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章(一)

第七章 麒麟同學會

麒麟倒下那一天,非常漫長。

身上有傷的明峰和蕙娘辛苦的將垂危的麒麟抬進屋子裡,蕙娘被禁制重創,她勉強打起精神,「明峰…快去將所有的窗戶關起來。這房子是有結界的…所有的窗戶和門都要關,千萬不要漏掉了…」

「她需要送醫院!」明峰想招車。

【Google★廣告贊助】

「這種傷怎麼送醫院?」蕙娘焦急的推他,「你沒看她的傷這樣的『髒』?醫院只會幫她縫起來,消毒水可以去邪氣嗎?快去,快去!不然聞風而來的妖魔會拆了這裡…」

明峰聽了才醒悟過來,趕緊上上下下的關窗戶。關到一半,窗外突然下起傾盆大雨,夾雜著鬼哭神號,他一急,廚房的特訓無意間使了出來,瞬間關了整個洋樓的門窗。

啪的一聲,停電了。黑暗中,明峰只聽到自己的喘息聲。

凝了凝神,他打亮火符,憑著一點微光摸到麒麟的房間。蕙娘似乎不知道停電了,她周身冒出慘綠的火花,將房間照亮,專心一意的的將妖氣紡成細絲,正準備幫麒麟縫合。

麒麟已經擦淨了身上的血跡,皮膚白得發青,可見失血過度了。她闔目躺著,胸口幾乎沒有起伏。

「…麒麟!」明峰臉孔一變,撲了上去,他的心絞痛,為什麼就離開一會兒…

「她還沒死。」蕙娘咬下指甲化為極細的銀針,「只是『龜息』而已。你先幫她祓禊清傷口,我幫她把傷口縫合…」

傾盆大雨的夜裡,他完全想不起來麒麟的身材怎麼樣。他只記得那驚心動魄的傷口,翻捲著,隱隱可以看到暗紅的臟器。順著他祓禊過的地方,蕙娘幾乎耗盡所有妖力,將傷口細細縫合。

「…應該可以了…」蕙娘直起腰,一陣天旋地轉,明峰趕緊扶住她。「我、我還不能倒下…這屋子的結界撐不了太久…我得寫個e-mail…」

「我寫!我去寫!」明峰大叫,「蕙娘,妳千萬不要出事…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真的不知道啊…」

蕙娘勉強打起精神,摸了摸哭泣的明峰,「…你脖子上的傷也得包紮一下…」

「那個不要管啦。」明峰哭著說,「要寫什麼?寫給誰?」

「通訊錄是『同學會』那一個…」她耗費了太多妖力,連說話都費力了,「就說出了大事,趕緊回來護法…」

明峰慌著趕緊去寫,等發完e-mail以後,他才想到…

奇怪,不是停電嗎?

他的臉孔有點發白,眼角挪到插座…是啊,這部電腦沒有插電。他到底是…

不,和麒麟住在一起久了,這種事情稀鬆平常也說不定。只是不知道這封e-mail是寄到哪兒罷了…

他還是別想下去必較好。

回到麒麟的房間,坐著的蕙娘幾乎和麒麟一樣虛弱。擔心又害怕的護著這兩個女人,模模糊糊的覺悟到,她們在他心裡已經等同血親的重量。

玻璃窗咯咯作響,像是隨時會破裂,指爪爬搔玻璃窗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或許他這個老是臨陣遺忘咒語的兩光道士,還有最後一張王牌。

「蕙娘…要怎麼召喚藏在我身體裡的式神?」他豁出去了。

蕙娘有氣無力的張了張眼,笑了笑。「…這個你還不忙著學會。等麒麟醒了…」她眼中湧出淚,實在她沒見過麒麟傷得這麼重過,生於憂患死於安樂,她們就是太安逸了,沒有察覺仇家殺了來,「等她醒了,她再慢慢教你…」

「但是現在…」明峰急了。

「現在你只要祈禱就可以了。」蕙娘將流滿淚的臉貼在麒麟冰冷死氣的臉上,「我希望…我也能祈禱。但是我這樣罪孽深重的殭尸…啃噬同族的殭尸…是得不到上天的垂憐的…」

「才不是這樣!」明峰抱著她哭,「蕙娘最好了!我最喜歡蕙娘了…」

他含淚喃喃的念著經懺,希望他的聲音,可以得到上天的憐憫。

***

距離中興新村約百里的山裡,萬里無雲,老農夫坐在田埂抽著煙,暈黃的煙嘴看起來跟他一樣蒼老。

他的打扮既奇怪又和諧,穿著洗得發白的藍布唐裝,褲腳捲著,足上沾滿泥土。他年紀已經很大很大了,連曾孫都出生了。這幾塊薄田是老人家的娛樂,不過,也夠他吃穿就是了。

滿足的噴了口煙,他看著青翠的稻苗,心裡緩緩計算著今年的收成。藍天白雲,與世無爭,誰能如我老農樂…

轟的一聲,他警覺的望向自己的家。最小的孫子慌張的從窗口探身出來大叫,「爺爺~你那台沒插電的電腦爆炸了~」

欸?他聳身跳起,敏捷的起落數下,就在稻田的水面「飄」過,噌的一聲飛上二樓的閣樓,讓閣樓的小朋友們都目瞪口呆。

「就跟你們說過了,我爺爺可是練過輕功的!」他的孫子得意的向同伴炫耀。

老農夫沒空理他,只見電腦嗡得一聲開機,一則信件夾雜著咒力,閃啊閃的。他火速一看,大叫一聲不好。坐下來運指如飛的回信:

「眾學弟學妹: 老學長距離師尊最近,先行救駕,你們隨後再來。」然後就發了群組信。

「…你爺爺打字還這麼快?」這些小朋友真是崇拜到五體投地。他們只知道這位爺爺農暇時還兼任道士,沒想到他還這麼多才多藝咧。

老農夫瞅了這些孩子一眼,又從二樓跳了下來,直奔倉庫,將個很大的油布扯下來…

一台保養得宜的輕航機。

「…爸!」他最小的媳婦呆掉,「爸~你不會要開那台吧?爸~你年紀大了…」

「媳婦兒,今天我不回來吃飯,不用煮我的份。」他匆匆戴上安全帽,「老罔老,我可是老康健…」一拉油門,輕航機飛快的飛了起來,一升空,像是點了渦輪引擎,轟的一聲疾馳而去。

兒媳婦跑了出來,公公的輕航機已經是天邊的一顆星星了。「…你也讓我幫你做個便當,不然帶個水壺去也好啊…」

***

撒哈拉沙漠。

一個金髮碧眼、穿著道氅還搖著羽扇的的美女,微笑的望著狂風席捲的沙魔。他們對峙已經有一天一夜了。

「沙魔大人。」美女沒有放棄說服的希望,「您也聽聽小女子的勸,到這兒也就是了。何必繼續侵吞水源?您好歹也是自然精靈,小女子尊重您,又何必讓我為難呢!」

沙魔吼了一聲,噴了美女滿口沙子,算做是回答了。

美女沒好氣的抹抹臉,「…大人,就不能好好說麼…」口袋裡的手機突然爆炸了一下,她嚇了一跳,「等等,我接個電話。咦?是e-mail?」

沙魔哪容她接電話,狂吼著奔過來,夾雜著驚人的沙塵暴,席天漫地而來。

「吵死啦!」火速看完內容的美女變容,「好好跟你說你不聽,逼得我痛下殺手麼?!」

她那溫和勸說的容顏全變了夜叉模樣,連咒都不念,只是痛打沙魔,「麒麟出事啦!你還拖我時間?還拖?聽不聽話?要不要回屬地?不聽話就這樣打死你!」

不到五分鐘,她打電話回紅十字會,「『說服』了。接我的飛機呢?不不不,調架戰鬥機來接我…」

「說服的這麼快?」她的長官一怔,「喂喂,好歹我也說過,那是自然精靈。妳該不會打他一頓逼他聽話?這樣會觸怒那邊的神祇的!」

「我是不是說服你了?」她冷冰冰的揪著沙魔的頭髮,那沙魔含著眼淚,頭青面腫的拼命點頭,「是,我是說服他了。快派戰鬥機來接我!麒麟出事了!」

***

華爾街。

瀟灑的男子無奈的蹲在門外,「…傑森,我們再談談好不好?」

帶著摔角面具的男人吼叫得有點悶,「不好!我要殺光所有的人!快把這個該死的房間打開!」

「警方一定要我把你抓起來歸案。」瀟灑男子耐性的說服他,「你聽我說,這州沒有死刑,反正你在外面流浪苦得很,沒得好吃好睡,何必呢?到了監獄有吃有住,何等上算?你殺了那麼多人了,也該滿足了…」

「我要殺人!」傑森怒吼得辦公室為之震動。

瀟灑男子回頭望著警長,「連辦公室一起炸死他比較好。」雖然也未必炸死,這傢伙成了妖人了。

「不好!」警長氣得鬍子都翹起來,「我一定要逮捕他歸案!」

大家都這麼有個性,就我最沒有…男子失去了他的瀟灑,默默的在地上畫圈圈。房間裡面不斷廝鬧,機械的聲音到處亂竄。

「傑森…你再考慮一下如何?如果你乖乖的,我設法弄些屍體給你玩…」

「我要殺人!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正要繼續勸說,瀟灑男子的袋子突然炸得跳起來。他訝異的拿出筆記型電腦,打開螢幕,臉色漸漸發白。

「…我再問你一次,你要不要歸案?」他的聲音變得森冷。

「我要殺人!」

瀟灑男子站起來,猛然拉開佈好結界的大門。只見一柄電鋸衝了出來,警察們紛紛四散尋求掩護…

那男子不知道怎麼閃的,已經溜到傑森的後面,怒吼的電鋸居然頹靡下來,漸漸不動了。

但是那龐大的電鋸還是很可怕的兇器。已經成妖的傑森拿起電鋸砸下,只怕那男子的頭要稀爛了…

男子不再瀟灑,反而顯得分外猙獰。他掄起拳頭,將符咒打進傑森的面具裡面,連面具帶臉都稀爛了。「好好跟你說你不聽!我現在很忙!」

傑森倒在地上,不再動彈。他忿忿的將手銬銬在傑森手上,「逮捕歸案了。」

「…你逮捕一具屍體給我幹嘛?!」警長大叫。

「他還活著!」男子匆匆的衝破窗戶跳下,「我有急事~~計程車!」

「…這裡是二十樓欸…」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