的大小麻煩精,燭陰高等學院算是正式揚眉吐氣了。

另一個在這次大賽成名的,令人意外又不意外的,是咱們家的麥克。所以說,人正真好,中文不靈光…也就罷了。但他會大大成名,卻不只是因為人很正,嚴格說起來,他不靈光的中文也算原因之一。

這個亡靈出身,借屍還魂又妖化,到現在物種還是「未知」的金髮帥哥,在接受冥府中央電台訪問時,一陣雞同鴨講,他終於明白了記者的問題。

記者實在很好奇,這個幾乎沒有修為,額外妖化的亡靈少年軍官,到底是修煉了什麼功法,才能打入五十強,甚至和輝嫦仙子拼了個兩敗俱傷逼和,雖然他之後傷重無法再賽,也逼得輝嫦仙子盡毀法寶無奈棄權。

「功法?」他在鏡頭前站得異常挺拔,「沒有。我只是要榮耀小姐…」他眼神茫然失焦了一會兒,驀然一笑,燦爛若夏陽,「愛她,榮耀她,就能贏了。」

…不騙你,我看到這段轉播的時候全身宛如通電般發麻,潑了一桌子牛奶。

小看麥克了…這麼光明正大理直氣壯的雷人,真差點被他雷死。

還在吊點滴的boss看著電視,沈默了一會兒,微帶尷尬的咳了聲,「做人要低調。」

「…boss,我知道你不但低調,而且非常含蓄。」我冷靜的回答,並且默默擦桌子。

「很多事,只需要做,不用說。」他用報紙蓋住自己的臉。

我頹下肩膀,看看他纏滿繃帶的右手臂,還是沒狠得下心戳他。

反正他就是那麼彆扭又傲嬌…又不是今天才認識他。除了灰溜溜的妖族,這次大賽算是順利圓滿。

原本提交到冥府的嚴厲抗議--難怪他們生氣,姬家新生代子弟就沒個不帶傷,沒個幾百年休養是好不了--在boss媽驚世絕艷的那一甩…也默默的撤銷了。

冥府聘了boss媽當榮譽武術顧問。但boss媽真是活潑得很迷糊,一直追問為什麼,然後說了很多人會想死的話,「我強?哪有!羽林軍一起上我就吃不住了,而且我打不過太爺。」

…羽林軍有八千兵馬,七百弒仙強弩,滅神砲八架。本屆冠軍張大砲將軍聽了boss媽的話,默默無語的流下英雄淚…

「長生,妳知道的,燭陰沒個妖不是混血。咱們呼延家,細數族譜,大概囊括一百多妖族的血緣。混血妖通常都能力遠次於純血,但偶爾會出現很強的變異和返祖…」boss淡淡的解釋。

「…那呼延夫人?」我小心翼翼的問。

「都是。」他沈默了一會兒,輕聲說,「本來還沒這麼誇張。但我爸負心對她刺激太大,激發出所有潛力了。」他嘆了聲氣。「我們這幾個,還不到她兩成實力。」

…還是不要問下去了,很恐怖。雖說這次大賽圓滿完成,但畢竟讓冥府警覺起來。boss還在大賽城養病的時候,就收到了冥府決定更擴大舉辦無差別格鬥賽的消息。

本來我很吃驚,但仔細看過之後,又不禁佩服。

冥府身為中立非政治單位,決定仿人間的奧運,每十年舉辦一次「三道六界無差別格鬥大賽」,從內部比賽提升到國際層次。至於細節,廣邀各界諸道來協商,但就把冥府摘出來,不給人攪混的機會。

Boss懶洋洋的笑,「還不錯。冥府那些老頭也不全都爛了腦子。長生,冰牛奶。」

我遞給他,閒閒的說,「boss,我平衡了。」

他滿眼問號的看著我。

「你對誰都傲嬌,家人如此,冥府也如此。」我輕嘆了口氣,「不是只對我而已。」

他嗆著了。咳得滿臉通紅,卻連看也不敢看我。

我真恨貓科動物這種彆扭又故做淡定的傲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