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狩獵者 之四 復仇(下)

她開始協助卡辛,甚至連他匪夷所思的要求都保持沈默,徹底執行。

比方說,去三個地方找回那個惡魔獵人洛拉姆斯的屍塊,拼湊縫合後,拿去惡魔祭壇復活。

只要能殺掉污染者,要她自剜雙眼剁去四肢都行,這些都還是辦得到的。沒有問題。

【Google★廣告贊助】

雖然她小小的懷疑了一下…這樣復活的惡魔獵人,難道不是不死生物嗎?

「不是,他不會腐爛…暫時。」卡辛心不在焉的回答,「他欠了我一些債…而且他知曉污染者的真名。妳了解的,女孩。知道惡魔的真名就能凌駕在他之上。」

凱瞇細了眼睛,打量著血法師。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操弄生死。

默默的,她攜帶了惡魔獵人的屍塊,前往暴風祭壇。

這不是輕鬆的一仗…尤其她又紋著穢惡符文,身分是祭品,特別引誘邪惡的食慾。但要吃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最終,在血腥的短暫寧靜中,她咬著右手鬆脫的手套底,拉緊,省得脫手。她的左肩已經脫臼,說不定骨折。但她暫時還不想去想,也習慣了疼痛…不過是程度問題。

結果洛拉姆斯復活之後的第一句話,是對著她怒吼,「愚蠢!你們幹了什麼禁忌的蠢事!…算了。我會先跟卡辛談談,等等來找我們!」

她更確定了卡辛想幹什麼。她幫助卡辛半強迫的要求一個德萊尼完成一把石製的封印小刀,卡辛雖然很厲害,一眼就看出她的靈魂沾滿血腥和污穢,卻不知道她被污染多深。

連握著封印小刀都能灼傷她。而且卡辛也說過,在現世殺死惡魔沒有用,那只是將定時炸彈變成不定時炸彈…惡魔不會真的死去,只是返回他的界面,終有一天會回返。

她深深吸了口氣,招喚虛空龍,飛返守望堡。她要先把脫臼治好,吃飽一點,休息一下…給卡辛和洛拉姆斯一些交談的時間。

一切都有終點。

***

她回到卡辛的巢穴,已經把狀態調整到最好。以為會很興奮或很激昂…結果只有一片平靜。

洛拉姆斯和卡辛都很沈默,這個前任惡魔獵人沈著而堅定。

或許他也下定決心了吧。

「女孩,我需要妳的幫忙。」他開口,「我不知道幾時會回到死者的世界…恐怕沒辦法獨自打敗污染者。我需要妳的幫助…」他清了清嗓門,「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妳拿著石製小刀,直到我告訴你可以使用它之前不要用它。」

他的音調低沈下來,充滿狠勁,「那柄石刀能將拉瑟萊克囚禁在他永恆的新牢籠之中。絕對不要遲疑!」

「好的。」她溫馴的點頭,隨著洛拉姆斯到了污染者高地。

果然,現世裡殺掉惡魔也沒用…果然,惡魔侵佔了洛拉姆斯重新復活、不穩定的肉體。

洛拉姆斯就是打著這樣的主意…所以他吼著要凱把封印小刀刺入自己胸膛,凱沒有動。

「污染者,拉瑟萊克。」凱冰冷的說,「不覺得祭品來當你的容器更好嗎?惡魔獵人不是好的容器!」

「白癡!」墮落的洛拉姆斯怒吼,「妳並不是拉瑟萊克的祭品!他也不曾襲擊過任何矮人村莊!」

「…胡說。」凱臉孔都白了,舉起封印小刀,哪怕手指也隨之不斷灼傷,刺入洛拉姆斯的胸口,藉著封印之力,她快速的瀏覽瀕死的惡魔,所有的記憶。

沒有…沒有。甚至他所專精的穢惡符文都似是而非。

「你與我,拉瑟萊克!」洛拉姆斯大笑,「我們將在虛空永遠戰鬥!永遠永遠!」

於是,洛拉姆斯找尋到他的終點,卻不是凱的終點。

她默默站在污染者高地,狂風不斷的吹拂,轟然雷響,下起大雨。

我的終點呢?克林斯…這是懲罰嗎?我的終點呢?

她仰頭,雨水不斷的沖刷乾涸的雙眼,內心唯有無盡的荒蕪,連七原罪都逃逸無蹤。

什麼,都沒有。

「哈哈…」她先是低低的笑起來,「哈哈哈哈…」

她狂笑,在雨中瘋狂的大笑,笑到嘶啞,像是狗吠一般。

然而,她一滴淚也沒有流,荒蕪的心如死般緘默,比死亡還寒冷。


暫時到此。

我有病嗎?我是M嗎?最近老思考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唉…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