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章(四)

原以為雅棠已經被他氣跑了,沒想到第二天,她又笑嘻嘻的黏過來。明峰雖然不太喜歡她,但是出手不打笑臉人,他也真的很難找到藉口不讓她跟。

漸漸的,大家都認為他們是一對。雖然明峰心裡大聲抗議,但是又不能夠大鑼大鼓的廣播申冤,只好忍受下來。

再說,她身上沒有妖氣,只是個單純的人類。也就慢慢習慣她的存在了。

【Google★廣告贊助】

這天,明峰在學校餐廳吃飯,雅棠又笑笑的端了杯飲料坐過來,旁邊的同學很自然的讓座,真是讓人氣結。

「不吃飯?」他瞄了眼,很不適應。看慣了麒麟像是餓死鬼投胎,看到別的女生減肥到慘無人道,他會毛骨悚然。

「…我在嘗試喝液體能不能維持生命。」她笑了笑,臉孔很是蒼白。

明峰不以為然的搖搖頭,「人是雜食性生物。既然上天這樣設計,我們就該遵循自然。當然啦,妳可以將所需的營養素和熱量都濃縮在液體裡,但是妳怎麼抗拒先天的慾望?我是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雅棠被他搶白得有些惱怒,「道士可以吃肉吃蔥這些濁物嗎?你這酒肉道士憑什麼說我?」

「道家也有數百種道門。即使吃素,也是得奪取其他生物的生命延續自己。難道動物植物的性命有輕重?別的道門我不知道,我的道門是不忌諱的。我也認為抱著嚴謹的態度感激犧牲的生命,會比吃了什麼不吃什麼有誠意。」

雅棠的臉孔越來越白,「…別說了。」

呿,又不是我去找妳說的。他悶悶的趕緊把飯吃完,剛剛站起來,雅棠懇求的拉住他的袖子,「…明峰…我不太舒服,送我回家好嗎?」

「…不舒服該去醫院吧?」他語氣緩和了些。

「我只需要躺一躺…拜託,送我回家…」她臉色慘澹,像是支持不住了。

「…所以說,女孩子減肥幹什麼?好好的把身體弄壞了…」他嘀咕著,「走吧,妳家在哪?」

坐在他機車的後座,虛弱的雅棠一路指點他道路。雖然知道附近的學生幾乎都住在山區…但是雅棠也住得太山區了。道路蜿蜒著隨著山勢迴轉,漸漸有些不分東南西北。

「到了。」雅棠指了指座落在山腰的小別墅。「進來坐一下?」

「不用了…」明峰有種奇怪的厭惡感,只想趕緊回家,「妳好好休息…」

雅棠將安全帽遞給他,突然撲上去抱住他的脖子。

天啊…飛來豔遇?他僵住了,還沒想到該怎麼辦…只覺得脖子後面一痛。

猛然將她推開,一摸脖子,針刺般,一點點血。

「妳…」眼前的景象扭曲、變形,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明峰倒下了。

靠…天上掉下來的果然只有鳥糞和災難而已…

***

「麒麟,我去買菜唷。」蕙娘幻化成普通的家庭主婦,提起菜籃。

「記得買酒喔…」麒麟有氣無力的叫,天氣越來越熱,她討厭冷氣,幾乎都掛在樹上不肯下來。

「…妳既然這麼怕熱,為什麼還要喝會更熱的東西呢…」蕙娘無力的嘆口氣,走出大門。

雖然她也不太喜歡白天外面亂走,但她畢竟修煉了八百年,陽光不足為懼,撐著洋傘是怕曬黑,倒不是怕會魂飛魄散。

以前都是明峰出來買菜的…說起來,這孩子真的很勤快,又很貼心呢…被晒了一天一定很熱,今天要煮些降火氣的好菜給大家吃…

「小姐…」一個瘦瘦高高的男人叫住她,不太好意思的,「呃…今天我幫太太出來買菜,請妳幫我看一下,這是不是蔥呀…」

蕙娘笑了笑,「好呀,我看看…」她打開塑膠袋…

是把沾滿泥土和鐵鏽的菜刀。她全身的血液都逆流了,睜著眼,動彈不得。

這把…這把菜刀是她還活著的時候用的。她用這把刀奪走了許多人類的生命…憤怒、貪婪、飢餓、痛苦和狂喜…還有巨大如洪水的罪惡感。

這是最可怕的禁咒。她竟然因此僵硬,失去了行動能力。

失去意識之前…她只看到男人在微笑,卑微恐懼的微笑。她昏了過去。

***

很靜。雖然蟬鳴響亮得令人耳聾,但是她還是覺得很靜。

蕙娘不在,明峰也不在。一片燥熱的大地,只有手抱的月琴還有些許冰涼。

先是緩彈慢挑,她閉上眼睛。彈著彈著…琴聲漸漸的激越、奔騰,聲音越來越高,越來越急促,嘩嘩然如狂風暴雨,兇殘的打在乾枯的大地之上,形成陣陣煙塵,像是戰鼓頻傳,人馬雜沓,號角、廝殺,絕望的死聲…

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快到讓人忍受不了,連心臟都要從喉嚨跳出來,尖銳的聲音漸漸細微、高亢,像是拋入空中的一抹銀絲…

晃的一聲巨響,驟然停止。

靜。

連蟬鳴都沒有了。

她展眼,美麗的臉孔佈滿嚴霜。她的領域被侵犯,樹下圍著廣大的包圍圈,冰冷的氣息蔓延,太陽漸漸的被日蝕所侵,暗了下來。

「沒膽子從中正機場入境,你們這批吸血鬼只敢偷渡嗎?」她輕輕的笑。

為首的男人還沈得住氣,女人馬上狂怒起來,「甄麒麟,我們是怕麻煩,並不真怕了你們這群低等生物!」

男人微皺了眉,卻沒有說話。

「不怕我?」她閒適的撥了撥琴弦,「不怕我,那抓我的徒兒和式神做什麼?」

女人面子上很下不來,「…妳別說大話!如果是照我的主張,直接就殺上來了!要不是族裡的長老太膽小…」

「他們的膽小救了你們一命。」麒麟輕飄飄的跳下來,「怎麼?五十年前的『底特律大屠殺』…你們是這麼稱呼吧?沒讓你們學到什麼?」

這群吸血鬼一起倒退了幾步,面有懼色。

這件事情可以說是吸血一族的恐怖事件。吸血族當中的激進份子,決心要奪取人間,讓優秀的吸血族統治卑微的食物兼僕人:人類。

這些激進份子以底特律為基地,正在大張旗鼓,準備開戰之際…

整個軍團都被消滅了。

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雖然吸血鬼的情報網是那麼的龐大,龐大到紅十字會和各宗教山頭、甚至梵諦岡都有他們的眼線。但是什麼情報也沒有…只知道紅十字會派了禁咒師甄麒麟去「偵查」,偵查完畢,甄麒麟交上去的報告只有…

「已消滅。」這麼幾個字。

「妳殺了…殺了我的家人!」那女子非常憤怒,「我也要妳死!」

「來啊,」麒麟唇間泛出冷笑,「但是誰死還得參詳參詳。」

「薇薇安,別衝動。」男子勸告她。

「不要阻止我,路克。我非跟她拼了不可…」薇薇安憤怒的掏出長鞭。

「我會把妳的行為呈報給長老會。」路克警告她。

忍了好一會兒,薇薇安才哼了一聲,別開臉。

路克看了她一眼,平穩的面對麒麟,「大人,我們是奉命前來邀請妳。請妳加入我們吸血一族。」

麒麟連考慮也沒有考慮,「我拒絕。」

「…我勘查過現場,大人,妳會使用吸血一族都失傳的秘術。」路克的容顏凝重起來,「之所以全滅了軍團…是因為妳反轉了秘術。這些年來我們拼命想要解開秘術的奧義,通通失敗了。只好來請妳幫助我們…」

「我不是說我拒絕嗎?」麒麟睥睨著。

「我不願意使用人質這種卑劣招數,」路克示意,同行的吸血鬼押來半昏半醒的明峰和仍然僵硬的蕙娘,「請妳重新考慮。」

「殺了他們,你們還想活著離開嗎?」麒麟靠著樹,輕鬆的撥著琴弦。

「妳寶愛他們的生命,不至於這麼做。」路克很有把握的望著她。

麒麟沒有說話,直直的望進路克的眼中,路克也凝視著她。良久,路克開口了,「大人,您跟我們都是非人。何以偏重人類而輕於我等?人類宛如癌細胞,若是放縱不管,這人世遲早會毀滅。請妳慎重考慮。若是妳加入我們,式神發還於您,這人類由他自便。有您這樣親人派存在,或許對人類來說才是福音。先不要拒絕,何妨考慮一下。」

「你叫路克?」麒麟點點頭,「你說得很有條理。不過,先聽我說個故事。」

「有隻非人,逃入了吸血族的原鄉。論長相呢,長得跟原住民的吸血族相似,習慣也相當,只是吃飯的習慣不太一樣。吸血族吸食鮮血,不過這隻非人的興趣卻是拿吸血族當飯。後來這隻非人越繁衍越多,喧賓奪主的說,『吸血族跟蚊子一樣卑賤,理當由我們非人當家。』你覺得合不合理?」

路克變色了,「請您不要強詞奪理!」

「為什麼是我強詞奪理?」麒麟質問,「這人世可是吸血族的原鄉?怎麼我記得,吸血族原是魔族,得了這種只能吸食血液的遺傳病,魔界議會怕這種遺傳病因為通婚拓展開來,所以將你們放逐到人界?說起來,移民好歹也尊重原住民一些。」

「妳身為天人之後,為何處處迴護人類?」路克有些動怒了。

麒麟的眼中泛著憤怒的精光,「你呢?路克先生?你原是人類,為什麼要迴護吸血鬼?」

「我是吸血族!」路克幾乎失去控制。

「我是人類。」麒麟抱著雙臂,雖然赤足散髮,看起來卻是那麼的莊嚴、肅穆。「生物很可悲,遵從一個可笑的定律而行…延續種族的生命。這是任何能生育後代的生物都要遵從的。」

她望著路克,「這就是我的『道』。」

相互怒目而視,空氣像是停滯下來,日蝕的時間長到讓人恐怖,昏暗的天空像是世界末日。

「…很遺憾。」路克終於恢復平靜,「我只能殺了妳。請妳將所有的法器交出來。」

「意思就是…我乖乖讓你們殺,你放過我的徒弟和式神?」麒麟恢復輕鬆的態度。

「我一定不為難他們。」路克承諾,「請妳再考慮一下,我並不想失去妳。」

麒麟只是悠遠的看了看天際,「我相信你。我也會拋掉所有法器。但是…能不能殺死我,要看你們的本事。」

她拋下了手裡的月琴。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