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九章(一)

第九章 盡信命不如別算命

抬頭看看烈日熔熔的太陽,提著好幾大袋食物的明峰沈重的嘆了口氣。都快十一月了,為什麼還是這麼熱?沈重的袋子…沈重的食物…沈重的心情…因為烈陽烘烤,似乎變得更差了…

為什麼他們家只有三個人(蕙娘還吃得相當少,少得跟麻雀一樣),他天天得出來買像是要給整個軍營吃的菜啊!

【Google★廣告贊助】

費盡力氣將食物塞進機車的超大置物箱、踏板上努力堆疊到將近手把的高度,後座還綁了一箱啤酒…這才勉強將食物塞上「小小的」125機車。

…他該去學開車,然後要麒麟買部車讓他載菜…

「唷,少年仔,你家要請客喔?買這麼多?」賣水果的阿嬸跟他打招呼。

呃…怎麼回答呢?

「不是啦,少年欸,你家開自助餐吼?我看就知道了,這麼多菜一定是賣自助餐的啦!」

…你們會相信,這麼多的菜和酒大部分都進了一個超資深少女的肚子裡嗎?不,連他都不想要相信…

默默的把車騎回去(這需要一點靈活的技巧),他現在已經很熟練了,不再騎一騎就騎到冥界去(這需要更高深些的技巧)。

沒想到在門口遇到熟人,他呆望著,「…雲生大哥?你怎麼來了在門口站?」

林雲生不好意思的笑著,過來幫他搬貨。(不記得林雲生是誰?請回頭翻閱第三章,謝謝…)

他搔了搔頭,不知道怎麼解釋,「…聽說半夜有大師們來你們這兒打擾?」雲生輕咳了一聲。

明峰的臉上掛下幾條黑線,「…是我不好,麒麟也不好,對不起…」

「不不不,是我們這些公務員的錯!」林雲生狼狽的搖手,「政客來來去去,我們這些技術官僚才真的要守護國家,對吧?是我們疏忽了,沒告訴上位的政客這些事情…才讓他們胡作非為。我已經嚴重警告過了,以後不會再犯…」他深深的鞠了個躬,「老弟,你在禁咒師面前美言幾句吧?請她休假的時候務必還是回來這兒…」

…為什麼要這個瘟神回來?明峰有些摸不著頭緒,「…既然你這麼說了,我盡量試試看好了…」

雲生大大的鬆了口氣。需知道這個島國雖然高人甚多,偏偏都高來高去,不食人間煙火,當然也就不管濁世凡間的事情了。只有這個嘴巴厲害的麒麟,不管當面怎麼生氣發飆,口口聲聲一千個不,總是背地裡暗暗的料理了。

這島國受她五年一次的庇護,活了多少生靈!若是她長久在此就好了…幾次大災,都是她人不在島國的時候發生的,身為這個島國身分最高的「裡世界官方代表窗口」,實在是忍不住這股心痛和自責…

若是得罪了她,讓她從此不再來,那不比鳳凰南飛還淒慘嗎?

「我已經當面跟她老人家道過歉了,還請老弟多幫忙囉。」雲生陪笑著。

「老哥說話真見外。」明峰爽朗的拍拍他的背,「說幫忙就幫忙囉。只是你幹嘛站在門外?」

「因為…」雲生還沒說完,瞠目看著霍然打開的大門。麒麟咬牙切齒,像是提著死老鼠一樣提著史密斯老師的後頸。

「快滾吧!老娘不是綁匪的料!」說著就將史密斯老師摔出大門。

「沒要妳去綁他啊。」史密斯老師忍住屁股的疼痛,「拜託啦,只要妳去問個原因…我就奉上…」

「你看我像是可以賄賂的嗎?滾!」麒麟摔了大門。

…你需要把我也關在外面嗎?明峰提著大包小包的菜,沒好氣的站在門外。

「老師,你怎麼突然來了?」明峰納罕了。他這老師以紅十字會為家,根本很少離開。雖然聽說他身分很高,身為他的學生,卻看不出什麼高明的地方。

「對呀,」史密斯一擊掌,「我還有個得意愛徒可以說服她!明峰啊,這件事情一定要你幫忙…」

「幫忙?」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什麼大家都要他幫忙…?

大門又蹦的一聲打開,麒麟把明峰和大堆的食物往屋裡扔,順便把啤酒抬進來,「不要煽動無辜的小孩!你這樣還像是老師的樣子嗎?!」

她氣到連阿拉伯文都蹦出來了,「吵吵吵,吵什麼吵?再吵通通給我伸出腳踝來,讓老娘打個五下散心!」不知道她打哪兒抓出一根一人高的鐵棒,迎風晃了晃,居然有雷霆之聲。

這兩個大男人嚇得面無人色,跑得一陣煙似的。直到跑出中興新村的大門,這才驚魂甫定的對望。欸?做什麼這麼害怕呢?麒麟是標準的紙老虎,就算拿出機關槍,也不用怕她會真的打人啊…

「…啊!是言靈!」這兩個人恍然大悟的叫出來,然後一起氣餒的蹲在地上,背後都是深重的陰影。

「她會同意嗎?」雲生有點憂心忡忡,「我不想弄到最後,得面臨國際危機。」

「…我也不想啊!如果紅十字會防災組斡旋失敗…」史密斯抱住頭,啊啊啊,情形會很麻煩啊~

他們頹唐的嘆了口氣,眼眶都含淚,「不要為難我們這些領薪水的啦!」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