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 狩獵者 之六 終末(下)

結果也不能安息啊…混帳。

即使她已經吃掉整個沈睡之城的所有邪惡,包括溺死之神…她居然還得在意識中戰勝所有邪惡,和溺死之神搶奪身體的主控權。

難道我不能休息嗎?難道我的終點就是這麼漫長?

幾乎看不到盡頭…為什麼她還沒倒下?凱很納悶。

【Google★廣告贊助】

但她終究還是殺光了所有的惡…除了溺死之神。被她的意識砍殺到剩下一點渣,卻逃到意識最陰暗的縫隙。

只會睡覺的笨蛋。不知道什麼是主場優勢嗎?這,可是我的心靈啊。

封印了裂縫。她想睜開眼睛…才發現,她的左眼已經腫得睜不開,右眼則是在激烈的意識戰中,爆裂成血漿,只剩眼眶而已。

身體…好沈重。

吃掉偽神和他的愉快奴隸們,結果…身體變成這個樣子。除了頭顱還有點人形,身體像個巨大的海參…甚至不能夠穩固形體,不斷的崩壞和重建。

她真的累了。算了。就這樣吧…她很想睡過去,再也不要醒過來…只是被她打開的沈睡之城,那個醜陋的開口依舊無聲的張著。而被封印的溺死之神,在她打瞌睡時就蠢蠢欲動。

不要管了,她好累。

克林斯…我盡力了。你會…原諒我嗎?…

想得美。

克林斯一定會大吼大叫,咆哮著,「軟弱的人類,站起來!我克林斯的女兒怎麼可以變成一灘爛泥…站起來!要死也該站著、像個英雄似的死!」

好過份。克林斯你真是…太過分了。明明我好累。

她的頰上滑下兩行血,全身用力到顫抖,爆破所有細胞,困難無比的重建。

這是個很漫長、痛苦的過程。溺死之神又像是毒氣般,在她略微鬆懈的時候,從縫隙中冒出來,試圖搶奪主控權。

像是徒勞無功般,不斷重複凝聚、潰爛、凝聚、潰爛。每次她氣餒想要放棄時,記憶裡的克林斯就冒出來罵個不停。

真不給人安生呢。

她還以為會在過程中死亡,結果命運才沒有那麼仁慈。她到底還是恢復了人型,但也不得不承認,她只是困住了溺死之神,卻沒能消滅他。

她能封閉沈睡之城,不讓人們隨意擅入,但沒有辦法消滅困在她意識裡的溺死之神。

不過,這個偽神已經很虛弱了…若是她的意識和肉體消失,大概他也活不成吧?

所以她連自殺都不能。這渾球一直干擾她。

真不想麻煩別人…她想。

不過她也承諾過,若是還有殘存的部份,願意一直受苦,當他永遠的奴僕。誰知道呢?說不定惡魔獵人能好好利用她剩下來的屍體還是啥的。

她在身上挖了好幾個洞,位置都不對。重塑肉體後位置都跑掉了…最後在咽喉下面一點找到。

那個黑色的爐石。

頓了一下,她沒敢回頭看。那是火之靈應該在的位置,現在卻什麼都沒有了。

不要想了。反正很快就會看到牠…運氣好的話。

***

她回到奧翠司的面前,很想說什麼…才發現她忘記怎麼使用聲帶。掙扎了一會兒,她疲乏的跪下,將鐮刀的殘餘刃鋒,捧給他,然後仰起脖子,露出毫無防備的咽喉。

奧翠司一定會懂的。

雖然已經盡力回復人形…但她的頭髮全成了細細的觸手,像是蠕動的海蛇。左眼依舊腫得睜不開,無力治癒,右眼只有眼眶。

奇怪的是,她依舊看得見…只是這世界變成深深淺淺的紅色所構成…沒想到紅色這麼有層次,冒著誘人的血腥。

可惜她把情感都殺光了…不然會很亢奮也說不定。

深深淺淺的紅構成的奧翠司,沒有接過殘餘刀鋒,卻舉起他的暗月雙牙刃…

幸好失去眼珠,還有眼皮可以闔上呢。她真不忍心看奧翠司的表情…

海蛇似的畸形頭髮,被按住了。她緩緩睜開失去眼珠的右眼,注視著紅色所構成的奧翠司。

「妳做得很好。」這個活了上萬年的惡魔獵人微微露出一絲微笑,「從今天起,妳就是我的學生。第一個人類,並且是女性的惡魔獵人。」

***

不知道為什麼,奧翠司沒有奪走她的左眼,而是盡力搶救。最後還親手縫製了一個單眼罩,讓她遮住失去眼珠的右眼。

這樣,她看到的就是普通人的世界。雖然視力有點受損,望出去有網狀陰影和飛蚊,但色彩繽紛分明。

「…惡魔獵人不是要犧牲視力嗎?」凱很迷惘。

「妳已經失去一隻眼珠了。」奧翠司淡淡的說,「妳是我的學生,我說了算。」

「溺死之神…還在我意識的裂縫裡。」她更迷惘了,「其實應該…」

「上古之神潛伏在世界的角落,都要破土而出了…也沒怎麼樣。何況溺死的傢伙只是個小咖。」奧翠司更淡然,「我的學生不至於連個小咖都壓不住吧?都能活生生吃掉了。」

「但是我累了。」

「不行。我活過一萬年都沒喊累,還沒活破百歲的小孩子喊什麼累。」

凱緩緩睜圓了她僅存的左眼,輕輕嘆了口氣。

這些大人…真霸道。克林斯這樣,奧翠司也這樣。

算了。她當初承諾過…她向來遵守承諾。

「其實我當奴僕就可以…」

「我不需要奴僕。」雖然蒙著眼,她還是覺得奧翠司在睥睨她,「當我的學生辱沒妳?」

「…沒有。」

「很好。」

納葛蘭的風很暖。即使梳過她海蛇般的頭髮。

以前,她會想,當復仇結束的時候,或許就什麼都沒有了…畢竟她把情感都冷血的殺害殆盡。變成這個樣子的時候,她也曾想,奧翠司會毫不猶豫的動手。

結果,即使身為「人們」,她還是太小看了「人們」。

因為讓熔漿似的復仇腐蝕過,她才了解那種痛苦。即使怎麼殘殺壓抑情感,還是會不屈的冒出新芽。

苦於惡魔之力腐蝕痛苦的奧翠司,還是會有萌發憐憫的時候。

不要小看「人們」。

「火之靈,回家吧。」她有些沙啞的呼喚一隻撿來的黃金小豹,「不回家煮飯,奧翠司一定會研讀什麼鬼的忘記還有吃飯這回事。」扛起獵來的塔巴克羊。

這隻很跩的小豹,斜視她一眼,眼神非常高傲。

「嘖,真不知道你們是什麼…」凱抱怨了一聲,邁步往前走。

夕陽把她和小豹的影子拉得很長。金黃色的小豹燦亮,像是滾著黃金色的火焰一般,非常美麗。

(狩獵者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