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狩獵者 之六 終末(上)

她正在什麼都沒有的大漩渦附近徘徊。拋下手中拷問得血肉模糊、已經斷氣的納迦。

最可能的地點,就在這兒了。

若不是應了陶土議會的徵召,她也沒有辦法在深海呼吸和遊走…更不可能尋找到這裡吧?

【Google★廣告贊助】

被淹沒的城市,連傳說都不存在的城市。

「沉睡之城奈奧羅薩。」她面無表情的舉著解謎箱,「尤格薩倫的血液所化,溺死之神!這個城市就是你的名字…卻不是完整的名字。你的名字叫做…」

她露出一絲美麗的獰笑,薄薄的唇吐出難以言喻、令人發狂的聲音。

深海的地面在怒吼、翻湧。隱藏得很深的城市,張開巨大醜陋的口,被迫著展現他的所在。

她躍入,不斷的沈、沈、沈。解謎箱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吱吱咯咯的不斷出現裂縫。

溺死之神,被驚動了呢。大概是沒想到他的真名被抓到。誰讓他這麼大意又惡趣味的,把自己的真名放在解謎箱中…自以為永遠打不開的解謎箱,會被自己的祭品打開。

等她觸及城市前的地面,解謎箱徹底解體了。

真好哪…這世界的邪惡又消失了一樁,不是嗎?會說話的物體、保管偽神真名的無機物,很容易被血肉咀咒腐蝕,很方便拷問哪。

溺死之神的僕從和爪牙像是蝗蟲般從破敗的城牆和城門蜂擁而出。

可見,雖然跟惡魔的規則不太相同,被掌握真名不見得能凌駕,但也不是毫無反應的吧。

她舔了舔唇,原本就已陳舊的伊露恩符文繃帶,在龐大的邪惡之前,寸寸斷裂,讓她的影子扭曲如惡魔一般。

「來啊。我餓了呢…」她猙獰的狂笑,「溺死之神,我吃光你的僕從和爪牙吧…你不需要這些無用之輩!」

在和惡魔的戰鬥中,她學會了一件事情。

的確,在現世殺死惡魔,只是讓他們回到自己的位面。但是…被吃掉屍體的惡魔,就算回到自己的位面,也會大幅削弱,甚至會被弱肉強食的惡魔界消滅。

所以,斬殺惡、啖食惡、消化惡,讓自己成為惡。就會得到力量和知識,大幅度的消滅惡。

邪惡的僕從和爪牙都差不多,溺死之神也不例外。

沒關係。我時間很多,我沒其他的事情要做。槍火怒吼、揮舞鐮刀,亮出獠牙和利爪,一一吞噬邪惡。

來啊!

成為我的血和肉,靈魂和精神,能力和知識。我會把你們…

吃、得、一、乾、二、淨。

我會吞盡所有邪惡。

高高在上的溺死之神在笑。你儘管笑吧。很快你就笑不出來了。等我吃盡你所有的僕從和爪牙,希望你還能保持微笑。

她已經不太記得自己殺了多久,吃了多久。果然,爪牙和僕從的數量越來越少…但她距離人類的形態就越來越遠。

外觀…可能有點像無面者吧?大概。

那不重要。

張開長滿獠牙的血盆大口啖食最後一隻爪牙,溺死之神的王座就在眼前。

「走、走開。我、我我我…不、不要你。」她乖戾的對著一直跟著她的火之靈嘶聲恐嚇。

這隻奇妙的動物夥伴斜眼看她,依舊跟在後面。

這樣不行。她模模糊糊的想。該怎麼逼牠走…應該有一個法術…但過度和過多紛擾的外來知識在她的腦海裡糾纏尖叫,她發現,已經忘記獵人所有的知識。

糟糕,消化不良。

她很想笑,所以大笑了。聲音卻是那麼淒厲恐怖。

沒關係,快到終點了。再怎麼難看、醜陋、狼狽,也就是這樣而已。

伸出覆滿鱗片和扭曲黑爪的手,她用克林斯留給她的槍,朝著王座之上的溺死之神,發出第一聲怒吼的宣戰。

不管形態扭曲到怎樣的不成人形…她還是要用人們的身分,對上古之神的分身挑戰。

[;31m沒想到,我的祭品能到這地步呢。 [m

無數如巨柱般的觸手瘋狂襲來,她將自己的意志和惡魔的力量都灌注在槍械裡,一一轟斷…卻發現這只是虛影。

溺死之神的目標只有一個。

她身後的火之靈。

[;31m沒發現吧?脆弱的人們…維繫妳的理智的,並不是脆弱的復仇或執念。而是這畜 [m [;31m生的眼神。真好笑,會重視毛皮畜生的評價呢。 [m

在她撲上去之前,火之靈已經被徹底絞碎,僅餘一點血肉和微弱的黃金火焰…很快就熄滅。

狂怒席捲了她,揮起鐮刀…卻動彈不得。

[;31m妳以為,只要沒沾上無辜者的血,就能毫無顧忌的吞噬惡?太天真了…妳殺了一 [m [;31m個無辜者。 [m

「我、我…我沒有。」她僵硬的抗辯。

[1;31m妳殺了。妳殺了!妳殺了「自己的情感」!讓「自己」噴湧沒有顏色的鮮血!妳 [m [1;31m讓「自己」的情感滅亡,只為了迴避七原罪!妳讓「自己」這個無辜者陷入比死 [m [1;31m亡還不幸的命運! [m

被斬斷了塵世最後一絲依戀,她那高傲的動物夥伴。她早就殺害了自己所有的情感,的確讓自己陷入比死還可怕的命運。

「…但我不是無辜者。」她做最後的掙扎。

溺死之神緩緩的笑了起來,像是從脊椎灌入冰渣。

[;31m我根本不知道那個矮人養了妳,祭品。我只是剛好在附近被招喚,回返時順便玩 [m [;31m玩而已。 [m

所有被吞噬的惡都一起發作反噬,將她的意識絞碎。像是一個破布偶一樣,呆呆的站在溺死之神面前。

他很滿意。這是她虔誠的雙親產下、親手刻上符文,奉獻給他的純淨祭品…就為了交換他的玩具,一個解謎箱。

是他的、整個都是他的。

不管是多麼微小的祭品,只要奉獻給他,就屬於他。

螻蟻似的人們居然敢打擾他的享用。不過,真是有趣的巧合呢。只是興之所致的玩樂居然激發了弱小祭品的潛能,讓她變得如此美麗又美味。

[;31m到我這兒來。 [m

拖著已經和手臂融蝕在一起的槍和鐮刀,她溫馴的抬起破碎的臉,聲調僵硬呆板,「是,我的主人,我的神。」並且邁步向前。

無數的觸鬚或觸手將她捲起來,將她塞入充滿利齒、巨大的口中。溺死之神是尤格薩倫一滴血的化身…所以嬌小很多,但外型相差不遠。

不一樣的是,他在喉嚨也長了一顆眼睛。因為他喜歡觀看被他咬囓的脆弱人們,痛苦慘叫的模樣。

但他沒看到意料中的哀號求饒。即使靈魂被咀嚼,那張不成人形的臉孔,卻浮現出溫柔的笑,幾乎是寧靜的。

「果然…我以前就看過了呢。」她瞄準了喉嚨裡的那顆眼睛,槍火怒吼…然後被眼睛噴出來的強酸腐蝕了槍枝和半個手臂。

克林斯的槍也沒了。但很值得…能讓這隻怪物痛得翻滾,就很值得。

「偽神!」她猙獰的擰出怒紋,「不要小看人類啊混帳!我可是…連自己情感都敢殺害的狠角色啊!」

舉起鐮刀,她徹底砍爛咽喉裡的眼睛。溺死之神的哀號幾乎要將她的殘存震碎。

武器都沒了。她甜甜的一笑。

張開獠牙,她從內部一口一口的咬下偽神的身體,直到完全啖盡為止…

讓他再也回不來。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