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十(三)

塵埃落定,我買了一大堆冥府的特產和書籍,跟著boss回人間了。

他的手雖然能動了,但內傷還沒那麼快。不過冥府獎勵他這幹黑活的獵手,讓他請了一年的帶薪病假。

雖然照他那種沈重的內傷,一年能不能歇過來,我沒啥把握。不過冥府很貼心的按三節四季醫師外診、珍貴仙丹供應,可見對他這黑活兒很是讚賞。

【Google★廣告贊助】

可暌違了大半年才回來,鬼仙大人看著病懨懨的boss一會兒,只說,「死不了。」就沒話了。淮先生還熱情多了,特別幫boss把過脈,殷勤關懷,雖然說那麼多,總歸起來也就三個字:「死不了。」

我開始覺得他們倆很妙。

更妙的是,鬼仙大人幫我們看了大半年的家,其實已經耽誤她的行程。她成仙以來第一次資格考核,十年後要在崑崙舉辦了。雖然她實力那麼堅強,也沒打算升天,但資格考有過,就可以免去每千年仙劫,也藉機跟諸多天仙地仙或真人交流有無,取得一些有益夜凰涵養的天材地寶。

我最不能了解的就是這個。鬼仙大人幾乎沒說什麼,最多就說「嗯」、「對」、「不對」,boss就能了解她的意思,實在令人驚嘆。

她說得最長的話,是boss閒閒的問她,「那南子呢?」

向來沒啥表情的鬼仙大人,平靜的臉孔卻無法控制的抽搐兩下,「腳長在他身上,誰管得了?」

說是說得這樣冷淡,但鬼仙大人啟程時,卻把掛在牆上的月裳穿上路了,還戴了珠冠。雖然顏色不對,但她是鬼嘛…蓋個手帕也能冥婚了。淮先生淡笑的和她並肩而行,一臉得償所願。雖然她只是低頭走路,卻也沒說什麼。

…我終於知道boss和鬼仙大人為什麼會這麼要好,友情長久。物以類聚,傲嬌自成一群。

這是怎樣剽悍又堅持彆扭的一群傲嬌。

送走了鬼仙大人和淮先生,沒兩個月,換卿卿他們要離開我們。

卿卿一臉無奈的苦笑,「我爸媽還是不放棄希望。這次…要去美國。」她神情平靜,但提到爸媽,卻有一種早熟的寵溺。「雖然我爸媽都忙於工作,從來不知道我真的需要的是什麼…可他們真的愛我,就算方法有點不對…還是愛我的。」

她笑著搖頭,「這樣傻氣的爸媽,總是相信有天我會看得見…和其他女孩一樣。除了順著他們以外,能夠怎麼辦呢?」

「…麥克會跟妳去吧?」我問。

「當然。」她的笑更燦爛,「我們是一起的。」

我揉了揉她的頭髮,她撲到我懷裡。「…我的鬼氣會傷妳的。」我強忍著淚。

「才不會。」她的聲音模糊,「我不是普通的人類女孩。」

和卿卿那種充滿感傷的分別不同,麥克的…開朗多了。

「也不用我叮嚀,我知道你會照顧卿卿。」我真正擔心的不是這個,「那個,麥克,你會說英語嗎?」

他在台灣住了快兩年,中文能力實在是…

他陽光爽朗的表情動搖了一下,不太有把握的說,「我會說,『How are you.』。」

「然後呢?」我鼓勵他。

「…………」他很不祥的沈默下來。

啞口片刻,「美國也很多怪物和妖怪。」我很誠懇的說,「麥克,中文學不好就算了…你還是把英文學好吧。」

「是的,女士。」他很認真的點頭,這樣純良。

我實在不放心,偷偷拜託美國當地的協辦機關幫忙照料。但傳來的消息讓我再次的對麥克的語文能力絕望了。

從紐約的狼人到新奧爾良的吸血鬼,都讓他的軍刀和手槍整得雞飛狗跳。直到卿卿的英語進步到足以日常對話才有所改善。

我在想,是不是納粹培訓軍官的時候,只記得教「希特勒萬歲!」,沒有好好加強他們語文上的學習呢?

麥克,加油好嗎…?

***

Boss大概養病很無聊,鬼仙大人和卿卿他們又都走了,而台灣分局因為boss養病,又業務暫停,所以無聊到陪我一起選擇進修的法門。

忙忙碌碌了三四年,難得我們有這樣閒心的時候。

結果到最後,我既沒有選擇修仙,也沒選擇煉魔,而是準備…尋真。

這其實是一個起源甚晚的法門…甚至還不算是完整法門,因為創造這學說的老師,自己還是一介人魂,只是受聘在冥府學院開講罷了,當然更沒有任何人得證大道…甚至能不能得證大道都不曉得。

但我在大賽城和這位溫和的王老師見過一面,和他談過。雖然這不算是正統法門,他也並沒有修出任何神通…可以說,他也不是要什麼神通,他徵求學生,更多的是想教學相長和彼此砥礪罷了。

我考慮很久,發現我就是個很普通很普通的厲鬼,沒啥天賦,也不怎麼能吃苦。不像鬼仙大人那麼堅忍不拔,能夠一根骨頭一條經脈一絲肌肉的用鬼氣艱苦凝聚,更沒有什麼必要求登仙籍;煉魔需要吞噬,吞噬生命或鬼魄,過程實在有點血腥,也不是我這膽小鬼熬受得起的。

會想要進修,我只是想要更能忍受人間鋒利如刀的陽氣,存在的久一點,陪伴著我家傲嬌又彆扭的boss,那就行了。如果能夠漸漸溫和的洗掉厲氣,那就更好了。

我不想成仙,沒興趣去當那種於天無助於地無益的天地蠹賊。更不想長生不死…boss有一天總是會死的,我一個人在這世界上,有什麼意思。

我問自己,終究還是只得到一個答案。

生前我想當個有用的人,死後我還是想當個有用的鬼。

再厲害我也不想當個天地無用的仙人或大魔。

所以我選擇跟王老師進修。這個法門主要是理解天地間真理,並且致良知和知行合一,對我來說,再合適也沒有了。

王老師的函授課程很詳盡,還可以用skype連線到學院跟他請益,瞧瞧冥府有多先進。

更重要的是,修了這法門,能夠養一身浩然正氣。能不能修出什麼成就還兩說,最少我修了以後,淮先生再大的聲音,也不會讓我流鼻血和翻跟斗了…你看多好。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