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章(一)

第六章 長生之惑

「麒麟…」走出房門,明峰臉上掛下幾條黑線。那個備受尊崇的「禁咒師」,很不雅觀的躺在客廳的地板上,兩隻腿跨在沙發,抱著酒瓶,正在呼呼大睡。

…大清早的,需要這樣躺在客廳?幸好沒有客人…有客人成什麼樣子?!

拿了小毛毯要給麒麟蓋的蕙娘走了出來,看到明峰專心一意的畫著符,貼在麒麟的額頭上。

【Google★廣告贊助】

「…你在做什麼?」蕙娘有很不好的預感。

「我想讓她回房間去睡。」明峰皺眉努力思考,「我有點忘記趕屍的咒語要怎麼念…」

「…你們果然註定要當師徒。」思考模式簡直是一模一樣。這下子,換蕙娘的臉上掛了黑線,「我送她回房睡就好…」

「什麼?」明峰頭上冒出問號,畢竟他不知道音無差點讓麒麟當殭尸趕回房。

「沒事…」蕙娘將麒麟抱起來,「唔,要出去?」難得看到明峰脫下圍裙,穿得整整齊齊。

「嗯。我打算去大學旁聽中文。」他笑了笑,「上回音無來,聽說他還在神社附近的大學旁聽中文和日文。我也應該用功點兒了…」

「…很不錯啊。」蕙娘懷裡的麒麟突然出聲,把大家都嚇了一跳,「不過你那水泥腦袋那麼頑固,念太多知識恐怕也沒用…」

「誰的腦袋是水泥做的?!」明峰幾乎噴火,「如果妳願意教我…」

「我不擅長體力勞動。」麒麟還死巴在蕙娘的懷裡不肯離開,「要挖開你的水泥腦袋,大約得使出挖馬路工人的氣魄才行…」

「…甄麒麟!!」明峰氣得全身發抖,哇啦啦嚷了一堆,他自己都聽不懂。

「去吧去吧,」她賴在蕙娘的懷裡,「回來的時候,記得穿過相思林…」

為什麼要穿過相思林?難道有什麼…?

「相思林出來的第三條巷子,有個賣甜甜圈的。幫我買個十個回來…」她嬌懶的靠在蕙娘的懷裡,「蕙娘,抱我回房好了…」

甜甜圈?天啊…「妳根本是條好吃懶做的豬。」明峰的語氣非常沈痛,「蕙娘真是倒了八百輩子的霉,才跟到妳這個懶惰性癱瘓的主人!!」

他憤怒的摔了大門出去,好一會兒,麒麟才嘻嘻的笑了起來。

「…主子,妳別這麼愛逗他。」雖然蕙娘也笑了。

「他的反應很可愛啊。」麒麟笑得很大聲,「不逗逗他我清醒不過來…」她像是毛毛蟲似的蠕動,爬上沙發,拿起看到一半的「地海巫師」,「蕙娘,家裡還有什麼酒?」

看地海巫師沒喝酒是不行的。好書要配好酒啊。

「…妳昨天把明峰剛買回來的酒都喝光了。」蕙娘苦笑,「他說,晚上回來的時候再買,不然妳不會節制的…」

「小氣鬼…」麒麟抱怨著,摸進廚房,「一定還有些什麼酒…」

「主子,那個不行!那罐梅酒我才剛泡好欸!打開就毀了…」「啊啊,那個也不可以!前天才弄的李子酒…」「主子,不要開,不要開!開了就壞了…鬼釀都被妳喝光了,這是我才剛弄好酒母的啊…」

翻了半天,麒麟苦著臉,「…家裡還剩什麼酒?」

「…米酒?」

「啊,我不想喝米酒啦…」說是這樣說,她還是把煮菜用的米酒拿出來,又從冰箱拿了罐稻香綠茶,「這樣不好喝欸…咕嚕…蕙娘,我要冰塊…」

「……」

***

一走入校園,明峰感到一陣舒適。

終於生還回到人間了…看著路上行走朝氣蓬勃的少年少女,他感動得幾乎落淚。果然和妖怪住在一起太久是不行的(妖怪不是指蕙娘…),音無來小住的時候,他真是開心得要命,有個正常人在家裡,空氣顯得格外的親切,而不是纏滿了妖氛啊…

(當然,會產生妖氛,也不是蕙娘的關係…)

像這樣閒適的在陽光普照的校園行走,聽著人語喧譁,真真恍如隔世。只是…他還是有一種,寂寞而疏遠的感覺。

這些人,都跟他一樣,是人類。但他也跟他們不一樣。他們無憂無慮,眼睛所見就是現世,活在堅硬的地面上,生老病死,和諧的照著天地的規律前行。

他,是沒有這種福份的。

懷著一種憂傷而溫暖的情感,看著和自己同族的「人類」。雖然知道和他們走得道路不同…但他還是,還是非常喜歡這些人們…

「表哥!」

明峰被驚得跳起來,驚魂甫定的看著五姑姑的小孩。這傢伙…這傢伙不是專照靈異照片的那一個嗎?

「明、明熠,你怎麼會在這兒?」姑姑的孩子不知道為什麼也從宋家輩分的習俗,叫做明熠,比明琦大兩歲。

「咦?我才想問哩。我在這兒唸書啊。」他笑得一臉爽朗,「剛剛我覺得心裡動了動,不由自主的走過來…原來是表哥也在這邊啊。太剛好了,我們社團今天有活動,你要不要…」

明峰臉孔慘白。血緣這玩意兒真是可怕…只有他和明熠而已,已經開始把這校園裡頭的邪氣引過來了…「什麼社團啊?」他的聲音微微發抖。

「靈異現象研究社。」

「…我沒空。」他馬上落荒而逃,開玩笑,他對自己的體力和腳程都是有自信的!

靈異現象需要研究嗎?他身邊的靈異現象還用研究嗎?!

喘著跑進教室,他擦了擦汗。知識是一種力量。被這種力量圍繞,可以隔除異端。理性原本就是排除神祕、解構神祕的。這種堅固的理性藩籬,可以讓異類無法進入。

或許是這樣,所以他上課的時候很高興,也很專注。只是他很沒力的發現,明熠居然也是這個教授的學生,而且還沒放棄說服他去參加社團的意思…

他還是盡量排除干擾的用功唸書了。

這種專注認真的態度引起了教授的注意,上了幾次課,那個年紀滿大的女教授笑笑的看著他,「你是哪個系的學生?」

明峰驚了一下,很規矩的回答,「不,老師,我是來旁聽的。很抱歉,沒有事先打招呼…」

「不不,沒關係。」教授溫和的笑,「只是我看你上課很認真。在其他大學上課嗎?」

「…我畢業很久了。」他有點不好意思,「我國中畢業就出國唸書,總覺得基礎不太好…所以回來念點書。」

「哦?」教授對他有種說不出的好感,「你從事什麼工作呢?」

「…道士。」解釋起來很複雜,也只能這樣解釋了…

同學和教授一起驚噫起來。「這也是種行業啊?」「你有出家嗎?」「是不是幫人家念超度的那種?」「你們家是廟嗎?」同學們七嘴八舌的問了起來。

「欸,我表哥可是真正跟著外公修煉的道士喔!我們可是正統茅山派的傳人呢!」他那不知死活的表弟還跳出來打廣告。

「喔!」所有人一起驚呼了。

「不是這樣的…」明峰忙著搖手,窘得不知道該怎麼辦。

「呵呵,這屬於民俗學的範圍了。」教授推了推眼鏡,「這個機會真的很難得,這位同學,能不能請你到講台這邊,跟我們稍微談談有關家學呢?」

「我真的不…」明峰想拒絕,卻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種熱烈的氣氛…鼓譟的像是做醮一樣。為什麼要做醮呢?因為人心不安。人,是很神祕的生物。或許理性不明白,但是在隱隱的潛意識裡,知道要驅吉避凶。

在理性的知識學堂中,的確有股極淡薄,卻令人不安的邪氣。學生和教授是不是隱隱感覺得到這股不安,卻不知道怎麼卻除?他們的熱烈…

「說,是說上十天十夜也說不完的。」明峰正色,「但是我演一套武戲,我想…應該可以表達給各位知道吧。」

明熠瞪大眼睛。他這個表哥最是剛正認真,腦袋跟石頭一樣。他們兄弟姊妹也鬧過要他耍武場走禹步,卻被他嚴厲的罵了一頓。

為什麼現在…?這種氣氛也不太對,他為什麼會突然跳出來要幫表哥打廣告呢?明明知道表哥遇到過很可怕的事情…

「表哥,不要!」明熠緊張起來。

明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站在挪開講桌的講台上。他也知道不要比較好…但是他又不能裝作沒看到。

「敕水禁壇,掃除妖氣!」他大喝,虛拈劍訣,無形的劍花舞起,踏著禹步開始召神官將祓禊。只見他身如蛟龍,矯健的在講堂穿梭轉騰,每個動作都充滿了力與美,雖然是素手,卻像是拿著利劍那樣殺氣騰騰,正氣凜然,迴旋、下腰,每踏出一步,就堅定一點信心。

真的相信…他拱手望上時,真的可以上達天聽。

最後收結,他虛劈一刀,喝了聲「疾!」,只覺得整個教室像是被無形的狂風掃過,空氣驚人的清新。

原本無形無影的沈重壓力,居然掃得一乾二淨。

「呃…就這樣。」他笑了笑,渾身都在滴汗。下課鈴剛好響起,全堂爆出驚人的掌聲,有的人還感動落淚。

只有他知道,這並不是感動。有些比較敏感的學生感受得到那股蠢蠢欲動的邪氣,卻又不知道怎麼辦。他這不成氣候的祓禊,卻給他們很大的安慰。

「呵,信心是很重要的。」他接過一個女學生遞來的手帕,溫文的道謝,「只要有信心就可以了。」

等他跳完,表弟明熠才喘了口大氣。他身有宋家的血緣,感應比一般人強些。雖然不太清楚,但他知道表哥做了一件很兇險的事情…在沒有護法、擺壇、法器的情形下強行祓禊…真的很危險。

「…那是你表哥吧?」幾個女生臉上有感動的淚,眼睛閃閃發光,「他有沒有女朋友?」

「…我沒有女朋友。」明熠突然有點不爽。

「誰問你?我是問你表哥啦!」女生們互相激動的交握手,「他好帥喔~」

「…道士欸…你們不會覺得很老土嗎?」明熠的臉上掛下幾條黑線。

「哪會!天啊,我覺得他比金城武更帥…」

啊啊啊~連他暗戀的對象小英都眼睛冒出小心小花的對表哥發花痴啦~

「…表哥。」他咬牙切齒的抓著明峰,「我恨你。」

「啊?」正在擦汗的明峰感到莫名其妙。

「我還有手帕。」他們班上的系花居然也貢獻了她芳香的手帕了!「宋同學,要不要一起吃午餐?」那位素有冰山美人之稱的漂亮系花居然溫柔的邀請明峰。

「我更恨你了…」

「…你也犯不著哭啊,表弟…」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