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章(一)

第三章 擁有魔物的卡片

「蕙娘~~」癱在二樓床上的麒麟拉長了嗓子,「別讓明峰晾我的內褲喔!太便宜他了…」

站在草地上正在晾被單的明峰發昏了,「…靠!為什麼我要晾妳的內褲?!妳會不會想太多啊?!」

「啊…」她從床上滾下來,掛在欄杆上,「你不要藉機偷洗我的內褲。讓男人摸過我不敢穿。」

【Google★廣告贊助】

明峰氣得發抖,「妳真的是女的嗎?!是女人就自己洗自己的內褲,不要讓蕙娘和我忙個賊死!妳這個任性又懶惰的女人~~」

「好了啦…」蕙娘溫柔的勸著,「麒麟害羞,她的意思是不要讓你太累啦…」

「我沒有喔。」她掛在欄杆上,有氣沒力的拌嘴。「男人生來不服侍女人,那男人這種生物的生存意義在哪?」

「…妳聽聽看,蕙娘~~妳為什麼要跟這種破爛主子?這種女人沒有一點女人樣子!」他眼淚汪汪的逼上去,「為什麼妳這麼溫柔勤快,那傢伙只有臉皮還像女人…要娶就得娶蕙娘這樣的人,千萬不要有瞎了眼的男人娶樓上的那一個…」

…明峰,我是殭尸。是可以嫁誰啊…

蕙娘苦笑著摸著他的頭,「乖乖,她只是嘴巴壞一點。麒麟的心地很好啊…」

他乾脆抱著蕙娘大哭,「我受不了啦!我今天就要回紅十字會去~」

麒麟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掏出床頭冰箱裡的梅酒。「小子,現在不流行勾起女人母愛把妹的老套了。」

「妳~~」明峰氣得話都不會講了,指著她大跳大叫。

蕙娘默默的把衣服晾好。自從明峰來了以後,熱鬧好幾倍…真像大聖爺長住在這兒一樣。

她突然有點懷念以前安靜的日子。

***

他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不趕緊打包回紅十字會。就算圖書館員沒得做,憑他在校的優秀成績,最少也可以撈個文職幹吧?

但是他就是有點兒不服氣。

大家都誇那個懶斷骨頭的笨女人本事如何如何的大,好吧,她是很行。但那也只是她本身能力很行,不是靠道術的力量,只不過借道術之名,弄點似是而非的噱頭。

他這個正統茅山派傳人是萬萬不能夠承認的!

(雖然他不知道不承認和不離開有什麼關係,也不知道每次辭行的時候麒麟就對他下言靈。其實明峰是很可憐的,被麒麟看上了…他的資質。南無…)

只是每次削一大籮筐的馬鈴薯時,他都會氣餒的想著不如歸去。

唉…烤箱烤著杏仁餅乾,手裡削著馬鈴薯…他越來越像是家庭煮夫了。嗚嗚,他才二十一歲欸,為什麼已經被那死女人折磨得像個歐吉桑…

我好想休假啊~

「…我在休假中!」

麒麟的咆哮差點讓他削了手,正在削紅蘿蔔的蕙娘拍拍額頭,「唉,又來了…這些官僚真煩…」

「別這樣,禁咒師,如果您不管的話,自殺的死亡率會越來越高的!求求您大發慈悲…」一個年輕卻又有磁性的男聲響起,聲音很是焦慮。

「早知道就別幫你們了。」麒麟老大不耐煩,「幫了一次就像是欠你們似的。不是跟你們說過了嗎?只要禁止信用貸款就好了。這才是大病根…去了這個病根才是治本的方法啦…」

「麒麟大人!您明明知道這不可能…」

「囉唆!不可能就一定會死人啊。老是來煩我幹嘛?死又不是死我家的人,吵三小?告訴你,老娘不幹那種治標不治本的麻煩事情啦!」

「麒麟大人…」

「煩死了煩死了…」麒麟一面發著牢騷,一面推門進廚房,「杏仁派能吃了嗎?我好餓啊…」

「…妳中午吃了三大碗公的炒麵,現在才幾點啊?」明峰罵了起來。罵歸罵,他還是氣呼呼的打開烤箱,把杏仁餅乾拿出來放涼。

「三點了啊!該是吃午茶的時間…」她捧起一整個烤盤的小餅乾,像是不覺得燙似的,一面開了冰箱,在腋下夾了一瓶冰透的葡萄酒。

「喝午茶還拿酒做啥?」明峰阻攔不及,平常懶得像是廢人一樣的麒麟,突然敏捷的像是猴子一般,端了糧食就往窗外一跳。

「咿~」她做了個鬼臉,「這就是我的茶!反正都是液體…別計較了…」

幾個起落,她逃了個無影無蹤。

從客廳追進廚房的男子,只能愴然的看著了無蹤跡的遠方。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