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九章(三)

明峰有種如在夢中的感覺。坦白說,都城的管理者…這個島國稍有能力的眾生怎麼會不曉得?

在他剛開始學習法術的時候,父親就殷勤的吩咐過,若是有機會到了都城,千萬要對這個城市和管理者抱持著恭敬之心。

恭敬,就是敬而遠之,盡量不要打擾到管理者的安寧。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想要細問,叔叔伯伯都三緘其口,連祖父都似有忌憚,只是要他不可輕慢自大,隨意的去找都城或管理者的麻煩。

後來零零星星的聽了大人的閒聊,只知道她能力極大,等於是魔性都城意志的具體象徵。很奇怪的是,她既沒有修煉,也沒有師承,說得時髦點,應該是個「麻瓜」,半點法力也不該有…

但是三界眾生在都城都畏懼她,連看到電腦都會下意識的發抖。

對,這個奇特的人類管理者,使用電腦網路管理都城內的眾生,而且還能在電腦中開啟檔案夾收容孤魂野鬼,甚至可以收妖、魔、靈,連高高在上的神仙之屬都有些怕她,聽說她還因為煩不過,將一個又吵又鬧的星宿收到檔案夾裡頭當作懲戒。

這個奇異的像是傳說才存在的人物,他就快要親眼看到了!

鬼車沒辦法進入都城,所以他們乖乖的在桃園改搭計程車,一路上,各有各的心事,難得的沈默安靜。

好不容易到達了,明峰有些暈車的抬頭看,只見錯綜複雜的巷弄,幾排灰樸樸的公寓,雜七雜八的搭了頂樓違建,巷弄裡隨便的用花盆、路障霸著停車格,很典型的老台北混亂。

真的是這裡嗎?明峰心裡湧出疑問。他以為管理者會住在陽明山上,深宅大院的住著,與世隔絕呢。

麒麟在一個破舊公寓前面走來走去,每次要舉足爬上狹窄幽暗的樓梯,還是煩躁的轉身,繼續踱來踱去。

「我說,不去也罷。」蕙娘撅起嘴,「主子,妳向來不淌混水,也不怎麼喜歡去見管理者…」

「別吵啦!」麒麟不耐煩,眼角瞥見了一樓便利商店的少婦抱著孩子出來散步,她怔了一怔…低頭掐算了一下,「…靠,該說落點超準,還是落點很爛?怎麼就在她家樓下?」她沒好氣。

蕙娘已經湊過去和那個少婦聊起天來,還逗著人家的孩子玩。

「到底妳是來找管理者做啥?」明峰忍不住問了。

原來,世紀末的恐怖大王預言,一直都在各個占卜師的心裡揮之不去。雖然已經平安度到二十一世紀了,但是許多備受推崇的占卜師憂心忡忡,依舊想要解開這個不解的謎團。

從去年開始,就有二十幾個頂尖的占卜師算出相同的結果:恐怖大王已經出生。再加上若干學者發現真正的西元初始有誤。身為世界性的「裡世界」管理,紅十字會很重視這個預言,經過許多精密的推算和占卜師交錯研究的結果…

這個恐怖大王,已經在二○○三年的七月十五日,出生在這個島國了。

首席的二十三個占卜師各自卜算,有十九個結論相同,一個反對,三個棄權,幾乎確認了出生在都城的某嬰孩就是恐怖大王的化身。

明峰又不笨,他瞠目的思前想後,轉頭看看那個大約一歲大的嬰兒,「…他?」

「舒祈拗起來,真是叫人受不了。」麒麟煩躁的搔頭,「我還以為她四大皆空,只差出家,哪知道她死也不讓紅十字會來接這孩子。在都城,她的能力又很絕對…本來我還奇怪,她最討厭麻煩,也不管閒事,怎麼突然管了起來?原來這孩子就住在她家樓下!只能說紅十字會遭了瘟…」

「喂!妳怎麼這麼說啊!」明峰火了,「這孩子做了什麼?他還是個嬰兒欸!怎麼可以憑算命的胡說八道就決定他的一生?難怪蕙娘說妳助紂為虐!」

「吵屁啊?」麒麟瞪他,「我會不知道?我實話對你說,真贊同要把這孩子送去紅十字會監管的,實在沒有幾個。但是上面的命令下來,下面的不作成嗎?大家都是出來混的…沒人敢來找舒祈,我來討個回音也算是做好事…」

「其實妳只是想要那兩瓶酒而已。」蕙娘悶悶的頂她。

「幹嘛說得這麼難聽?我不做,叫誰來作啊…喂!妳把人家的孩子抱過來幹嘛!」麒麟一跳,那孩子被她逗笑了,咭咭咕咕的笑了起來,胖胖的小膀子拍著麒麟。

那雙清澈到沒有絲毫污穢的眼睛,倒映著整個天光。

…她有點明白,太祖爺爺惆悵的說著「太可恨」時的感受了。

真的是…太可恨了。對著這樣的眼睛…妳要怎麼忍心?她有些悲憫的看著抱著嬰兒慈愛輕哄的蕙娘…

不能有自己的孩子,蕙娘一直都很寂寞吧?而她呢?她會不會偶爾也起這種憐愛的寂寞?

「…趕緊把孩子還人家。」她不敢抱,也不能抱。抱了孩子…怕是再也抑制不住那種寂寞,「放心,我只是討回音而已。真的啦。」

蕙娘狐疑的看了看她,向來溫順的蕙娘,也只有遇到跟小孩子有關的事情時,才會這樣反抗。

「妳若愛跟他玩,就留在樓下吧。」麒麟眼睛看旁邊,「反正妳也不怎麼喜歡去舒祈那邊…」

蕙娘眼睛一亮,「可以嗎?可以嗎?我可以嗎?」她抱著孩子跟繼續跟便利商店的少婦閒聊,就像是尋常人家的主婦。

麒麟凝視了一會兒,突然低了低頭,「走啦,別磨磨蹭蹭的。」

她領著明峰爬上三樓,遲疑了一會兒,敲了敲門。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