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章(五)

悠悠醒轉的明峰已經聽了大半,他努力發出聲音,卻沙啞得可怕,「…逃啊…笨女人!先逃再說!妳、妳…咳咳咳…就算妳死在這兒,我們就真能活命?妳快跑啊!跑了我們才有一點點生機吧…」

「你太吵了…」薇薇安轉著碧綠的眼睛,猛然揮出一鞭勒住明峰的脖子,差點將他勒死,「卑賤的人類!」

「喂,欺負小孩子幹嘛?」麒麟瞇細了眼,「這裡到底誰作主?」

【Google★廣告贊助】

路克隔開了薇薇安,解下纏在明峰頸上的鞭尾,他的脖子已經鮮血淋漓了。「別逼我,薇薇安。」

薇薇安滿腔怒氣沒得發洩,她長鞭一指,「脫掉。」

「不要侮辱她!」路克生氣了。

「當然要她脫光。」薇薇安惡意的笑,「你敢擔保她身上沒有法器?說不定衣服就是她的法器或武器!你能承擔後果嗎?若是部隊因此受了損傷,你能夠負起這個責任嗎?」

「不要脫…」明峰已經啞不成聲,「快逃啊…麒麟…」

麒麟溫柔的笑了笑。這個總是讓他氣得又叫又跳的任性女子,卻在這種性命交關的時刻,露出慈悲的微笑。

她開始脫衣服。

先是上衣、胸罩,然後是短褲。她這樣備受尊崇的禁咒師,居然脫得一絲不掛,在眾目睽睽中等待死期。

但是她的神情,卻是那麼輕鬆自在,像是穿了莊嚴的禮服一般。皙白的肌膚光滑得幾乎會反光,路克反而有些不忍的別開臉。

若是可以,他完全不想殺她。

「…請妳再考慮一下,禁咒師大人。」他幾乎是哀求了。

「別求她了。中國人不是說『求仁得仁』嗎?」薇薇安囂張的笑了起來,「妳殺了我的丈夫、兒子和女兒!我不會讓妳那麼快就死了…」她拿起長鞭衝過去,「我要讓妳流乾所有的血,讓妳跪地求饒,痛苦到最後一刻!」

「不要折辱她,薇薇安!」路克想阻止,但是其他興奮的軍官反而將他看守起來。

「路克指揮官,你太懦弱了。」這些年輕軍官的眼中充滿了嗜血的狂熱,「請妳靜靜看著薇薇安副指揮官的處置吧。」

他轉頭不願意看,薇薇安使盡力氣揮下一鞭,這一鞭從頸項劃過前胸,直到右腹。傷口驚人的深,深到可以看到部份的臟器。鮮血更刺激了這個女吸血鬼,她露出獠牙,正要撲上麒麟的雪白的頸項…

她發現她動彈不得。

這遼闊的傷痕慢慢的滲出血,一滴滴落在地上,像是血染的珍珠,滾動著。一共落了四十九滴,滾動中緩緩捲騰著霧氣。在霧氣中,薇薇安像是雕像一般,保持著奔跑的姿態,卻動也不動。

血珠漸漸滾散開,在冉冉的霧氣中,有人影站了起來,幢幢綽綽的,看不清楚。

看守著路克的軍官瞪大眼睛,莫名的恐懼掐緊了他們的脖子,叫也叫不出來。好不容易出聲,卻是哭嚎似的大叫,一面像是發瘋似的拼命開槍。

這些子彈,卻在霧氣之前如雨般落下。

霧氣漸散,裸身的麒麟唇角露出艷如鮮血的微笑。巨大的鞭傷蒼白著,隱約露出暗紅的臟器。

輕啟嬌嫩的唇,她說:「問問自己,你們是誰?」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