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八章(二)

說是說知道,但也不可能放著不管…夜半潛入學校的明峰無奈的想。畢竟他還滿喜歡這個學校,和這個學校的同學們。就當作是沒有付學費的旁聽生,付點束脩給這個學校吧…

他背出了全部家當,掏出指南針,臉孔一陣慘青。很糟糕…非常糟糕的方位。這學校是路沖不說,還筆直的沖了公墓。這也就罷了,方位還是在正鬼門…加上是個山坡上的小盆地,所有的邪氣進入就出不來了。

【Google★廣告贊助】

但也很奇怪。明明是這樣糟糕的方位,這樣糟糕的地理位置,為什麼邪氣這樣稀薄…?

照這種方位和位置早該鬧鬼鬧到民不聊生了。怎麼會是吸血鬼來學校傳教才有這麼一點邪氣呢?

明峰想了好一會兒,實在百思不解。他在校園繞了繞,越繞心頭的疑慮越大。平常沒有注意,現在仔細轉轉才發現這個負有盛名的美麗校園經過高人指點,暗合著奇門遁甲的「辟鬼」。

悄悄鬆了口氣,這樣說來…應該有個陣眼。這樣稀薄的邪氣只要在陣眼擺陣祓禊之後,大約就可以平安很長一段時間…

陣眼藏得很巧妙,等他找到的時候,不禁啞然失笑。不知道這位高人是誰…居然把陣眼放在校園天主堂的佈道壇上。

擺壇當然很方便,但是在十字架和耶穌基督底下祓禊禳災…實在有點荒謬。

他心裡好笑著,一面踏上佈道壇,突然聽得腦後風響,他想也沒想就拿著手裡的桃木劍打過去…

他和大伯目瞪口呆的對望。

「你在這裡做什麼?!」他和大伯異口同聲。

鬧了半天,才終於知道彼此的目的相同。

原來,這個校園請了一位華裔建築師設計監建。這位建築師略有靈通,知道這個校地非常不適合,為了不毀了自己精心設計的作品,他拜託有世交交情的宋家一起設計,並且委任宋家每隔一段時間,為這校園祈福禳災。

但是這種事情很容易被指涉為迷信,校長雖然也同意,卻希望能夠悄悄的進行。這也是為什麼宋家大伯會夜半三更的出現在這裡的緣故。

「…我也是來禳災的。」明峰指著自己,「這裡瀰漫了一股稀薄的妖氣,略有感應的人都可以察覺出來了…所以…」

「那還真是巧啊。」大伯搔搔頭,「你爸爸也來了。」

明峰臉孔一白,往門口一看…他爸爸呆呆的望著他,眼中有著掩不住的激動。

「爸!」「兒子!」已經好幾年不見的父子忍不住相擁而泣。這個時候,天空聚起濃重的烏雲,開始氣勢驚人的打雷了。

「…該說這是最糟的組合,還是最好的組合呢…?」大伯苦笑,快手快腳的將壇佈好。

明峰臉孔一白,將爸爸推上佈道壇,「開壇!大伯,開壇!武場我來就可以了,快開壇!」

「明峰!」宋爸爸要衝上前,卻被大伯攔住了。

「冷靜點啊!少霖!現在你不能離壇…沒有你的輔佐,這壇我開不起來了!」大伯厲聲警告。論資質,他這個三弟是天生的道士。就算是靈力喪失以後,少霖的天賦也讓他成為禳災祓禊不可或缺的主祭。

這對父子…該說很可怕還是很厲害呢?濃重的血緣互相呼喚之後,就會激發出最大的能力:「召鬼」。以前弟妹還在的時候,還可以靠完全相反的天賦壓抑這對父子,但是弟妹過世以後,這對父子幾乎住成一種災難。

為了將明峰送到紅十字會,飛機兩次因為靈騷迫降,少霖幾乎耗盡所有靈力才讓明峰平安抵達紅十字會。

為了這種緣故,這對感情深厚的父子,只好過著別離的生活。

即使看過多回了,大伯還是不禁驚嘆。只見廣大校園的遊魂、惡意、貪婪和饑渴,幾乎都被吸引過來,互相吞噬,在他們面前蠕動、膨脹,漸漸匯集在一起,成為一體。

令人無法相信的鬼妖,張著黏滿唾液的利牙,蛇頸上長著好幾個頭,身體像是個大烏龜,發出可怕的叫聲。

「…慘,是玄武。」大伯的苦笑更深了。

感應了饑渴的呼叫,這些遊魂生念居然強大到連鬼神都為之感動,附在方位鬼神「玄武」身上,奔了過來。

「別離壇!」明峰結起手印,踏著禹步,「敬奉四方上帝喻命…」他喃喃的念起咒,試圖先張開結界阻擋攻擊。

少霖愣了一愣,「…明峰,你果然長大了。」他豪氣陡生,「開壇!」燃起火符,執起桃木劍,磅磅的焚起詔書,開始禳災。

玄武怪越發憤怒,仰天發出淒厲的叫聲。這起鬼妖受了吸血族的影響,對長生不老饑渴不已。眼前這對發出鴉片般美味的人類,傳達一個他們不懂但是聽得清清楚楚的訊息…

吃下他們,就可以長生不老了!

蜿蜒著蛇頸,幾個頭顱瘋狂的攻向張起結界的明峰,他勉強用桃木劍撐住,奈何這把桃木劍修煉不足,竟然碎裂開來。慌張的回頭一望…他的爸爸、大伯,都在陣眼裡擺壇。讓這鬼妖攻破了結界,豈不是全完了?

這種事情是不可以發生的!

一擊不中,鬼妖迴頸長嘯,又從不同方位猛攻過來一面發出刺耳的「嘎啦啦啦啦~」。

「沒用沒用沒用沒用~」大喝著,明峰雙肘交叉擋住了鬼妖的攻勢,雖然因為這樣猛烈的攻勢,他的腳跟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拖出長長的碎裂軌跡,居然跟龐大的鬼妖戰成勢均力敵、僵持的局面。

欸?欸欸欸?為什麼他使出來的「咒」竟然是…?啊啊啊,他不該跟著麒麟看「JOJO冒險野狼」啊!

又羞又憤之餘,他流著淚一拳把鬼妖打飛,「就跟你說沒用啦!」嗚…他為什麼在爸爸和大伯面前唸出這種丟臉的咒…

鬼妖被打飛上牆,撞壞了彩繪玻璃窗,一地閃爍耀眼的彩光碎片。牠不敢置信的翻身低伏,「你…到…底…是…誰?」聲音尖銳刺耳,像是在玻璃上爬搔似的令人不舒服。

…其實現在應該將牠消滅,奈何明峰的請神咒忘了個乾乾淨淨。見牠又奮起昂首,明峰又是驚嚇又是憤怒,順口把記得的「咒」使了出來…

「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明峰隨手從口袋裡拿出火符,開始召請諸神官將,只見強大的靈氣緩緩的在他身邊環繞、濃重,他結了幾個繁複的手訣,「為防止世界被破壞,為了世界的和平,貫徹愛與真實的邪惡,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角色…」

只見劍戟森然的神官將居然讓他這種卡通對白請動了!這真的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啊!!!

「…諸神官、諸神將我們是穿梭在銀河中的火箭隊,白洞、白色的明天正在等著我們…」

有點莫名其妙的神官神將交頭接耳,「…好像有點怪怪的…」「我們幾時改編制叫做『火箭隊』了?」「不過他的手訣、召請,都是正五雷法啊。」「但有點地煞數的味道…」

雖然諸神官將沒有動手,但是鬼妖逼於他們的氣勢,畏懼的在角落吼叫,焦急的四下轉頭找尋逃生路。可惜陣眼有兩個該死的道士佈著禳災壇,將路都堵死了。

還是值日星官眼尖,「唷,他是麒麟的弟子!」指著明峰的護身符嚷起來了。

「怪不得啊…」「那死丫頭跟他太祖老子一樣促狹…」「教得弟子也一個樣子…」

眾神官將喃喃抱怨,還是一本正經的厲聲,「三曹神官謹聽五雷令!」

…我我我,我跟麒麟不一樣、不一樣啦!他簡直要哭了,顫顫的指著鬼妖,「疾滅!」

只見白光一閃,龐大的鬼妖連哀號都來不及,就讓神官將滅了個乾乾淨淨。

眾神官將執行了任務,和明峰面面相覷。一分鐘過去了…兩分鐘過去了…五分鐘過去了…

「…五雷令主,請結令。」當頭的值日星官顏面扭曲著,後面的星官們已經吃吃的偷笑不已。這傻小子…連結令都不會。將來可以好好的糗糗麒麟了…

結、結令?!難、難道…他得用那句最蠢的對白結令?不不不,他不能接受…

「…急急如律令?」他嘗試著結令。

「不是這句喔。」值日星官忍得很辛苦,他相信,忍笑會導致內傷沈重…

明峰絕望的望著上天,捏起手訣,「…喵,就是這樣…」

眾神官將笑到前仰後俯,笑聲差點把屋頂給掀了,這才慢慢的消失。

…這大概是他當道士以來最屈辱的一天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