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章(一)

第五章 同學來訪

飄飛如緋雪,夜櫻朦朧的像是大氣萌生的夢境。

他抬頭,伸手去接那飄落的櫻瓣,怕是如琉璃似的,碎裂在掌心。剛剛做完法事,喪家哀然欲絕的哀戚嚴肅中,無言的櫻卻用另一種形式,宣告生命終了也有其歡欣的一面。

【Google★廣告贊助】

蜿蜒的小徑,他緩緩拾階而上。鳥居隱在霧樣夜裡,只有一點隱約的影子。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櫻花,他就會想到他的同學。

或許是總部大圖書館的門口也有棵高大的緋櫻,摻雜在西方學子中,他們顯得這樣少數的東方學生,不管來在何地,都會到這兒尋求一種鄉愁的慰藉。而他,明峰,總是在樹下讀著書,每次喊他時,總是得輕輕的,像是要將他從遙遠的夢境喚回來。

「日安,明峰君。」他們都來自東方,卻是不同的國度,為了尊重彼此,都是用英文交談的。但是呼喚他的名字時,總是會加上日語的敬語。

因為他來自一個非常古老的國度,陰陽道的部份思想是由那個國度傳來的。

「早啊,音無。」他像是大夢初醒,唇間泛著溫然的微笑。

他們會熟稔起來,是因為一起上了一堂老道士開的「符論」。老道士鄉音非常重,又堅持用中文講課,寫的板書比符咒還像鬼畫符,嚇跑了許多學生。結果上了一個學期,剩下兩個用功的學生。

宋明峰,倉橋音無。

說起來,音無是有點可憐他這個同學的。東方的學生已經夠少了,但是日本陰陽道畢竟傳承已久,師資完備,在紅十字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敬重,能夠和他切磋研習的同學老師眾多;反觀明峰堅持的中國茅山派道術,已經衰敗凋零到僅存他一個學生,入學以來,明峰連要找個老師指導都還找不到,勉強只有個修習符學的天師派道長還開了堂符學,讓他有得上課,其他都得靠自己自修。

但是,音無也是敬佩他的。他這個身材修長優雅,宛如風中白楊的美少年同學,卻孜孜不倦的埋首在龐大的圖書館中,努力挖掘點滴典籍,他的努力有目共睹,連教歷史兼任圖書館長的史密斯老師都對他讚譽有加,樂得把繁難艱深的東方書籍部交給他管…

他不但自己的功課學得嚴謹,難為東方書籍部這麼多種文字,他都學了起來,管理得井井有條。梵文不消說了,連火星文般的韓文都能讀能寫,課餘還研究失傳已久的金文。

有回,音無的老師指定了他一份艱難的報告,他正發愁,明峰只淡淡的問了大概,「要找裏高野的資料?你到日語部,第九排第五列左邊數來第二十一本以後,應該可以找到一些。」

音無很訝異,照著他的話去找,果然找到一堆。「…但是我要找的卻是開山之初的分裂與叛變。」

「呀,」明峰搔了搔頭,「有是有…但那只有老師可以閱讀的。放在特別管理部…」

音無好半天無法作聲,「…你看過?」

「也大略的翻過一下。」明峰漫應著,還在仰頭想辦法,「你知道我日文說得極差,但是讀寫還沒問題…我記得是有的,但是年代和詳細不太記得了…這樣不能做報告…」

「你該不會圖書館的書都看過了吧?」音無睜大眼睛。

「哪有可能。」明峰苦笑,「也就東方圖書部我比較熟。西方圖書部我才看了一半左右,還是略翻。少數民族部那就很生疏了…」

他說他只是「比較熟」,但是要找什麼資料,問他就有。

後來是明峰偷出來借給他寫報告,事後很久音無才知道,為了他偷這本書出來,被史密斯老師記了支大過。逼問著他,他只是笑笑,逼緊了才說,「史老頭跟我鬧著玩兒的,記個過有什麼大不了?只是被查了出來,零零碎碎的又有些不該借出去的書借了,不得已才記個過交代過去。什麼大不了的?需要這樣大驚小怪?」

他的笑容從容適意,完全不掛懷。這讓音無很愧疚,但是,他們的交情就更好了。

那年,教符學的老師過世了,就他們兩個傷心的抱頭痛哭。一來上了他四年課,已經有了很深的感情,二來…

明峰可以修習的術科可以說沒有了。

「明峰君,你還是改宗吧。」其實這樣勸他,音無皙白的臉頰都紅了,啊,這樣真的很沒禮貌…「其實你的基礎很深,若是改宗陰陽道,假以時日,一定會比我還…」

「音無,謝謝。」明峰理了理桌上幾本殘本典籍,「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沒關係,再兩年我就畢業了…雖然我於茅山道學還是入門而已,但是我不繼續學下去,茅山派真的要絕學了。」他苦笑,卻是堅毅的苦笑,「我不能改宗。我是宋家的子孫,就算是最後一個茅山派道士,我也要堅持下去。」

真的是,非常令人敬佩的同學啊。畢業後,音無回來繼承家業,接了神主的位置,比他早了半個月走。

一回來,諸事需要安頓,忙碌之餘,居然沒時間去探問他。

不知道明峰畢業了沒有?看到這美麗的緋櫻,實在忍不住想起故人哪…

「神主,有客人來了。聽說是你的同學呢…」呼喚聲打斷了他的沈思,音無不禁喜形於色。

難道是…?

「明…」他正要嚷出來,只見一個光頭撲了上來,「哇哈哈~老弟,我畢業啦!我終於畢業啦~」

「真田…真田學長?」他有些啼笑皆非。

修行僧很爽朗的哈哈大笑,「念了十年,那起死老頭終於讓我畢業啦!培養了十年感情他們還想怎樣?哇靠,十年欸!我寶貴的青春啊~」

說得音無都笑了。他這位同鄉師兄幾乎要破記錄,一般在紅十字會修煉約六年,若是學分修夠了,五年也能畢業。他入學的時候,雖然不同宗,但都是日本同鄉,所以喊他學長,等他快畢業的時候,已經有點害怕,這個萬年學長快要變成學弟了。

雖然不是明峰,但是故人來訪,還是令人開心的。

「…我可是卯足了勁,今年一定要畢業的!」真田大聲嚷嚷,「今年讓我累積點經驗,明年等禁咒師休假結束,說什麼我也要申請當她的搭檔!」

「禁咒師?」音無呆了呆。他知道讓紅十字會上「禁咒師」這樣封號的人非同小可,而這個禁咒師已經數十年都是同一人了。

「可不是!?」真田樂得飛飛,「你沒見過所以不知道,等你見到了,嗐…那個美,真的美得跟觀音一樣慈悲!法力又強大,使著一把雙頭包金的鐵棍兒,飛騰於空的時候,像是龍神似的!又大方,又爽朗,真是哪兒找得到這樣的好女人…」

「是女士?」音無好奇的問。

「什麼女士?小姐,是美麗漂亮的小姐!」真田嚷著,「本來我想去當她的助手,誰知道那個支那痞子搶了去!你還記得吧?圖書館那個死書呆,什麼明峰的?他居然跑去當禁咒師的助手了!真是氣死人…」

明峰畢業了?他去當大師的助手嗎?

「…禁咒師在哪兒休假呢?」才問出口,他就臉紅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