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四章(四)

他大大的喘了一口氣,拍拍前座,突然好感謝胡伯伯,「真是多謝啊…若不是有胡伯伯,我真的沒辦法,您真是道家居家良伴…」

「良伴?我還涼拌霉乾菜哩!」胡伯伯緊張的大叫,「你哪兒惹來這群女鬼官兵…連牛頭馬面都禁她們不住啊~」

嗖的一聲,一隻羽箭射了進來,胡伯伯和明峰同聲大叫,那支羽箭很險得扎在方向盤上面。

【Google★廣告贊助】

明峰顫巍巍的回頭看…陽界看起來不過是長髮和眼睛的女鬼,在冥界一但顯形…啊娘威…

竟成了刀戟森然、行列有序的女鬼兵團!個個騎著黑馬,居然快要追上鬼車了!

「殺~」帶頭的女將軍嬌喝,整團娘子軍氣勢磅礡的跟著喊,「殺~」真格是天搖地動,日月無光。

「…胡伯伯,開快一點!」明峰倒抽一口冷氣,死命拍著前座,吼了出來。

「冥路是有速限的…」胡伯伯爭辯著,「我會被照相罰款的!」

「性命交關,還管速限啊~」明峰欲哭無淚,「罰款我都繳,都在我身上好不好?!」

這個優良的鬼駕駛,真是被打鴨子上架,只好努力催油門,任冥路的照相機一路閃了。可是,他們開得越快,女鬼兵團追得越急,甚至有超車包夾的趨勢。

「不行啦!這條路不通、不通!」胡伯伯氣急敗壞,「這個不好,我們得回陽界去…這個只有麒麟可以解決!」

「我不想求她!」明峰臉孔一白,幸好他縮頭快,不然一把刺進車裡的長槍大約刺掉了他的腦袋。

「現在是顧自尊的時候嗎?」胡伯伯幾乎哭出來,「我是滿喜歡美女的…但不想被美女SM啊~」他急轉彎,立刻開進陽界,出現在麒麟家的大門口。

正要開進去,卻被女鬼軍團堵住了。

「為什麼…」明峰目瞪口呆,回到陽界了,為什麼這群女鬼還是軍團形態?

「麒麟,出來救命啊!」胡伯伯吼著,將頭縮在方向盤下面,「該死的女孩兒!把這兒住成了陽冥交界…快出來救命啊!」

眼見女鬼軍團氣勢洶洶的奔上來…明峰一咬牙,「胡伯伯,你快回冥界去!」他拉開車門,滾了出去。

「欸?欸!小明峰,你做啥出去送死?喂!」胡伯伯連聲叫喚,「快回來!你別莽撞!」

只見滔滔滾滾的女鬼兵女鬼將,挾著黃霧,滾滾滔滔的騎著馬奔來…不行,他不能連累胡伯伯…

快啊,快想起咒,什麼咒都好…什麼都…

情急之下,他只記得這個咒,「滾~~~~~~」

他的怒氣衝撞了法力,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女鬼兵團正面撞擊了這團法力,只見黃霧吹散,黑馬虛弱無力的紛紛軟蹄,竟讓這個簡簡單單的一字咒(?)吹開了一條道路。

明峰呆了一秒,連忙踏著禹步,在軍團重整陣式之前,衝進了大門,倒在地毯上面喘息不已。

「吵什麼…?」麒麟揉著眼睛從二樓的臥室走出來,不大高興的從樓梯俯望,「門關那麼大聲要死了?」

「蕙娘呢?」明峰簡直要急瘋了,「她在外面嗎?」他爬起來張望著窗戶,發現胡伯伯已經回了冥界,心情稍微安定了些。

「蕙娘在廚房開發新菜單。」麒麟很沒形象的張著大嘴打呵欠,「就算原子彈炸在屋裡,她也啥都聽不見…」

順著明峰的視線望出去,麒麟精神都來了,吹了聲口哨。「…強啊,你連這個娘子軍團都引來了…」

只見門口的草地被踏得體無完膚,嚴嚴整整的行列於前,也不叫陣,也不言語。井然有序的停軍門口,隊伍前面的將軍尤其美豔,只是臉色泛青,讓人望之生怖。

「林四娘!」麒麟打開窗戶,蠻不在乎的對著外頭嚷,「做什麼把我家的草地弄得像是爛泥巴?妳們不是找到了妳們的主公?不看嚴一點,當心妳們主公娶了老婆,妳們就沒得纏了。」

那位美豔將軍一凜,果然她就是林四娘。她驅馬上前幾步,厲聲道,「妾身正是林四娘。原不該打擾真人清修,然而此賊意圖謀害主公,讓他使奸計逃到真人這兒,即使知道鬥不過真人,還是得驅兵而來!萬望真人慈悲,將此賊發還我等,如此大恩,林四娘等必銘記在心,伺機而報!」

「說也像是說得頗有理。」麒麟嬌笑,「但是這孩子可是我的小徒。說要殺人,也不過說說而已,就這樣當真了?妳們且去吧…念妳們一片痴心,我就不跟妳們計較。」

林四娘碎咬銀牙,容顏更為慘青可怖,身上的盔甲流出一絲絲的鮮血,「意圖加害主公,就是千刀萬剮也不為過的!我敬妳是得道真人,難道我們就沒有本事?若是不交出人來,就踏平了這處陽宅,讓妳無處容身!」

「呿,」麒麟豎起兩道秀眉,「好生跟妳說,妳反而威逼上來。妳真當我好欺負?惹動了我的性子…」

「就是惹動妳,怎麼樣?」林四娘手一揮,弓箭手拉滿弓,將整個屋子射得跟刺蝟一樣。要不是窗戶關得夠急,連麒麟都得挨上一兩箭。

麒麟氣得臉都變色了,「好啊,好啊…若是我出去打,一個也別想有轉世的機會…若是不出去打,讓這群女鬼看輕,我還做人不做!」

她一把拉開大門,立了結界不遭箭雨。「蕙娘!那群女鬼欺負我!」

心不甘情不願離開廚房的蕙娘應聲,「知道了知道了…讓妳被人欺負,我面子上也過不去呀。憑妳說怎麼樣?」

「別都殺了。」麒麟皺起眉,開始喃喃念咒。

「我召喚你回來,重生吧!前鬼!遵從我命,去除邪惡,解除,解開束縛!重生吧前鬼!我還你原形!」

她大喝,蕙娘美麗溫柔的身形漸漸消失,化成一團白霧,等白霧消散以後…只見她唇角露出獠牙,雙眼透出青光,直通雲際,身子一躬,暴漲出一丈許,十指烏黑,美麗的臉龐露出嗜殺的狂喜。

那位八百年修行的大殭尸,今天才現出她的原形。非常美麗、莊嚴又邪惡。雖然一絲不掛,卻擁有櫻花般彈性而緊緻的肌膚,讓人見了只覺敬畏恐怖,卻一點起不了邪念。

她張口,發出龍吟之聲,黑馬被這聲音驚得亂走狂跳,女鬼們禁受不住,紛紛墜馬哀號。

接下來不能稱著為交戰,應該叫做屠殺。即使牛頭馬面也不敢稍掠其鋒的娘子軍團,在這個大殭尸的面前,成了無助的小孩。刀槍不能傷,鬼力不能役,反而讓蕙娘抓一把就是一個血窟窿,一甩髮就去了半邊身;雖說鬼魂不易死亡,但是這樣痛苦卻在重生後反覆加劇,最後重生越來越不易,奄奄一息的維持不了戰鬥形態,化為長髮眼睛的鬼靈,滾地哭泣。

只見潰不成軍,蕙娘似乎要趕盡殺絕,林四娘忍住疼痛,跪在蕙娘面前大叫,「且慢,且慢!有罪都在我身上!我身為姽嫿將軍,督軍有錯,應當滅我,和我的部屬是無關無涉的!」

殺得性起的蕙娘停了手,奇怪的望著她,「…原來是妳們!妳們不是恆王的妻妾,恆王那廝好武兼好色,把妳們像軍隊一樣操練起來…後來為了恆王被賊黨殺了,妳們這起女兵,自行討伐賊黨,全死了麼?後人立了嫿姽祠祭拜,也有些香火…不好好安享香火,跑來這兒亂什麼?」

聽到有人知道她們的首尾,這起女鬼哭得更慘,林四娘上前哭道,「…香火縱好,奈何對主公情恩難消。是我等毀了祠,專心尋找主公下落。好不容易找到他了…只是人鬼殊途,我們也不敢別有他想,傷了主公的性命。我們繫情近千年,主公一些兒也記不得,這也難怪他。只可恨世間一干狐狸精都要近我主公,一時氣憤不過…屋裡那廝還口口聲聲要害主公性命,我們這才敢冒犯真人,又冒犯了您…有過都在我,請饒了這些姊妹吧…」

蕙娘原本就不想下殺手,聽她們這樣哭訴,怕她們亂人間,實在不知道該饒不該饒,只好瞅著麒麟。

「橫豎不過是個男人罷了。」麒麟老大不耐煩,「他又沒長三頭六臂,倒是三妻四妾!說妳們傻,還真是傻透了!妳們又沒什麼過錯,轉世投胎,搞不好還跟他有姻緣。這樣橫纏豎纏有什麼結果?」

林四娘磕頭泣訴,「真人所說我們都明白。但是情恩難忍…投胎後前事都忘了乾乾淨淨,姊妹也都離散了…我們又沒有非分之想,只是想在他身邊罷了…」

「癡人,癡人!」麒麟翻白眼,「誰讓他惹了前生這麼多情債?罰他終生無妻也應該。妳過來。」

她喚了林四娘,只見她委委屈屈的跪在麒麟面前,麒麟虛畫了個符,打入林四娘的靈體內。底下的女鬼驚叫,都要上來救。

「怕什麼?我又不是要滅了她。」麒麟罵著,「拿了去!算妳運氣好,今天我心情還可以。領了這符去,我包妳的主公就算看到林志玲,心也不會動一動,這輩子他是標準和尚命了。這可遂了妳們的願?以後敢隨便傷害人類,看我饒不饒妳們!」

女鬼們感激涕零的磕頭跪拜,就要離去。

「就這樣走了?!」麒麟怒道,「把我的草地弄成了泥巴場,被單衣服全髒了!該補草的補一補,該洗的衣服洗一洗,以後聽了我的命令,還乖乖回來當我式神!聽到了沒有?」

明峰瞠目看著這群窮凶惡極的女鬼,賢慧萬分的裡外開始打掃整理了。蕙娘深深吸一口氣,恢復原來的模樣,笑吟吟的,「好了吧?我可以回廚房了吧?」哼著小調,她依舊溫柔甜美,只是手指身上染了不少血。

「沒酒喝的日子真難過…」麒麟攤在沙發上,開始喃喃抱怨。

「…知道啦!」雖然不甘願,但是這件事情是靠麒麟才解決的,「隨便妳喝到死啦,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他氣氣的拿起錢包,麒麟驚異的看著他,「…你去哪?」

「買酒讓妳灌到死啊!」明峰兇狠的回答,摔了門就出去。

從廚房探出頭來,蕙娘輕笑,「這孩子真的是有天賦的。」

「可不是。」麒麟繼續癱著,「我的言靈對他沒用了呢。反而他專心一意藏東西,我是怎麼找也找不到…難得他心地善良,個性又認真…不過,就是太認真所以才拘泥在有形的咒上面啊…」

她噗嗤一笑,「也幸好如此,不然不用三年,我會被他逼到打破飯碗。」

「妳偏要教他!」蕙娘搖頭,「不教他不就不會打破了?」

「我也做得疲了…」麒麟乾脆整個躺在沙發上,「而且,我也滿想知道他能不能超越過我,成為真正的禁咒師。」

「妳已經太厲害了。」蕙娘笑著進廚房。

「那是蕙娘妳疼我呢。」麒麟嘻嘻的笑,「好啦,把鬼釀拿出來吧。我熬得酒蟲啃肝腸了。」

「…妳唷…」

***

這事件就這樣有驚無險的落幕了。

胡伯伯安然無恙,明琦也痊癒了,他心裡實在有些感激麒麟,也相信她的確是偉大的禁咒師…

但是當他知道,她解除蕙娘的封印,用的是動畫鬼神童子的卡通對白時,那種偉大的程度,突然下降了五十個百分點。

…跟她學藝,似乎自己越來越偏離道家正統了…他心裡不禁深深哀悼起來。

這天,明琦為了感謝他,要請他吃飯。他很高興的前去赴約…

一到那家餐館,他臉孔一白,發現烏鴉鴉的一屋子人,更慘的是,幾乎都是他的堂表兄弟姊妹。

血緣互相呼喚是種可怕的事情,他袋子裡的護身符都不斷抖動,不知道承受得了麼…

「哇,六堂哥好厲害。」他一個堂弟非常崇拜的說,「你一進來,路過的『一團黑黑』看得好清楚。」

「在這邊玩錢仙一定很靈驗。」「六堂哥,我有帶塔羅牌喔,我覺得靈氣這麼充足,一定可以算得很準…」「六堂哥,我們同學有人想見你,他有陰陽眼…」「你看這個靈異照片,哇,比剛剛清楚好多,呼之欲出…」

「…你們幹嘛通通來台中啊!」明峰的頭髮幾乎都要站起來了。

「咦?」明琦笑了,「堂哥,你不知道台中是學校最密集的城市嗎?我們不是在念大學,就是在念研究所啊。這也是緣份,宋家的兄弟姊妹都聚集在這兒喔!」

…這個城市的妖魔鬼怪也都聚集在這裡啊!

「堂哥,你不會離開台中吧?」明琦盼望的問。雖然她跟阿丁分手了,但是她的新任男朋友也有些靈異事件需要堂哥解決…

明峰鐵青著臉,「不,我不會留在台中。」他全身冷汗直冒,「我要回紅十字會當圖書館員!」

天啊…救命喔…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