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六章(六)

幢幢鬼影轟然如天雷之怒,隆隆的回答:「我們是熱心黨。我們是熱心黨斯卡力奧得猶大!」

路克瞪著眼睛,他不敢相信…禁咒師居然在身體裡面藏了這樣的式神。「…撤退,快撤退!」

自從那群式神開始說話,薇薇安發現自己的手腳可以動彈了。發現自己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不禁又羞又怒,「妳居然用幻術欺騙我!我饒不了妳!」

【Google★廣告贊助】

她揮鞭,鞭尾卻被麒麟輕輕鬆鬆的抓住。「那麼,」她的力氣驚人的大,「伊斯卡利奧得,我問你們,你們右手拿的是什麼?」

「短刀,和毒藥。」式神們面無表情的現形,相同的慘無人色的臉孔,穿著修士般的黑衣,脖子上掛著有著十字架的粗大鎖鏈,他們揮了右手的短刀,噴出慘綠的毒,嗅聞到的吸血鬼慘嚎不已,不斷的抓耙自己的皮膚,鮮血淋漓。

「那麼伊斯卡利奧得,我問你們,你們左手拿的是什麼?」麒麟像是在發光,強大的電力透過鞭子,幾乎痲痹了薇薇安。她無法放手,只能在肌膚焦黑的劇痛中慘呼。

「三十兩銀子和粗繩。」式神們的口裡冒出火焰,飛馳著追捕四散哭叫的吸血鬼,用粗繩像是畜生一樣拖在地上。

「那麼,伊斯卡利奧得,你們是誰?」麒麟將長鞭繞在薇薇安的頸項上面,緩緩的升空,被勒著脖子的薇薇安不斷掙扎。

「我們身為使徒,但又不是使徒。 我們身為信徒,但又不是信徒。 我們身為教徒,但又不是教徒。 我們身為叛徒,但又不是叛徒!」

眾式神如雷的回應,將原本青翠的草地化成人間煉獄。哭嚎的吸血鬼四散奔逃,卻讓無情的狂信者式神揪倒、撕裂。

「我們是死徒!我們就是死徒! 我們只是伏在地上,請求主人的允許, 我們只是伏在地上,自願為主殺敵。 自願在黑夜中,揮動短刀,並在晚餐裡下毒。 我們是刺客!我們是刺客猶大!」

冰冷的話語隆隆的像是經文,從一張張蒼白的口中吐出。路克沒有逃也沒有躲,只是瞠目看著這應該是吸血族秘術的狂信死靈之咒。

不可能的…不可能。咒文早就佚失了…她是哪兒找來這樣的咒,還反轉成死敵天主教狂信者死靈的式神?

雖然她看起來這樣可怕…用長鞭勒著掙扎的吸血鬼,漂浮在空中發著強烈的白光,臉上露出狂信者才有的瘋狂喜悅…

但她也是美的。一種莊嚴的、恐怖的、震懾人心的絕美。

這就是解不開的秘術…他居然親眼看到了!就算是現在死了,他也…黑衣式神抓住了他,將他撕裂。

蕙娘卻沒有一絲高興,她流著淚,「不行…不能啊…」奈何身上一點都不能動,「明、明峰…把我懷裡的、懷裡的菜刀拿走…」

重傷的明峰咳著,半爬半跌的伸手到她的懷裡,取走了那把生銹的菜刀。

「別讓她把咒念完…」蕙娘勉強站起來,又倒了下去,「她支持不到結咒…」

扶抱著蕙娘,明峰盡量保持意識清醒。他的腦筋昏沈…像是身在一個巨大的惡夢。「…麒麟。麒麟!別再念了!」他以為自己在大叫,受傷的嗓門卻只有喑啞的低吼。

麒麟狂喜的臉轉過來,露出一個蒼白卻透明的微笑,看起來,非常哀傷。

「時間一到,我們就把三十兩銀子丟給神, 然後垂上粗繩,將我們的脖子穿進粗繩圈內,上吊而亡。 接著,我們就組成徒黨,跳下地獄,排成隊伍、列成方陣, 渴望和七百四十八萬五千九百二十六隻地獄惡鬼,展開一場大戰!」

式神吐出最後的回應,日蝕漸漸消失,焦熱嚴峻的降臨大地,和嚴厲的沈默。

浮在半空中的麒麟,傷口開始潺潺的流出血,像是穿了豔紅嬌白交織的緊身衣。她吐出最後一句:

「直到默示日為止!」

狂信的式神發出撼動天地的叫喊,在麒麟噴灑的血雨中。她像是將體內的血液都流盡了,從半空中墜落下來。

明峰只不住腮上的淚,衝上前試著接住她,最後是蕙娘和他合力才勉強抱住。她的身體,已經開始冰冷了。

「還…還沒完。」麒麟的唇白得跟雪一樣,「去收他們回來…不然這些狂信者會殺死所有不信主的人…」

「我不知道怎麼做!」明峰哭了起來,「妳千萬別死啊…我會買酒給妳喝,妳想吃什麼,我都會去張羅的…」

「你…你一定可以的。」麒麟勉強的微笑,「你記性很好…你記得吧…我剛說的起咒…」她漸漸的昏迷過去,「他們…要收…我不該放出來…蕙娘快走…他們不會分敵我…」

蕙娘抱著麒麟,慘哭起來,「主子,主子…妳醒醒啊…妳現在的體力不能喚這個咒…為什麼妳要這樣…」

殺光了所有的死敵,狂信式神圍攏過來,一雙雙的眼睛閃著瘋狂的光。

…我可以。我一定可以!我絕對不讓蕙娘和麒麟死在這裡!

「問問你們,你們是誰!」他咬牙切齒的吐出第一句主導咒。

這是第一次,明峰靠自己的力量指揮式神。(還是數量非常龐大,力量險惡的式神。)他不但成功的將式神馴服,因為麒麟垂危,他還將這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收入自己體內。

但是,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之後,雅棠居然還來找他。憤怒過度的明峰揚手就給她一個耳光。

「…我有什麼不對?有什麼不對?」雅棠大叫,「那些吸血鬼答應讓我成為他們的同族…我可以永遠青春美麗了…怕老有什麼不對,怕死有什麼不對?!」

「妳去當妖怪吧。」明峰鐵青著臉,「去啊!去當吸血鬼啊!跑來找我做什麼?」

「…組織消失了。」她不斷的湧出眼淚,「救救我…明峰…我聽他們說,你的師父也是長生不老的。我不要老,我不要死…拜託你介紹我拜師,好不好?我什麼都可以給你,只要是你要的…我人也可以給你…我還是處女…」

「…走開。」明峰一想到麒麟,心如刀割,「不要在出現在我面前。」他的牙關咬得格格響,「不然我就殺了妳。」

他轉頭離去,回到昏迷不醒的麒麟身邊,臉色鐵青。聞訊趕來的音無,不忍的按了按他的肩膀。他埋在音無的懷裡哭了起來。這一役,麒麟差點死去,之後還臥床了很久,連大聖爺都不認為她會活了。但她像是頑強的野薔薇,居然活轉痊癒過來。

但那也是很久以後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