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狩獵者 番外篇之二 味道

狩獵者 番外篇之二 味道

問題真的很嚴重。

自從發現那張殘頁後,細心觀察的奧翠司發現,他聽話乖巧的學生,偶爾會望著他的背影流口水。

真的非常嚴重了。

只是這孩子很會掩飾,若不是他那麼小心注意,恐怕都沒留意到她偷擦口水。

【Google★廣告贊助】

他陷入了非常深沈的煩惱。

事實上,奧翠司很疼愛這個可能是最後的學生,仔細思考後,他認為,拋棄一切、斬殺情感、背對溫暖的凱特,在某方面有嚴重的歪斜…比方說,把食慾和情感掛鉤。

為什麼會掛鉤到他身上…應該是某種雛鳥情結吧?畢竟她歸返時第一個遇見的人就是他,感受的第一份溫暖,也是他。

再說,他是最後一個惡魔獵人。比起口味單一的惡魔,他複雜許多…不當的飲食習慣,才勾起她的食慾吧?

這真的太不正常了。

當然,他可以裝作不知道的生活下去…但是偷看凱特的筆記後,決定還是得正視這個問題。

他不想再回憶筆記內容了…絕對不能讓他最喜愛的學生走上活人生吃的道路。雖然她拼命壓抑。

「凱特,過來。」他嚴肅的說。

正在擦碗的凱特詫異的看了老師一眼,放下抹布和碗,很溫順的走過來…然後大驚失色。

奧翠司面無表情的劃破食指,深可見骨,一滴滴的滴下嫣紅的血。「緩和妳的飢餓吧…或者吃掉一根手指、一條手臂,甚至吃掉整個我。但妳要知道這是不可逆轉的過程。」

她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兒,瞳孔漸漸從深琥珀色變得豔紅,顫顫的伸出舌頭,接了幾滴血。

果然比她想像的味道還來得好。果然只有奧翠司能引起她的食慾。

但她哭了。撕下自己的衣角,纏住奧翠司的傷口,眼淚一滴滴的掉下來。

沒錯,是她僅知最好的味道…但她的心卻很痛,非常痛。跪在他面前,凱特哭得很傷心。

「孩子,妳不能把食慾和情感掛鉤。」奧翠司的聲音緩和下來,「妳並不是真的想把我吃掉…妳只是,分不清楚強烈的情感和食慾有什麼分別。」

「…對不起,老師。」她依舊啜泣著。

奧翠司的聲音更柔,輕撫著她的頭髮,「妳會明白的。之前長久的流浪,妳心底除了復仇沒有其他。現在妳有機會走入人群…多認識一些人。這樣,妳的情感才能真正的滋潤成長。」

垂首良久,凱特終究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第二天,奧翠司目送他的學生走向旅程。第一站是暴風城,曾經當過獵人的凱特還是可以偽裝得很像,不會因為是惡魔獵人被唾棄。

但是凱特溫順的離開,奧翠司回到屋裡,卻覺得屋內如此之空曠,空曠到難以忍受。壁爐明明生著火,卻這麼的寒冷。

搞什麼…學生都會畢業的。他現在的孤寂未免可笑。再說,凱特只是出去歷練,學業尚未完成,總是會回來的。

…回來之後呢?她總有一天會離開。

他堅決而煩躁的把那些不該有的雜念推到一旁,一行行的專心研讀闇法典籍,什麼都不願意想。

但他到泰拉的時候多了…幾乎每天都會去一次。因為凱特每天都會寫封信,比時鐘還準,必定在下午三點抵達。

大概是寫信代替筆記吧,他想。

她說,她加入了一個幾乎都是女生的公會,那些女生說些什麼幾乎都聽不懂,但是大家對她都很友善。然後是一些瑣瑣碎碎的小事,比方去什麼地方冒險,幫助當地人解決一些小麻煩之類的。

還告訴他,公會一個叫瑪格的女生很崇拜奧翠司,提到都會臉紅。知道凱特是他的學生,激動得不得了,卻沒膽子認識他,只是紅著臉提了一些奇怪的建議。

…………

果然讓她加入人群是對的。雖然有點愴然,更多釋懷,但最多的,卻是說不出的惆悵。

或許凱特不當惡魔獵人也好。在人群中,好好生活。情感會正常的滋生…反正連死亡之翼都殞落,並沒有什麼重大的災害。

只是偶爾,很偶爾的時候,他看完信,會望著凱特窗下的床發呆。他的屋子很簡陋,只有廚房和一個廣大的房間。為了凱特這個學生,他在窗下搭建了一個床,他們起居都在這兒,共用一個很大的書桌兼餐桌。

萬餘年了。連當初和他相戀,因為他走上惡魔獵人之途和他反目的戀人,印象都模糊了。一切的記憶,都只有殺戮殺戮和殺戮,沾滿血腥,朦朧不清。

真正鮮明的,卻只有這一年多,和那個揚首露出脆弱的咽喉,絕望般平靜的小孩子,看她漸漸褪去痛苦,露出本質的清新,沈默相伴的溫暖。

活得太久了麼?心腸軟弱了嗎?

他對自己搖搖頭,把這些無謂的雜念驅除乾淨,外出巡狩惡魔。

***

他以為,就這樣和凱特斷了音訊…因為他兩天沒收到信了。

卻沒有想到凱特在家裡等著,已經洗去旅塵。

「…怎麼回來了?」很多話想說,卻沒想到說出口的是這句。

「呃,公會的夥伴,勸我回來試試看。」她笑得靦腆。

「試試看?…」但他沒再多說什麼話,因為凱特抱著他的脖子,將柔軟的唇貼在他的唇上。

這個百戰餘生的惡魔獵人整個石化了,連大腦都沒逃過,一整個失去思考能力。

「真的欸!」凱特異常興奮,「果然飢餓感緩和好多!公會的夥伴真是厲害…」

「…等等!凱特,妳在做什麼…住手!我叫妳住手…唔…妳…」

***清新、健康、不糟糕的馬賽克***

一夜過後依舊精神奕奕的凱特,笑得很無邪,「真好呢,不會害奧翠司受傷,就可以滿足飢餓感…謝謝招待~☆」

「…………」

奧翠司的心情很複雜。他覺得自己的心靈受到嚴重傷害…他絕對不要承認很享受這種傷害。

幾天後,凱特公會的夥伴來看她,奧翠司連招呼都不打,冷臉出了門。

「有沒有成功?有沒有?有沒有?」那個叫瑪格的女生超興奮。

「有欸。」凱特的聲音超陽光,「謝謝妳們借我的漫畫…前半段還是有用的。不過一開始,奧翠司掙扎的好厲害啊…」

「喔天啊!」瑪格一副快要融化的樣子,「天然腹黑年下攻X面癱傲嬌冰山受!萌死了啊!」

「呃…精神上我應該是攻沒錯,我先發動攻擊的嘛…但我只能當受呀。就算想攻,我也沒得攻…」

「…啥?」

「我是女性啊。缺乏可以攻的性徵。」

瑪格的臉孔褪得慘無人色。她最喜歡最崇拜的惡魔獵人奧翠司…

被天然腹黑年下萌攻(X)被魔暴龍金剛芭比蹂躪(O)

「瑪格?瑪格!妳怎麼昏倒了?瑪格!…」扶著昏倒的瑪格,環顧其他面無人色的夥伴,「妳們的臉色為什麼這麼難看…?」

看著一臉傷心的凱特,奧翠司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們說要跟我絕交。」她泫然欲泣。

就算這個樣子,看起來也像美少年不是美少女啊!

「…反正那些腐女也沒什麼好來往的。」奧翠司悶悶的說。他被陰得非常倒楣和無辜…絕對不承認還有點慶幸和幸福。

凱特一臉狐疑的看著奧翠司,「她們不是不死族欸…沒有什麼地方腐爛。」

腦子都腐光了妳不懂嗎?!

「妳還是待在家裡吧。」奧翠司扶額,「等妳壞死的情感神經都長出來再說。」

「那…我可以開動嗎?我有點餓…」凱特表情很無邪的擦了擦嘴。

「不行!我說…不可以…住手!」

(味道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