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九章(完)

明峰緊張得喉嚨乾渴,不知道出來的會是怎樣的人…

只見一顆胡亂綁著馬尾,穿著破舊運動服的中年婦女探出頭,看見麒麟,她沒好氣的將門一摔。

「舒祈!」麒麟捶著門,「喂!難得來看妳,這算是哪一國的待客之道?!舒祈!」

【Google★廣告贊助】

「我已經死了!」屋子裡傳來憤怒的怒吼,「在下個禮拜三交件之前,我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妳是說,那個胖胖的中年歐巴桑,就是大名鼎鼎的管理者?

麒麟砌而不捨拼命敲門,「不管啦!快開門快開門!妳如果不想因為吵過頭又被房東罵,妳就趕緊開門!不然我就敲門敲到警察來為止!」

「媽的,」舒祈一把拉開門,「夠了沒啊?通通不關我的事情啦!不管是裡世界表世界,還是五彩繽紛鳥世界,都跟我無關,我在趕工啊!」

「妳可以比照律師的鐘點費收!」麒麟扳住門,「反正…」

舒祈瞪了她一會兒,突然笑了,鬆手讓她進來。但是麒麟卻背上的汗毛直豎,「告訴妳,我不要聽錄音帶打字!」

她已經被整過很多回了,可不想再被整個幾次!

「沒有犧牲什麼,就甚麼都得不到。為了得到甚麼,就需要付出同等的代價。」舒祈平凡的臉獰笑,「這就是等價交換原則。」

「…鋼之煉金術士我背得比妳熟。」麒麟冒汗了,「我再說一次,我不要聽著錄音帶打字!」上次舒祈拿了十捲雙面的錄音帶當作回報,差點讓她打字打到發瘋!

「沒問題。」舒祈丟過一大捆、足足有半尺厚的稿紙,「這本手寫稿打完,想問什麼都可以。」

「…我能不能將我的工時換算成新台幣?」麒麟看著那堆鬼畫符已經冰冷了。

「辦不到?得慕,送客!」舒祈是很乾脆的。

「等等等!」麒麟轉頭對著明峰,「有事弟子服其勞,你過來打這個好了…」

「也可以,」舒祈埋首電腦,正在弄一個該死的封面,「我回答妳弟子的問題。但是不包括妳要他問的。」

麒麟氣得發抖,望著天花板數到一百,怒火高張的坐下來,「我打,我打!妳什麼都要回答我喔!」

「快點打!說話的時候手不要停下來!」舒祈趕工已經趕到脾氣很暴躁了,「得慕,告訴那楞小子掃把和拖把在哪,你別閒著,開始打掃吧!」

「喂~」麒麟抗議了,「他為什麼…」

「進我屋子就要付代價。」舒祈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打掃還算便宜他了。」

明峰拿著掃把,有些不知道從哪裡開始。這大概是他看過最亂的屋子…原子彈轟炸過也不過如此。若只是東西亂還就算了…這屋子充滿了飄來飄去的孤魂野鬼啊!

這些孤魂野鬼好奇的看著他,在他打掃的時候還好心的告訴他哪裡沒掃到。

…理論上來說,是很友善。這亂世,很難得看到這麼友善的孤魂野鬼集團…但還是鬼、還是鬼啦!

他不知道該哭還是該跑,只能鐵青著臉,照著管家得慕的指示,機械式的打掃。

連管家都是飄飄的人魂…他要不要害怕一下?

「…我讓式神來打可不可以?」麒麟欲哭無淚。

「那我就回答式神的問題。當然,妳要她問的我概不回答。」舒祈瞪著電腦不放。

麒麟生性不是極動,就是懶在一旁攤著。讓她正正經經的坐在電腦前面打字,簡直比把她捆起來倒吊還痛苦。偏偏每次來舒祈這兒,總是這類的「代價」…

所以她才很討厭來找舒祈啊!

折磨了三個多小時,她終於把手稿打完了。馬上往後一倒,趴在明峰擦得光可鑑人的地板上奄奄一息。她寧可再面對吸血鬼軍團,把血和靈氣噴光光,也不想再碰鍵盤了。

「我可以…問了嗎?」麒麟兩眼無神。這兩瓶酒的代價好高啊…

「問啊。」麒麟看了看手稿和電腦稿,「還是有些錯字。」

「紅十字會想問妳為什麼阻止他們。他們需要妳的回音回去打報告。」她無力的揮揮手。

「為什麼?」舒祈輕笑了一聲,「我沒看到就算了,既然在我眼睛底下…我看得到的地方,別想用那種莫須有的理由隨便帶走任何人。」

「…妳知不知道他是誰啊?」麒麟支著頤。

「我不管。」舒祈繼續在電腦上捨生忘死,她面對電腦的臉龐拉起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盡信命不如別算命。」

「妳好任性喔。」麒麟抱怨。

…世界上最任性的人抱怨別人任性…這世界真是顛倒了。明峰沒好氣的想著。費盡力氣終於把亂到找不到地板的屋子打掃好了,他累得眼皮沈重…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充滿孤魂野鬼的屋子,卻「乾淨」得適合睡覺,或者適合做夢。

麒麟和管理者又說了些什麼,他沒聽見。只覺得自己漸漸升高、升高,像是從高空中俯瞰這個城市。

要怎麼說呢?這個城市很美,但是也很難看;充滿聖潔的味道,卻也很污穢。他不懂…在華燈初上的夜裡,他不懂。

「她」真像是個天女…那個魔性都城。半躺著凝視著紅塵,用河流做霞披,將群山戴在頭上為冠冕。輕軟的天衣綴著華燈閃爍的珠寶,卻讓污濁的空氣和邪穢的人心染得薄紗泛黃。

「她」美得有如觀音,卻也醜得宛若夜叉。但是「她」的表情這樣安然、放蕩,幾乎是欣喜若狂的看著蟲蟻似的人類種種悲歡。她像是瘋狂夜宴的女主人,縱容著所有都城的所有善與惡。

至於「她」,「她」沒有善惡也沒有美醜。「她」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座落在島國北端的魔性天女──都城。

隨她放蕩的意志選擇無欲無求的人類作為管理者。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他突然了解了都城的心。

「世界毀滅,妳也無所謂吧?」明峰喃喃的問著。

半躺的天女妖嬈的笑著,饒有興味的看著他。

「就算魔王真的降生在妳懷裡…」明峰深深著迷,「妳也會用奶水將他養大。毀滅或不毀滅,都是『自然』的意志…妳不管這些。妳只想跟妳喜歡的,神聖又邪惡,美麗又醜陋的人類在一起吧…?」

魔性天女尖利的笑了起來,粗啞的像是烏鴉。「她」吻了明峰,那魔性天女的口中,同時擁有極馥郁和及腐敗的氣味。

無論清濁,這就是都城的味道,不會有人和「她」一樣。

***

「糟糕,他居然睡著了。」麒麟有些傷腦筋,「我忘了跟他講,在這裡睡著可是很危險的。」

「別人或許很危險,但他絕對不會有事。」舒祈半倚著,「妳比我還清楚吧?」

「……」

「而且,我還知道,預言從某個角度來說,是正確的。」她直直的望進麒麟的眼睛,「只是曆法不正確。真正的世紀末,早在二十餘年前就發生過了。」

麒麟望了望明峰,「我還是把他叫醒好了。」

「不用管。都城召喚他了。」舒祈頗感興味的看著她,「為什麼妳要帶他來這裡?妳明知道我會看出來。妳又為什麼非指名他當妳的弟子?」

麒麟高舉雙手,「因為我想確定一下。舒祈,我不擅長和鬼溝通。而妳這裡什麼鳥都有,妳的能力比我強大…妳能確定的。」

舒祈看了她好一會兒,「便利商店的孩子並不是魔王,我確定這個。但是妳…」她笑著搖搖頭,「妳在想什麼?」

「一個圖書館員,或許就讓這宿命沈寂了。」麒麟聳聳肩,「但是,我很想看看他的選擇。」

「世界毀滅也在所不惜?」舒祈笑了。

「我不是算命的。」麒麟也跟著笑,「預言或許是正確的,但是我對解讀的人沒信心。我想看這孩子可以去到哪裡,這世界又做了什麼選擇。」

「什麼圖書館員?什麼選擇?」明峰迷迷糊糊的抬起頭,剛剛他做了一個很美的夢…但是卻想不太起來。

「你別想做什麼圖書館員。」麒麟將他拖走,「你啊,我還有很多要教你的…回家吧,我快餓死了。」

「欸,麒麟。」舒祈喊住她,「你不要這孩子的時候,把他給我吧。他很勤快,我需要人來幫我打掃。」

「想得美!」麒麟對她做鬼臉,「這麼好用的徒弟我才捨不得送人勒!」

「…喂!我的功能不是只有打掃好用吧?喂!」

這一天的都城黃昏,特別的美麗。像是天女被盛讚了她的容姿,展現出戀愛般的絕麗。

這是二○○四年秋後的一個傍晚。這個時候,年輕的明峰,還不知道他在這世界佔了一個重要的位置。

(第一部完)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