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府狩獵者 之十(完)

對於我的決定,boss只是懶洋洋的笑,卻沒說什麼。只是他幫我訂了很多相關的書,用的是比賽獎金。

他對我這樣,我也就不去查他到底是哪來的錢買妖刀村正。

算了,誰沒一點小祕密。

【Google★廣告贊助】

但他難得安靜乖巧的養傷,右手養足了半年才能行動自如,傷得比我想像的還嚴重,很讓人心疼。

但他把手傷養好的第一件事情,卻是神秘兮兮的外出。一個月後,遞給我兩份沈重厚實的「工作合約」。

「就說要重簽了。」他語氣淡然,卻躺在沙發上,用報紙蓋住了臉,「看仔細點,有問題再討論。」

狐疑的看了boss一眼,我仔仔細細的一頁一頁看合約,眉毛不知不覺的挑了起來,然後要看了幾遍封皮…的確是「工作合約」。

我居然擁有boss的財產管理權欸!甚至還內附財產清單,註明由雙方共有。連權利和義務都註明的清清楚楚。讓我眼睛發直的是,若取得閻王特赦令時,可附加雙方子女但書。

…這是「工作合約」?

「合約期限內,雙方不得各自婚嫁。」我念了一條奇妙的條文,「這是指主雇雙方嗎?」

「嗯。」boss的聲音在報紙底下有點悶。

「就是呼延灼璣和謝長生在合約期限內,都不能跟別的人結婚對嗎?」我揚高聲音。

「……嗯。」

我快暴走了。

彆扭個屁傲嬌個頭啊?!你就不能正正經經的跟我求婚嗎?不然你帶我去見你媽你弟你那混帳爹是為啥為啥為啥啊?!

「工作合約?」我咬牙切齒的問。

他終於把該死的報紙拿下來了。向來懶散從容隨性,偶爾有點幼稚的boss,飛快的看我一眼,居然有著擔憂和恐懼,低聲問,「不簽嗎?」

我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有點心疼又有些心酸。罷了罷了。

「好合約,幹嘛不簽?」我惡聲惡氣的說,拿起筆要簽,boss卻飛快的按住我的手。

「妳…長生,」他掙扎了一會兒,語氣有些軟弱,「是因為知道了我爸的事情…所以才…願意簽嗎?」

豬腦袋。

但該死的,我聽懂了。我聽懂了他感情上那種絕對潔癖,要得如此純粹,不容一點雜質。

「你又沒死,為什麼大腦就開始腐爛了?」我罵了,「我是因為、因為…」

幹!為什麼是我先告白?!

「因為,My boss,my hero.」說完我再也不敢看他,匆匆的拖過兩份合約,端端正正簽下自己名字。

他默默的也簽下自己名字,「…用印。」

等我看到印章,真不知道要放聲大笑,還是賞他兩個耳光。

那是兩個一對的印章,非常俗氣的各分一半心,併在一起,就是一個完整的愛心。我爸媽也有一個這樣的象牙印章,是民國五○年代風格…的結婚印章。

工作合約?嗤!

「為什麼你這麼彆扭又這麼傲嬌?」我真的怒了,「為什麼我就是想跟你?」

他沒有說話,只是笑得又陽光又甜蜜,露出當初騙死我的小虎牙,吻了我。

哎,算了。又不是今天才認識他…算了。

反正我還是冥府臨編人員,不是嗎?總有一天,我會攢夠福報,哪怕是天文數字。總有一天,我總會福緣深厚的聽到他說…「我愛你」。

總會有那麼一天的。

「你就那麼有把握?」終究還是不甘心,就這樣?被「工作合約」誤終身?

「長生,」他懶洋洋的笑,「我是冥府最好的狩獵者。妳想跑也跑不掉。」

「…………」

(尋真完)

(冥府狩獵者完)


終於寫完了…哈哈哈!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