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七章(二)

玻璃窗的騷動更厲害了。

隨著麒麟快速的衰弱,窗外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魎更肆無忌憚。窗戶的結界最為脆弱,隨著妖魔數量的增加,已經越來越撐不住了…

啪的一聲,明峰貼上沾滿血跡的火符。他終於冷靜了點,想起符論老師教導過的卻鬼符。雖然用處不大,但還是可以勉強撐一下。

【Google★廣告贊助】

窗外的魑魅魍魎卻更為騷動,明峰的血肉對他們來說,不啻是上等佳肴,裡頭有這樣絕佳的陽男陰女,更惹得他們如癡如狂。

他不知道補強了多少張用自己鮮血寫的符咒…只希望能夠多搶一點時間。他怕死,怕得要死…但是他更怕麒麟和蕙娘死在他面前。與其如此,還不如流乾了血先走一步算了。

正在命懸一線,岌岌可危的時刻…

轟轟聲從遠處而來,半昏半醒的蕙娘睜開眼睛。原本在窗外騷動的群魔突然都離開了,撲向暴雨中飛舞翻騰的物體。

「…俊英?是俊英嗎?」蕙娘推開窗戶,對著外面大叫。

「蕙娘子,師尊要不要緊?」開著輕航機在暴雨中飛行的老農夫大叫,「出了什麼事兒?」一面輕巧的閃著洶湧而來的魑魅魍魎。

「俊英…」蕙娘哭著,「麒麟不太好了!這起魑魅趁麒麟傷得爬不起來,都欺負我們弱女子了!我也受了傷…你小學弟拼了命,但他還小呢…」

「…是誰傷我蕙娘子?!」老農夫俊英大怒,急轉彎猛然降落,他在暴雨中爬出機艙,「蕙娘子和師尊是你們可以碰的?下賤的魔神仔!」

「危險啊!」搞不清楚狀況的明峰恐懼的大叫,「快進屋裡來!老爺爺!」他急得要跳下去,蕙娘死命抱住他。

「小學弟,」俊英獰笑,「瞧瞧老哥哥的手段!」

他伸手於天,足踏禹步,「天生萬物以養人,人無一德以報天…」強大的氣膨脹爆裂,簡直像是炸彈的威力,「殺殺殺殺殺殺殺~~」

只見他容顏光滑如少年,全身肌肉賁張,「鬼來!」幻化成提首級,手持大刀的猛漢,憤怒的拋下首級,怒吼如天之怒,「殺~」

刀起刀落,近身的管他是魑魅魍魎、妖魔鬼怪,有形無形,盡皆人頭落地。一場好殺!殺得群魔慘無人色,只敢在他身邊環繞周旋,真真挨到一點妖死,擦到一些鬼亡!

蕙娘含著眼淚,微紅著臉,「…幾十年不見,俊英還是這麼帥。」

…這不是討論帥不帥的時刻吧?蕙娘大姊…

只見一道雪白的身影從天而降,居然只憑一把扇子,架住了俊英的大刀!何方鬼神?糟了…

「擋我者死!」殺紅眼的俊英怒吼。

「…老學長,連學妹都要殺?」金髮碧眼的美女扁了扁眼,「那個戰鬥機的駕駛忒不濟、不濟!也不肯飛近一點,讓我駕著降落傘飛這麼遠!這樣你還要我選落點?我落得很準了!」

「呔,莉莉絲,」俊英不耐煩的將她推一邊,「別擋路!這些該死的雜鬼傷了蕙娘子和師尊啊啊啊啊~」

「鳳凰!叫我的中文名字鳳凰!」莉莉絲生氣了,碧綠的眼睛都是怒火,「搞屁啊!你們這些雜鬼也不去掂掂自己的斤兩,我家麒麟是你們可以碰的麼?!」

她喃喃的呼喚上天,「敕奉中天玄帝青五木郎令…風將喚來,急急如律令!」她羽扇一掃,狂風大作,竟將房子周圍五百公尺內的妖魔都飛掃出去,趁機在四個方位安下新的結界。

「莉莉絲!妳把他們刮這麼遠,我還得費神去追!」俊英氣急敗壞的衝上前。

「靠屋子這麼近的打,你也顧一下麒麟和蕙娘的安危!」她撐住結界,「叫我鳳凰啦!我討厭那個名字…」

「你們都還好吧?」平地出現一輛計程車,男子連滾帶爬得跑出來,「記帳記帳!現在是給錢的時候?喔…我恨死你們這些死要錢的鬼車…」他慌張的丟了一捆紙錢,「不用找了!」

「阿旭,你會不會來得太慢?」莉莉絲忙著施展五雷法,「麒麟特地教了你鬼車地行欸。」

「妳跟我說有什麼用?」阿旭掏出槍,蹦蹦的解決了幾個想要破壞結界的妖魔,「妳跟那起欠砍頭的國境管理說啊!搭個鬼車還要出入境!他奶奶的…耽誤我的時間!」

「幫我護法啦!你們不要各打各的…打很爽?男人就是這麼討厭…」莉莉絲罵著,「一次滅了他們啊~」

兩個心不甘情不願的男人這才拋下妖魔站在她身後,做個天輔地弼,阿旭抱怨著,「我才剛來,打沒幾隻…」讓莉莉絲一瞪,把下半截的話吞下去了。

「天誅!」莉莉絲施展五雷法,一聲驚天動地、惹得附近起了地震的大雷打了下來,邪惡的空氣破滅的乾乾淨淨,魑魅魍魎哀叫著逃竄無蹤。

原本暴雨不斷的中興新村,居然立刻萬里無雲。

「…連這種小角色都沒辦法擋嗎?」莉莉絲喃喃著,恐懼的往屋裡飛奔。褪了附身的俊英和阿旭對看一眼,臉孔蒼白的跟著奔進去。

「師尊!」「麒麟!」「親愛的!」三個人慌著叫,只見他們親愛的老師氣息微弱的張開眼睛,裹得像是木乃伊一樣,靈氣低微得連個普通人都不如。

「你、你們…」麒麟奄奄一息的指著他們,手指不斷顫抖,「你們…你們跑來幹嘛?沒事幹了嗎?吵、吵什麼吵…吵死人了!」說了幾個字,她已經喘個不停了。

幾個人面面相覷,莉莉絲正要開口,卻被俊英捻了一把。他恭恭敬敬的回答,「師尊,我們回來開同學會。」

「…別在我屋裡吵吵鬧鬧…要開、要開同學會…哪兒不能開?」她斷斷續續的倔強著,「滾、滾遠點…哪兒涼快哪兒發芽…」

「主子,妳不要說太多話…」蕙娘趕緊解圍,轉頭跟明峰說,「你看著主子,我招呼一下你學姊學長…」

她領了這三個人出來,站在走廊躊躇了一會兒,倒身下拜,「…主子她…她是很高興你們來。只是她心性高傲,不想讓學生們看到她這樣狼狽…」說著就哭了。

俊英趕忙摻起她,「哎唷,蕙娘子,我們昨天才認識師尊?說到底,她只是不願意我們擔心勞累。當她的弟子,難道連幾句話也捱不得?到底出了什麼事情,妳說說看,我快要急死了…」

「是呀,蕙娘,別放心上。」「親愛的就是這樣囉…她的脾氣也是讓人著迷的一部份…」

外面的人說著話,明峰倒是沒聽到。他只顧看著清醒過來的麒麟面著牆,一動也不動。

「…我的確老了。」她的聲音這樣軟弱,「居然衰弱到要等學生來救…」

「不是這樣的,」明峰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學長學姊,「麒麟很厲害,非常非常厲害!若不是我成了他們的人質…」

「不要安慰我了。」麒麟的肩膀微微抖動,「我想…我好不了了…只是還有個心願沒有完成…」

「麒麟不要胡說!」明峰扳著她的肩膀,心痛得幾乎要碎了,「妳會好的…有什麼心願,我先幫妳達成好了…」

「…我想喝杯冰冰的香檳。要搭配一塊黑森林蛋糕,不要作太甜了。你每次都弄得那麼甜…如果有個番茄起司那就更好了…」

……………

明峰確信,她死不了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