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狩獵者 番外篇之一 食慾

番外篇 之一 食慾

「…果然是我不夠好嗎?」窗外傳來顫抖的少女聲音,聽起來可能快哭了。

「當然不是。妳是個很好的女孩子。脾氣溫柔又有耐性…」微微沙啞的聲音回應,很有磁性。

「那為什麼…」

「若不是我也是個女性,或者…」沙啞的聲音無奈。

【Google★廣告贊助】

哇的一聲,少女泣奔,哭聲漸去漸遠。

又來了啊。奧翠司支著頤,更無奈的想。他唯一的學生默默的走進來,即使只剩下一隻眼睛,宛如細小海蛇的頭髮綁成小馬尾,臉孔還有些細小傷疤…但有些人就是能把缺陷化為充滿魅力的特色。

像他唯一的學生,依舊俊美無儔。

…但她是女的。

怎麼有人能把性別拋棄得這麼徹底…連他這個日夜相處的老師都能常常忘記,更何況那些倒楣的德萊尼少女和冒險者。

清了清嗓子,「其實…凱特。性別…沒有那麼重要。」相處了一年多,其實他已經放棄這方面的努力了。感情能萌芽、重生,被拋棄的性別就更複雜了…

他的小徒…比男獸人還man,想來是不會有男人愛上她了。雖然女人跟女人相戀有點怪,但在他這個奇特的小徒身上,卻沒什麼違和感。

「奧翠司,我也這麼覺得。」凱特居然爽快的同意。深思了一會兒,她終於說話,「其實是因為,她們沒辦法引起我的食慾。」

「……妳明明已經拋棄惡魔生吃這種嗜好。」奧翠司深深的皺起眉。

「是的。」凱特低頭,「吃過上古之神的分身,惡魔實在太淡薄了,嚐不出味道,不吃也無所謂。」

啞然片刻,奧翠司悶悶的說,「妳不該把情感和食慾掛鉤,這很危險。」

他唯一的學生很聽話的點頭,「老師說得對…但是我…目前最強烈的情感是食慾。」她露出抱歉的神情,「她們的強烈情感我不能理解…只有食慾勉強可以比肩。」

奧翠司站起來,俯瞰著比他還矮一個頭的學生。失明的惡魔獵人,失去視力卻反而能看到真正的外表和真實…所以他也很明白,他的學生是誠摯的。

摸了摸凱特海蛇似的頭髮,他和藹的說,「這是每個惡魔獵人必經的過程,只是各有歧途。妳要學著克服。」

「…嗯,是的,老師。」

這就是惡魔獵人的宿命啊。

惡魔獵人的代表,就是曾在外域稱霸的伊立丹.怒風。奧翠司更是伊立丹的親傳弟子。但不是僅有他們而已。

當初會出現惡魔獵人,還要遠溯到惡魔入侵永恆之井…萬餘年前的戰爭。太多的人倒下,太多的死亡。伊立丹展現了一種可能,讓陷入無能為力的憎恨的夜精靈,看到一線曙光。

不管是否飲酖止渴,的確有一小批的人學著吸收惡魔的能量,並且放棄自己的視力,將自己成為惡魔的化身來誅殺惡魔。但惡魔腐化的速度極快,為了延緩腐化的速度,這群被夜精靈社會視為大逆不道、污穢的惡魔獵人,嘗試了各種方法…終於走上凱特自行覺悟的相同道路,「滅絕情感」。

當然,事實證明,這並不是條正確的道路。滅絕情感之後,雖然遠離了惡魔的腐化,卻會被渴求力量拉向墮落的深淵。

奧翠司屬於醒悟得早的那一群。他們壓抑卻不是滅絕,而且時時的提醒自己,並且把「初衷」當作核心,而不是憎恨。

最初時會寧可為世人所厭惡而成為惡魔獵人,就是為了終止惡魔滅絕自己的種族,和所有的種族。

這一點,必須擺在一切之前。

很可惜,醒悟得早,表示在戰場上死得更早。最後他成了最後一個倖存的惡魔獵人。

從來沒想過,他還會再收學生…但凱特打動了他。這個應該墮落卻堅決的靈魂,充滿勇氣的來到他面前尋求解脫…卻不是因為她怯懦的不想活。

而是她沒忘記自己的初衷。

她應該活下去。她才是真正了解惡魔獵人之道的狩獵者。沒有人教導她,她已經自行摸索前進這麼久,未曾偏離真正的道。

她應該走下去。身為最後一個惡魔獵人的他,深感責任重大。

事實上,他對這個學生異常滿意。

學習非常認真,任何教誨都會銘記在心,很少犯相同的錯誤。他是個非常嚴厲的老師,能讓最堅強的男人痛哭流涕,但凱特從來沒掉過一滴淚,堅韌的熬過任何嚴格到簡直不講理的訓練。

從遠攻的獵人轉成近攻的惡魔獵人,並沒有讓她有絲毫不適應…或說不適應也很快的克服。

而課餘,她又非常仔細貼心,從修繕房屋到縫釦子,沒有一樣不拿手,也搶著把家務和廚房都打理得井井有條,體貼順從到讓世間所有的老師都忌妒。

一個模範學生。

像現在,他在研讀闇法典籍,凱特就安靜的像隻貓一樣。收拾好屋子,默默的在一旁寫筆記,一點都不會打擾到他。

有什麼不放心的呢?他瞥了一眼正在專心寫筆記的凱特,默默的想。

是,情感是重生的比較慢…研判世界的角度有點兒怪異。但這是每個惡魔獵人必經的道路…終究情感會重生,而且去掉「憎恨」這個「核心」,她因為自己受過難以言喻的的痛苦,所以更能體諒別人的痛苦,因而有新的核心。

總有天,她會自行領悟到,惡魔獵人真正的核心。

絕對,不會有問題。

直到有一天,他在壁爐裡瞥見凱特焚毀的筆記,當中有張殘頁,前言後語已經不知曉了,只有一句「似乎只有老師能引起我的食慾」。

……………

問題可大著呢!

(食慾完)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