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一章(二)

等他買好了滿籃的菜,又克制不住的買了好幾本食譜,他才突然醒悟過來。

明知道她在唬爛不是嗎?為什麼他就是忍不住會這麼做啊~~

「因為你中了她的言靈之術。」跟在他後面半天的蕙娘笑出聲音,「有什麼辦法呢?真要鬥法,你是鬥不過的呀。」

【Google★廣告贊助】

「我不幹啦!」他大聲嚷著,一面剁著豬肉,「早知道我就該當圖書館員的…那幫洋鬼子一定是跟她串通好的~」

「沒錯,就是這股氣勢。」蕙娘拿著團扇遮著嘴兒笑,「多使點勁兒,獅子頭才夠有彈性…」

「我是來學藝的,不是來當廚師的!!」明峰不住慘叫著,卻還是在蕙娘的指導下,煮了一桌滿滿的菜。

「從很難吃進步到普通難吃了。」麒麟吃完了整桌的菜,擦了擦嘴。

「…妳整桌通掃,還嫌難吃!?」明峰拿著鍋鏟怒道。

「反正我對你的期待也不高。」麒麟嘆了口氣,「喂,你就想學正統道術是吧?有實戰經驗沒有?」

「…一點點。」明峰有些難堪的回答。

「我猜猜看,你背了滿肚子的咒語,只是臨敵之際,就忘得乾乾淨淨,然後一面炸火符一面喊救命逃跑,對吧?」她很沒禮貌的大笑起來。

「…需要笑到眼淚鼻涕都流出來嗎?」明峰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麒麟擦了擦眼淚,「好吧。別說你到這兒都讓我當小廝。今天晚上有個大任務,我就帶你去辦吧。」

她很神氣的將頭一揚,「讓你看看正宗道家的手段。」

明峰心裡一驚,咽了咽口水。千盼萬盼,就是盼不到天黑。好不容易天色暗了下來,麒麟又在房裡摸索了半天,想來是準備法器,他連催也不敢催…

想想初見面的時候,她那霹靂手段…(笑死人的咒語就先忘掉好了)

讓她準備成這個樣子,會是怎樣的大妖魔呢…?

好不容易等她開了門,明峰當場傻眼。只見她粧點精緻,穿著入時華貴的禮服,前露胸後露背,不像是要去收妖,倒像是要去參加時尚派對似的。

是啊,身材真是好得不得了,波濤洶湧的,一件開高叉的長裙鬧得玉樣渾圓的大腿忽隱忽現…

左看看,右看看,通身不像是藏了法器。你不要告訴我那只小到連手機都擺不進去的珠兒包可以擺法器。

不對不對,說不定她的皮包跟小叮噹的百寶袋一樣,隨便一掏就有收妖的仙器也說不定…

只是他很沒信心。

「走吧。」她雍容華貴的走出去,計程車在外恭候多時。

…收妖搭計程車好嗎?不,麒麟雖然散漫,應該是依足了人間的規矩。他是熟背防災法則的,當中就有「不引人注目」這條。

…只是她穿這樣…算不算引人注目?

正在胡思亂想,車子已經開到高級住宅區,廣大的社區門口有保全、警衛,非刷卡或者等主人來電才可通過的超高級住宅區。

說也奇怪,計程車居然筆直開進關閉著的鐵欄杆大門,輕鬆的就像是透過一層幻影。

「…那個大門是雷射投影?」明峰像是看到鬼,手指顫抖的指著大門。

計程車司機笑了起來,「小哥是第一回出任務?」

「可不是。」麒麟拿起粉盒,往後一丟,正好砸中鐵門。噹的一聲結實,緊接著鈴聲大作,警衛大群的湧出來,如臨大敵。

「…我我我我們…他他他他們…」明峰揮著手,自己也不懂自己的手勢。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麒麟嘆息,「見不得一點陣仗。」

話不是這樣講的吧?!穿穿穿門欸!你們這樣若無其事才奇怪啊!

蕙娘覷了他一眼,吃吃笑了起來,「主子,妳說得是。這孩子的確有意思。」

麒麟嬌媚的一笑,「胡伯伯,我懶得動,幫我開到那戶兒裡吧。」

這輛計程車就像鬼魅一般,穿過了幾堵牆,筆直的開進一戶別墅的大廳裡。

頭昏腦脹的下了車,瞧見麒麟正在給錢。不看猶可,一看差點腿軟。麒麟付給計程車司機的是…是…是紙錢。

「承交觀。」計程車司機推了推帽子,冒出了幾朵慘青的火花,「要叫車再扣我就行了。」

偌大的計程車,居然消失個無影無蹤。

明峰只覺得兩條腿兒似果凍,只覺得汗毛豎了起來。蕙娘噗嗤的笑出來,「小哥,我跟胡伯伯也相類似,你怎麼怕他不怕我?」

…現在他怕了。

「唷,我道是誰呢。」嬌俏的聲音響了起來,「果然是麒麟種,我下這麼多防制,還是防不住妳呀。」

只見一個麗人襲著一陣香風而來,眉眼梢頭,盡是魅惑。明峰原本有些癡迷的上前兩步,突然覺得一股惡寒,忍不住往後退。

「小兄弟,怎麼怕了?」那麗人嫣然一笑,「過來呀。怕我吃了你?」

明峰雖然覺得她相當美,但是自幼讓妖異纏了半輩子,他對於這種帶惡意的妖異特別敏感。說起來,有幾分像是野生動物的直覺。

「那也不見得。」麒麟挺胸縮腹,擺出美女的架式,「誰不知道心宿狐君最愛處男呢?可惜有我在這兒,輪不到妳稱艷罷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網路連載階段隨寫隨發,錯字難免,之後才會回頭校對,請無視錯字,萬分感謝。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