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章(二)

其實來上學還是很意思的。對民俗學很有興趣的教授常常在課後和他談天說地,自從跳過那場武戲,班上的女生對他十二萬分的友善(不知道為什麼,男生對他卻非常的不友善),他這旁聽生的生涯倒是滿愉快的。

讓他比較困擾的是,班上最漂亮的女生老纏著他,讓他有點不舒服。

這個叫做林雅棠的女孩,是中文系的系花。自然,她非常美,美得有些出塵…她似乎對民俗學也很有興趣,常常找他說話。

【Google★廣告贊助】

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高興不起來。

為什麼呢?他深深的思考了。其實雅棠不但擁有美貌,學識也相當豐富,和她交談是很有意思的。所謂的內外皆美大約是這個樣子吧…?

這個年代,已經沒什麼女人會煮飯了,但是雅棠會自己做小點心,帶來學校請大家吃,個性又好,跟同學相處得很愉快,雖然因為老是拒絕男同學的告白,被說是冰山美人,但她總是面帶溫柔的笑容,堪稱是個陽光美人。

怎麼看,都是個完美的女朋友候選人,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對她動心不起來…反而有些警戒。

為什麼呢…?她的確是個人類,身上也沒什麼奇特的妖氣啊…

「…明峰,我滿喜歡你的。」當雅棠輕啟櫻唇,吐露這樣的話語時…明峰下意識的抓起火符護在胸前。

欸?欸欸欸?這樣的反應不太對勁吧?

「呃…哈哈,我也喜歡妳呀。」他尷尬卻謹慎將火符放下,「我們是同學,我喜歡所有的同學啊。」

「我不是要這種答案…」她哀傷的垂下美麗的眼睛,「難道…」

「哈哈哈,匈奴未滅何以家為?」…他為什麼要回答得這麼蠢?「我該回家了…」

「學長住在哪?我能去作客嗎?」雅棠微偏著頭抱著明峰的手臂,熠熠的眸子像是晨星似的,「人家很好奇呢…」的確是很柔軟的觸感…但是明峰心裡的警鈴狂作,閃著「危險危險」的訊號。「不、不方便吧?我現在跟一位…前輩學藝,不方便招待客人…」不露痕跡的將自己的手臂搶回來。

「前輩啊…也是道士嗎?」她的眼睛閃了閃。

「算…算是吧?」明峰回答得有點心虛。

「…道門有一千八百種旁門,你和前輩修煉的是哪個門派呢?」雅棠幽幽的問。

「我是…我們都是茅山派的。」理論上來說,麒麟算是他的師姊,她跟從過的老師是茅山派的掌門。但是那位老掌門已經過世快百年了…他一點都不想問麒麟是怎麼跟從老掌門的。

「茅山派的道術偏重抓鬼除妖,安門立柱。」雅棠漾起神祕的微笑,「似這樣修行,能夠長生不老嗎?」

明峰心裡的警鈴更盛。她知道得也太多了點…「不能。」他斬釘截鐵的回答。

「不能?不能?」雅棠追問著,「若是不能,你修這道又有何益?」

「我修道不是為了長生不老。」他斷然回答,「順應天命,才是自然的。任何長生不老都是違背天理…我希望活得好,不希望長生。」

「…那是因為你現在還年輕,所以可以說這樣大話。」雅堂上前一步,不知道為什麼,明峰有些發冷的退後一步,「你看看那些老人。稀疏的頭髮、皺紋累累的臉,數不盡骯髒的老人斑,身上充滿了不潔的氣味…你想變成那樣?」

明峰突然怒氣突生,「若不想變成那樣,年輕的時候自殺不就好了?可惜我要提醒妳,躺在棺木中時,成了蛆蟲的食糧,樣子也不會好看到哪去。」

雅棠讓他的嚴厲一堵,嚇了一跳,眼睛不斷的霎啊霎。

但是明峰已經顧不得了,「就算是會老會死,這些都屬於自然的一環。妳覺得老人家樣子難看,我倒是覺得他們用肉身寫滿了一生的經歷,是很可佩的!每個人都要從盛而衰,然後還諸大地,讓出位置給下一代生長。硬扭曲著要長生不老,親戚朋友全都在遙遠時光裡離開,剩一個孤鬼兒有什麼意思?我學道,雖說是為了自己性命,但也多少希望有助人世。為了自己長生不老學道?我又不是自找當妖怪的!」

雅棠的臉變得非常難看,一言不發,深深的看他一眼,眼中像是有著很深重的恨意。她轉身走了幾步,「…你要當我伴侶嗎?」

「…很抱歉。」他實在無法欣賞這種輕視老人家的女人!

雅棠不再說話,健步如飛的走了。

望著她美麗的背影,明峰知道,他應該覺得可惜。但是他實在可惜不起來…

回到家裡,蕙娘粲然的招呼,「回來啦?」抱著酒瓶的麒麟抬了抬眼,「回來這麼晚!我餓了…」

明峰仔細端詳這對和他生活一段時間的女性…「原來是這樣。」他輕輕嘆口氣,「原來是妳們太漂亮的緣故。」

回頭想想,音無也是漂亮的。讓這麼多美麗的人環繞,他對美貌實在有了免疫系統。

「你在說什麼?」蕙娘不好意思的吃吃笑,「主子,別欺負明峰了,他剛下課很累欸,晚餐我煮吧…」

…啊,對了。因為蕙娘實在是太完美了(即使是個殭尸,也是個雍容賢慧,溫柔體貼的殭尸…),所以雅棠再完美也實在有限;也因為麒麟雖然長得漂亮,但是讓他看盡一個女人的所有惡形惡狀,所以…

「你在念什麼?」麒麟喝著啤酒,「上學還開心嗎?」

「很好啊…我跟同學處得很愉快。」想到雅棠,他還是有點不舒服,卻說不出哪裡不舒服。

「那就請同學來家裡玩嘛。」麒麟很大方,「你也該多接觸正常人類…我一直很擔心你這種脾氣,會不會有反社會傾向呢…」

「…我是怎樣可以招待同學來啊!?」明峰怒吼,「我要怎麼解釋明明在南投的中興新村是怎麼搬到台中來的?」

「是啊,為什麼…」麒麟又開了罐啤酒。

「…是誰把這裡住成了陽冥交界,又弄了個通道往台中啊?!」明峰又跳又叫,「說啊,是誰啊~~」

「是誰這麼過分啊?」麒麟半醉的教訓,「就算台中好吃的店比較多,也不該做這種事情嘛。難怪你活人就可以觀落陰,騎個機車就往冥界去了…」

「…甄麒麟!妳不要撇得好像都沒妳的事一樣!妳這害蟲!妳這萬惡的魔魁~~」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