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三章(二)

幾片落葉飄下,徒增幾分尷尬的淒涼。

「呃…這位先生。」明峰起來招呼,「要不要喝點紅茶?我已經泡好了…反正吵著要喝茶的人已經跳窗逃逸了。」他扁了眼。

這位帶了黑框眼鏡,斯斯文文的男子很客氣的謝了坐,「啊…您是禁咒師的學生吧?幸會…」一面把名片遞過來。

【Google★廣告贊助】

學生?是打雜的吧…但是學生和打雜的…學生比較好聽點。

只是有這種老師真的很丟臉。

低頭看著名片,都市計畫處,林雲生。再看看地址…欸?是個在總統府辦公的公務員!

「您是…」明峰抬起頭,「您是裡世界的…」

「我是政府對裡世界的窗口。」林雲生很恭謹的點頭,「還沒問您貴姓。」

「我姓宋,宋明峰。」終於遇到知書達禮的人類,他心裡說不出有多感動,感動得幾乎含淚,「再來一杯茶吧?」

「茅山宋家?」林雲生鬆了口氣,「說起來算是同道,我是白蓮林家的。」

明峰啊了一聲,更覺得親切了。白蓮教在台也有傳人,雖然跟茅山派像是兩個難兄難弟,凋零的差不多了,但還是比尋常人親近些。

「難怪您當得起政府窗口。」明峰把藏起來的杏仁餅乾拿出來,「請用請用。」

「哪兒話,有辱家風…我這不成材的後人,只剩一點點靈力,還可以看看,其他的是啥都不會了。只是還記得祖訓,當個勤謹的公務員罷了。」

看他樣子是個老實認真的人。啊啊~好久沒看到正常人啦~

「…林家也頗有些能人,又何必來求那個女…咳咳咳,求我師父?」

林雲生為難的低了頭,「…實話說,林家是還有些弟子,但是這事兒非同小可,讓人摸不著頭緒。似妖非妖,似魔非魔。每隔幾年就知道要出事了,但是我等能力低微,只能略有感應,眼睜睜的看著死亡率節節高升罷了。」

原來,每隔幾年就會莫名的出現自殺高峰期。雖說社會文明進步,產生許多副作用,憂鬱症或躁鬱症的患者有增無減,但是平日倒還能維持平和。

不過每隔三五年,就像是發作了流行性感冒似的,一窩蜂的人拼死鬧自殺。雖然說新聞媒體都還能含糊掩飾,但是統計數字卻非常觸目驚心。

「四年前,實在鬧得太可怕了,死法又五花八門,短短兩個月,全島死了上萬人。實在破史上新高。我等束手無策,只好來哀求禁咒師。幸好她發了慈悲,這股熱潮才退燒了。但是…」他欲言又止。

「又來了嗎?」明峰也覺得驚心。

「是。又來了。這次比上回更厲害許多,短短半個月死了一萬五千人。想拜託禁咒師,偏偏她氣我們不聽她的,死都不肯幫忙…」

「聽她的?」明峰呆了一下,「…禁止信用貸款?」

「對。」林雲生無可奈何,「這怎麼可能?而且信用貸款跟自殺率有些什麼關係?又不是個個自殺的都去借了錢。禁咒師忍心不管,我怎麼能?考進這國家機器,本來就不是圖個鐵飯碗而已。我們白蓮林家,對這世道還是得負點責任啊…雖然我什麼法術也不會,也不能夠這樣眼睜睜的看著百姓這麼死。我是見過死者親人哀痛欲絕的啊…」

他抱著頭,痛苦莫名。

這人的人格,真的很崇高啊…明峰按著他的肩膀,正氣道,「林兄,咱們好歹也算是同道。我也不敢說能做到什麼…但是我會盡力,好嗎?你先回去吧…那個死鬼靈精…咳咳咳,我是說,我師父。我師父那兒由我來說服好嗎?你在這兒,她活像個地裡鬼…咳,我是說她無所不知,說什麼也不會回來的。」

「宋老弟!」林雲生感動得熱淚盈眶,「果然是宋家的熱心漢子!這一島生靈都在你手裡了!老哥替全島的黎民百姓謝過了!」

「老哥!」「老弟!」兩個熱血漢子抱頭痛哭,蕙娘鎮靜的削完了紅蘿蔔,又拖過一籃菜頭開始削。

幸好她是殭尸,不怎麼需要飲食,肚裡沒吃了什麼。不然看這兩個熱血到要奔夕陽的男人摟摟抱抱…她怕肚子裡的食物也忍不住要奔了出來。

那可是很傷胃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