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章(三)

回去以後,他望了望滿臉得意的麒麟…呿,才不要求她!好歹他也是茅山派的正統傳人(雖然已經很凋零了),區區幾個女鬼(幾十個吧…),他會搞不定?

他拿出全副家當,咬牙開始準備開壇所需的種種法器。傳到他手上的法籍已經不多了…但是他父親、祖父,都是出色的道士。沒理由他不行!

…只要他不要臨陣忘個乾乾淨淨就好了…

【Google★廣告贊助】

他對這個毛病真是痛恨到想哭啊~

擦乾眼淚,他開始複習這些他早就爛熟的法咒,又把祖父給他的降鬼除妖手冊仔細的念了一遍。

正在選黃道吉日的時候,明璃急沖沖的打電話過來,「明峰,不好了不好了!」

他嚇了一跳,「怎樣不好?」

「明琦她…突然發起高燒,卻全身不斷的沁冷汗。醫生不肯讓她住院,但是連我靈力這麼低的人都看得到她身上有『壞東西』…」

明峰心頭一冷,連忙把準備好的開壇法器捆一捆,連他的道氅一起帶走。「明璃堂哥,快給我地址!」

他雖然千百個不願意,還是招了鬼車,胡伯伯笑嘻嘻的出現。

冷眼旁觀的麒麟說話了,「我可是不管的。」她鼻孔朝天,「除非你解了我的禁酒令。」

「免談!」他火大了,哼,好了不起麼?死爛酒鬼!「胡伯伯,快到這個地址!」

不顧麒麟的鬼臉,他搭著鬼車,火速趕到明琦的小套房。一進去…他全身都毛了起來。明琦被鬼髮纏的像個繭,只剩下一口氣了。

明璃緊張的迎上來,他來不及打招呼,劈頭就罵明琦,「瞧瞧妳!妳一定沒聽我的話!」

她氣息都微了,眼淚汪汪的倔強,「怎麼可以…可以讓她們嚇到?我又沒做什麼,只是親了阿丁一下啊…」

「妳笨啊,為什麼要刺激女鬼的忌妒心…」明峰滿頭大汗的罵,一面把壇擺出來。

「…你哪來的黑狗血和雞血?」明璃瞪著眼睛,看他從一個小冰箱拿出兩小試管的血液。

「動物醫院和養雞場要的啊。」他將試管的血倒出來,「我不喜歡殺生,抽血就可以了…明璃堂哥,趕緊把明琦綁在床上。」

明璃趕緊將明琦的四肢固定在床腳,她痛苦的不斷呻吟,只見命在旦夕了。

將壇擺設好,明峰穿戴好道氅道冠,非常肅穆的點香起壇,執起桃木劍。深吸一口氣,搖鈴、焚符,口中喃喃的念著驅鬼咒。

他的咒語念得越勤,濃厚的黑髮越來越騷動,最後一雙憤怒的眼睛從黑髮中升了起來,發出憤怒的呵呵聲。

「…急急如律令!」將漫長的驅鬼咒念完,明峰結令,抓起黑狗血潑在明琦身上,明琦痛苦的大叫,女鬼也跟著扭曲哀號,因為明琦被綁著,她沒辦法附身解決那個可恨的道士…

吃痛的女鬼蜿蜒盤旋於空,漸漸的脫離了明琦,他又舉起桃木劍,發出火符,更讓痛苦的女鬼怒不可遏,狂嘯著,撲向明峰…

他早已舉起小罈,火速用雞血在罈口抹了一圈,大叫一聲,「收!」

慘叫一聲,女鬼身不由己的被吸了進去,明峰暗暗鬆了口氣,幸好咒語念在前頭,他才不至於忘得乾乾淨淨…也幸好才一隻而已。

正要蓋上罈口,只聽得門口一響,阿丁慘白著臉,看著被綁在床上的明琦,「…你、你們…你們想對小琦怎麼樣?」說著就衝了進來…連他背後那群女鬼一起衝了過來。

這下真的完蛋了…一隻就讓他大費周章的念咒念半天,再說,他也沒那麼多黑狗血啊~

只見滿天黑髮,那群女鬼赤紅了眼,咆哮著衝上前,看起來,他們幾個兄妹得死在這裡了…

偏偏這個時候,他腦海一片空白,什麼咒語都想不起來…只有一個鮮明的、忘也忘不掉的咒…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他一面吼著,一面打向阿丁。這咒真是強而有力…不但把阿丁打倒在地,還打散了滿天鬼靈,讓她們恐懼的飄遠一些。

對的,他唯一想得起來的咒,是麒麟教給他的jojo冒險野郎的卡通對白。

「你打我?」有隻眼睛成了熊貓的阿丁發愣,還哇啦哇啦的亂叫?

「對,」明峰發狠的遞出第二拳,讓阿丁成了完整的熊貓,「而且我還想打死你。」

他的話語引起所有女鬼的同仇敵愾。她們撇下了明琦和明璃,尖嘯著追著明峰跑,他猛然跳起來,衝出房間,一面大叫,「堂妹,這種笨蛋還是趕緊分手吧~老胡!胡伯伯!車啊,快開車啊~」

鬼車一閃,將他載走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