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九章(二)

麒麟將明峰扔進來以後,她就開始沈默,卻是充滿怒氣的沈默。

…他倒是寧可麒麟吵死人,也不希望她這樣安靜。這種安靜怎麼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恐怖?還是超級大雷雨喔!

「吃飯!」她怒吼出來,一把揪著明峰的衣領,「吃飯吃飯吃飯吃飯!我要吃咖哩飯!」

【Google★廣告贊助】

…吃飯就吃飯,妳需要兇得像是要吃人嗎?

「妳沒有說要吃咖哩飯。」明峰戰戰兢兢的回答,「我告訴妳,我沒買洋蔥喔!」

「放大蒜不就好了?」麒麟額爆青筋,咬牙切齒的,「我要吃咖哩飯!很多很多咖哩飯!」

…看起來得把十人大電鍋拿出來了。他和蕙娘臉孔蒼白的在廚房猛洗猛切,麒麟還在餐廳大嚷大叫,一面拼命用湯匙敲著盤子,「咖哩飯!咖哩飯!吃飯吃飯吃飯!」

匡啷一聲大響,他和蕙娘慌著出去看…餐桌的桌面已經趴在地上,四條腿東倒西歪。妙的是,湯匙完整無缺,連盤子都好好的。

「看什麼看!?」麒麟難得的暴怒,「吃飯!」

…我我我,我可不想變成那張桌子!明峰嚇得落荒而逃,跑回廚房死命的加快煮飯的速度,蕙娘嘆了口氣,默默的修理餐桌。

等明峰用最快的速度把咖哩飯做出來了,蕙娘已經將餐桌「暫時」修理好(法術修復的桌子其實不太可靠的),才剛端上來,麒麟像是餓了八百年,嘩啦啦的用湯匙掃進嘴裡。

咖哩和飯用一種驚人的速度消失了…他和蕙娘看愣了眼,蕙娘雖然陪伴她許多年…但是這種場景實在永遠適應不了。她蒼白著臉,將自己的份推給明峰,「…你吃吧。」

「妳呢?」發呆的明峰傻傻的問。靠邀啊…大胃王算什麼?她那個不叫大胃…她的胃是亞空間對吧?吞下的食物就掉進黑洞裡了…

「…我看她吃就快撐死了。」

最後,十人大電鍋裡的飯都清空了。麒麟甚至把蕙娘的份吃掉,還一個人吃掉了三人份的烤布丁。

「…主子,妳會把腸胃吃壞的。」雖然徒勞無功,還是得勸勸她。

「妳不知道,吃飽了心情會比較好。」麒麟氣比較平了,一面拿出啤酒,喝了一口。

…不是這個不是這個不是這個啊啊啊啊~

「我要喝紅酒!我要喝好喝的紅酒!」麒麟把啤酒一推,「這種東西叫人家怎麼喝得下去?!我要喝1916年產自SIRAN的極品紅酒!」

蕙娘搖手,示意明峰不要理她,又哄又勸的送上了她自己釀的鬼釀。

「為什麼我去買個菜,回來就天地變色了?」明峰有些驚魂甫定。

「所以我不喜歡客人。」蕙娘嘟著嘴,「什麼垃圾任務都堆過來…」她也生氣了,悶悶的不想提。

表面上,蕙娘的鬼釀某種程度上安撫了麒麟。但是她越來越沮喪,也越吃越少,到最後連鬼釀都不喝了。

…她一定生病了!

隔了兩天,麒麟悶悶的摔了電話。良久突然開口,「明峰,你覺得什麼東西對我最重要?」

突然被她這樣一問…明峰脫口而出,「有酒喝?」

麒麟盯了他好一會兒,盯到他發毛,以為自己說錯了…「沒錯!果然頭腦簡單的人才真的了解真相…我就是太聰明了,所以才會迷惑!」

「誰的頭腦簡單啊!?」明峰發怒了。

麒麟根本不甩他,一疊聲的喊,「蕙娘!蕙娘!快準備行李,我們上台北去!」

台、台北?去台北嗎?為什麼突然…

「主子!我不贊成啦!」蕙娘從天花板透「牆」而出,「那個孩子什麼也沒做,妳怎麼可以助紂為虐…」

「史密斯說,我只要去找舒祈了解狀況,讓她說出理由就好了。」麒麟意氣風發的握拳。

「…然後那兩瓶1916年的紅酒就送妳是吧?」蕙娘抱怨著,「主子,為了兩瓶酒,就算要妳跳火坑妳也跳了…」

聽了半天,明峰還是糊裡糊塗,「舒祈?誰呀?」一面灌著沙士。

麒麟奇怪的看了他好一會兒,「…嘖,你真是茅山宋家的?連都城的管理者也不認識嗎?」

明峰把滿口的沙士都噴了出來,麒麟敏捷的一跳,結果沙士都噴在剛剛下樓來的蕙娘頭上了。

大咳了好幾聲,「咳咳…管、管理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著作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擅自以任何形式重製、供人下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