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八章(一)

第八章

麒麟受傷的時候是夏天,快要放暑假的時候。等她痊癒得差不多的時候,學校也開學了一個多禮拜。

說起來,麒麟這種瀕死的重傷只花了三個月就痊癒,實在很難將她當作正常人類看待…

正在煎荷包蛋的明峰,默默的看著拿湯匙拼命敲盤子大吵大鬧的麒麟,非常無奈的想。

【Google★廣告贊助】

「不要再吃了!」他終於忍耐不住,「就算餓死鬼投胎也不是這種樣子!妳知不知道一個月前,妳的傷口就該好了?到底是為什麼拖到今天啊…」

「是啊,為什麼呢?」麒麟困惑,一面大口嚼著蕙娘精心揉製的筍包,「我懂了,應該是營養不良、加上酒喝不夠的緣故!蕙娘…不是有人送來一罈惠泉酒?我要喝,我要喝!」

「…妳是暴飲暴食把傷口撐裂的罷…」明峰氣得渾身發抖,「吃!妳還吃!妳不怕傷口又裂到腸子流出來?別吃了!妳吃了十個筍包和五個荷包蛋了啊!」

「我不但受傷了,而且還在發育中!」麒麟護著小山也似的筍包,鼻子皺出怒紋,只差沒有汪汪叫,「你想讓我營養不良、衰弱而死嗎?!」她非常沈痛的指過來。

「…妳這老妖怪還想發育到哪去?!在妳養好傷口之前,已經撐破肚子,流血而亡了!告訴妳,我不想再幫妳撿腸子了!」

到酒窖拿酒的蕙娘無奈的擋在快要打起來的師徒前面,又哄又勸的,「是了,我知道了…好好好,明峰不就是擔心妳嘛?好嘛,我曉得了,明峰,你今天不是要去上學?十點就有課了,你會來不及喔…」

勸這對怒火高張的師徒…真的比打妖怪軍團還累很多。

明峰看看表,很不放心的提起背包,「蕙娘,妳真是太寵她了…不要放任她這樣拼命吃…真是浪費糧食!妳知不知道有多少難民沒得吃啊?別讓她把傷口又撐破了!酒少喝一點,妳好不容易肝指數降到正常啊!…」一面嘮叨著,一面咬著筍包往外衝去。

「囉囉唆唆的,跟個老媽媽一樣。」麒麟開始吃第十一個筍包,「蕙娘,我的酒呢?」

「主子,妳也聽聽明峰的勸…」蕙娘苦口婆心。

「不管不管啦!」麒麟開始敲起盤子,「酒酒酒!我的酒…」

我的確太寵她了…蕙娘無力的幫她斟酒,「…別吃太多了,當心酒從傷口噴出來…」

「………」

***

久違的校園還是人來人往。歡笑的學子無憂無慮的嘩笑,揮灑著青春的時光。

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誰也不知道,曾經在這個校園有過什麼事情。明峰行走其間,不能不說沒有感慨。每次看到這些「正常人」,他總有種蒼老的感覺。

「…表哥?」明熠瞠目看著他,「我就覺得心裡微微一動,原來是你回來上課啊~你怎麼不見了這麼長一段時間?老師一直在問你,我卻連你的電話都不知道…」

…果然是宋家的子孫。這種奇特的靈感和吸引力…

「發生了一些事情…」明峰順口敷衍。

「你瞞別人瞞得過,想瞞我?」明熠嗤之以鼻,「別忘了,雖然我不姓宋,我媽可是宋家女兒。你身上有種奇怪的香氣…而且很詭異喔,你失蹤之後,系花也失蹤了一段時間…等找到她時,她已經瘋了…」

「雅棠瘋了?」明峰為之一愕。

「難道她發瘋跟你沒關係嗎?」明熠反而驚訝起來。

「…不,也不能說完全無關…」明峰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說出來怕是你也不會相信…」

「別人我不曉得。」明熠正色,「表哥,你不該當我外人。國二那年的暑假…我們在外公家都看到的。有過那種經歷,有什麼我不相信的呢?」他有些激動。

明峰黯然了片刻。是,那一年,他們聚在爺爺家度暑假。他不穩定的能力隨著母親病逝而爆發,終於引來了可怕的靈異現象。若不是爺爺和爸爸想盡辦法護持,或許他們宋家就這樣滅族了也說不定。

宋家的子孫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能力,而血緣最深刻的他,成了引來妖異和災禍的核心。

「其實…」他娓娓道來,盡量輕描淡寫。但是這樣避重就輕,已經讓明熠蒼白了臉。

「…所以你身上的香氣是…」明熠吞了口口水。

「是,我身上藏了四十九個狂信者式神。」明峰頗無奈。

明熠沈默片刻,「其實,以前我很羨慕過你。」他遙望著湛藍天空冉冉飄過的白雲,「可以跟著外公修煉,又有很強大的能力,可以跟斬妖除魔,像是生活在傳說中。」

他和明峰一起坐在樹下,看著來往的學子們。

「對不起。」明熠突然說。

「欸?」明峰著慌了,「怎麼?是我要說對不起吧?若不是因為我,才不會讓你們遭遇那麼恐怖的經歷…」

「不,我們這些羨慕你的人太不好了。」明熠握著手,有些懊惱,「我們無意識的『羨慕』,一定讓你很難過吧…?將你這樣認真對待、性命攸關的嚴重當成了茶餘飯後的笑談,還大言不慚的說羨慕…」

「…你是傻瓜嗎?」明峰鬆了口氣,「說什麼傻話?我們是親人啊…而且也不是那麼危險的,我只是膽子小,謹慎一點。」他趕緊轉移話題,「雅棠的情形很嚴重嗎?」

明熠吐出一口大氣,「該怎麼說?就只是天天照著鏡子發呆,不言不語。不過同學也不會太訝異。畢竟她是公理教的福音者,他們這些傳教的,常常有人發瘋,這也不是第一件了…」

「公理教?」明峰愣了愣,「這是什麼?」

「我也不清楚。」明熠搔搔頭,「好像教義跟基督教差不多,只是有兩個現世的教主。入教的多半是帥哥美女…」他壓低聲音,「表面上很正常啦,但是我聽說有人因為有『殺必死』才去入教的…」

「什麼『殺必死』?」明峰糊塗了。

「就是漂亮美眉隨你…」他附在明峰耳邊說了幾句。

「…你不會傻到跑去信教吧?」明峰變色了,「就算再怎麼想去處男也不是這樣飢不擇食…」

「噓噓噓!別把我的祕密隨便嚷啦!」明熠紅著臉叫,「我才不敢去!那些女生雖然漂亮,但是有奇怪的味道啊~」

他突然一怔,想到表哥說得吸血鬼大軍…全身像是澆了一桶冰水。「表表表表哥…」他結巴了,「那些女生該不會…都是吸血鬼吧…?」

「只是想當吸血鬼。真的變成吸血鬼的應該沒有吧?」起碼這校園雖然仍有邪氣,但不是濃到令人窒息。

不過,雖然淡,仍然令人很不舒服。這種不舒服的感覺…比較類似附在信用卡的「咒」一樣。貪念、渴望,交織成一種類妖的憎惡感。

「總之,」明峰很慎重的給他警告,「天上不會跌禮物或美女給你。記住啊,天上掉下來的只有鳥糞和災難,知道吧?」

「嗯,」明熠很認真的點頭,心頭卻湧起一陣不祥,他不知道為什麼揪住明峰的袖子,「…表哥,不要做危險的事情。」

果然是很深重的血緣。明峰安慰的拍拍他,「我知道的。」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