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五章(二)

整理行李時,他臉孔還直發燒。他這個羞赧的毛病怕是好不了了…奶奶也說,他就是太怕羞了。

但是這麼怕羞的他,卻一聽到明峰的消息,馬上要出國去找他了。

「他對你那麼重要嗎?」世代守護著他們家的神狐打了個呵欠。

【Google★廣告贊助】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音無急急的說,忙著往行李塞土產。

「這我是不管的,」神狐撇了撇尾巴,「我勸你最好別去,但你也未必聽我的。」神狐的眼神變得冰冷而縹遠,「…黑暗中,有獠牙在微笑。望著女子皙白的頸項。」

音無驚住了,他知道神狐預言往往靈驗,「…等等!玉荷!你說得是什麼意思…?是預言嗎?是嗎?」

神狐只是朝後笑了笑,「我不過鹹水。一切你就自己小心吧…」消失了蹤影。

原本只是想念明峰…他胡亂把行李塞一塞,站了起來。如果神狐都有預言了,他更非去不可!

希望不要出什麼事情…你一定要平安啊,明峰君…

音無的中文雖然不算很好,但勉強還可以對付。島國的鐵路也還發達,就是有點誤點罷了。讓他比較窘的是,一路上老有男孩子試圖跟他搭訕…

「我是先生。」他緊張到口齒不清。

「小姐,不要怕,」搭訕的男生臉紅心跳,哪兒來這麼清秀漂亮,臉紅得這麼好看的女孩?「我不是壞人。」

…我知道你不是壞人…但我也不是小姐…他真的好想哭。

好不容易紅著兩頰擠出車站,他攔了計程車。

「小姐,往哪去?」司機老大滿臉燦笑。

…他已經懶得糾正了。「中興新村。謝謝…」雖然他臉紅得幾乎抬不起來…嗚,我穿T恤牛仔褲是什麼地方像小姐…

(事實上,音無,你整個人都像少女一樣纖細美麗…Orz)

好不容易在中興新村下了車,他大大的嘆了口氣。還真是…大啊…要從哪兒找起?

他張開靈識,開始搜尋,發現了一個微弱的結界。他穿越大片的草地,靠近一看…雖然微弱,卻精巧的像是沾滿露珠的蜘蛛網,那樣的纖細、剔透。他從來不知道,結界也可以用這種美麗的手法編織出來,奇怪的是,只攔住妖力低弱的小怪,力量略大些的妖魔卻可以自由進出。

而且,完全不防備人的。

他有點不放心,這樣跨越人家的結界實在很沒禮貌…但還是硬著頭皮跨過去。

「嗯?稀客。」只見一個像是敦煌壁畫走下來的麗人拿著團扇,很感興趣的望著他,「難得這兒有神主當客人。」

音無被嚇了一跳,很認真緊張的行了個九十度的禮,「抱歉,我、我,我是倉橋音無,來找友人明峰君的。」

麗人望了他一會兒,嫻靜的露出微笑,「神主大人,我是麒麟的式神,蕙娘。請進,明峰『君』…」她忍不住肩膀抖動,還是盡了全力忍住笑,「他在屋裡,我領你進去吧。請跟我來。」

…這樣嬌美的女郎是式神?音無不禁敬畏起來。種種的傳說、耳聞,都紛紛出現在腦海裡。聽說禁咒師縱橫優游數十年,多少大師前輩都曾事師於她,提起她的名字,不管是耆老還是教授,都會肅然起敬。

糟糕,我這樣貿然前來,會不會打擾了明峰的修煉?

「如、如果大師在忙的話,我還是…」他急著說。

「…是有點。」蕙娘將臉別一邊,「那個『大師』和『明峰君』在門後面…」

門後面?音無戰戰兢兢的一看…只見明峰咬牙切齒、青筋浮出的和一個少女扭成一團,正在搶手上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這是什麼修煉?」音無目瞪口呆。

「奪車。」蕙娘含糊的吐出兩個字。

…這是什麼法術?音無抱著腦袋,中國的法術果然博大精深…但是他怎麼想也想不出來曾經看過「奪車」這種儀式和法術的記載…

蕙娘終於掌不住了,放聲大笑,眼淚潸然的落下來,「哈哈哈哈~他們在搶象棋的『車』啦~」

「賴皮鬼!妳這賴皮鬼!」明峰氣急敗壞的大叫,「這隻車是我的,我將軍了欸!」

「不算不算啦!」麒麟死命的搶著,「我下錯了,我不是要挪那隻士啊!」

「起手無回大丈夫!」

「誰跟你大丈夫?我又不是男的!」

音無慘白著臉,看著他那「玉樹臨風、憂鬱中帶著書生氣質」的同學,和「落落大方、宛如觀音般美麗慈悲」的禁咒師…

突然覺得他腦海中的既有美好印象龜裂、崩潰了…

「…我該聽神狐的話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