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二(中)

我第一個念頭是趕緊打手機給灼璣,但打不通。我才想到他追捕的範圍往往是高山峻嶺,沒有訊號是正常的。

如果我修為高一點,就可以用比較非現實的方法連絡他…可惜我才死了兩年,能夠凝形接觸到現實已經是天賦異稟,其他的我一概不行。

我只能藉助灼璣的玩具。一面拿取裝備,一面很哀怨。我是內勤啊,老天。為什麼我還得去作外勤的工作…

【Google★廣告贊助】

而且我連普通鬼魂的初心者都算不上啊搞啥啊!

雖然牢騷滿腹,我還是趁著夜色喚了幻影貓飛奔而去。

這隻幻影貓是灼璣從他的影子裡拎出來給我當座騎的。因為我就是很悲催的,能夠觸碰現實,卻不會飛的厲鬼。任何一個十歲小孩都可以跑贏我,你看有多悲哀。

所以灼璣從影子裡拎出一隻大貓(不要問我怎麼辦到的,我哪知道),平常我寧可步行,逼不得已才會喚牠。因為牠跑得很顛,我會暈車(還是暈貓?)。

盯著雷達,在我吐之前,找到離我最近的逃犯。

我知道鬼片都把厲鬼拍得上天下地無所不能,但我要說,那是錯的。除非是像我這樣無憾無恨、極度倒楣的假厲鬼,或者是得到修道者或邪物的幫助,被憎恨和痛苦覆蓋大部分正常心智的厲鬼,其實是有些像重度精神分裂的病患。

他們要如人般碰觸到真實,連在台灣這樣特殊的地方,都得花上一甲子六十年,心智才能從憎恨和痛苦中清醒,足以統合到碰觸物體,剛開始,連拿片葉子都吃力。等能夠造成靈騷現象,那可能是一兩百年後的事情了。

但厲鬼的仇恨通常都很執著而專一,他們的仇家實在沒辦法活到他們足以報仇的時候。這就是為什麼厲鬼嚇人的事件很多,因為他們專一而執著,足以影響比較敏感或有天賦的人,但真實的案例卻很少的緣故。

大部分的厲鬼被拘回冥府,通常都會尋求法律途徑走「冤親債主」路線,自了私仇的並不多。

不過,就像人類這種生物都會出現連環殺手那種變異體,眾多厲鬼也會出現那種極度兇殘的品種,屬於技術成熟卻非常精神分裂,會瘋狂的濫殺無辜。這才是冥府獵手的首要獵捕對象,有的甚至嚴重到要當場格殺。

我這些逃跑的學長學姊,事實上是屬於「半熟體」,就是初步掌握觸碰現實的能力,但神智還不太清醒。不過你知道的,打字算反射性動作,不太需要神智和腦力。

他們唯一能夠危害人類的方法,就是「附體」。不過也得宿主精神狀況非常差,本身有精神疾病或隱患,或者受到極大的打擊,他們才能趁虛而入。

但讓我最納悶的就是這個。學長學姊的處於弱智狀態,附體頂多像是急性精神分裂,並且讓宿主因為厲氣而重病甚至可能喪生…但不可能這麼發狂。

能讓灼璣看上並且聘雇的,通常都是比較軟弱(相較之下)的厲鬼學長學姊,不會暴力到這種程度。

可等我趕到現場,那個翻著白眼口吐白沫的宿主,手裡亮晃晃的菜刀滴著血,那個厲鬼學長吐著長舌,咆哮著在他腦後蠕動。

厲鬼學長腰上的長鎖鏈不經灼璣親手是打不開的,但我們都忽略了鎖鏈鍊在椅子上時,鎖頭是相對脆弱的一環。

長長的鎖鏈透體而出,拖在地上。這是處於虛幻與真實間的法器,凡人看不到。但因為有這鎖鏈的關係,附體也難以完全。

我很緊張,真的。若是我還有汗可以流,應該汗溼重甲。為了避免瞧見我的凡人發作心臟血管疾病,我將一張符叼在嘴裡,能夠讓大部分的活人都忽略我的周圍。咱們台灣分局的預算已經不多了,不能因為驚動凡人再被扣了。

咬了咬牙,我衝上前拽住長鎖鏈,試圖把學長拽出來。宿主加上厲鬼學長的力氣真是大得要命,我差點被拖倒。要不是幻影貓咬住我的後腰,幫著使力,我還真的敵不過。

「阿貓!不要咬那麼用力!我會痛的!」我眼淚汪汪的叫。

「妳早就死了,還痛個屁。」那隻大貓很輕蔑的傳音,使勁往後拽。

說得也是…但死得太快能怪我嗎?我也不想要五感俱存好不好?!

兩下使力,在大馬路上就拔河起來。就在拖出一大半的時候…我困惑了。學長身上居然繪滿沒看過的符文。

但他的宿主將充滿血絲的眼睛轉向我,異常猙獰的撲上來,揚起菜刀。使力過度,我和阿貓一起跌在地上,學長又快重合進宿主的身體裡了…

抓起背後的散彈槍,緊張過度的我,轟了三槍。

那個宿主僵住,緩緩倒下,卻沒有流出一滴血。但他的靈魂被波及,被轟了五六個小洞…理論上會痊癒(吧)。

而厲鬼學長被轟得很遠,漏得跟篩子一樣…向光應該很亮。

…灼璣的玩具都是這種怪東西。明明他符法很強,妖力高深,道術也不錯。他就愛跟枉死城那些軍火狂研發這些鬼東西,所有的薪水都撲在上面了。

喘息未定,我小心翼翼的用槍戳了戳學長,幸好還會蠕動。這些聘雇的厲鬼學長學姊都是「受刑厲鬼再生計畫」的受刑鬼,在聘雇期間魂消魄散的話…需要寫的報告書比我還高。

他身上的符文蠢蠢欲動,看久了不但頭昏,而且噁心。但被散彈槍破壞了圖形,漸漸失去活力。

疲倦的扯住長鎖鏈,將學長收進黑雨傘中,我這才發現我的手臂發麻,這該死的槍後座力這麼強。

這把當然也是仿製的靈槍,子彈是boss為我預先凝製的靈彈。本來他還幻想要把我訓練成什麼神槍手,可惜我的準頭很令人絕望。他只好給我散彈槍,覆蓋面積大,亂槍打鳥總會打到對吧?

但怕我誤殺凡人,所以特製靈彈只能洞穿魂體…反正活人的靈魂穿幾個小洞死不了,大部分的人不用挨我的槍子兒就千創百孔了,不差多幾個。

終於抓到了一個。為了抓這一個,我不但手臂麻掉,後腰被阿貓咬穿幾個牙眼兒,還摔疼了屁股,早已停止的心臟心悸不已。

還好我沒有腦血管,不然會嚇到腦溢血。

取出雷達,我想看其他三個在哪。就在我放大到整個台北市的範圍,也偵測到他們的蹤跡時…突然熄滅了一個,雷達顯示了一行小字:已消滅。

…一人高的報告書等著我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