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章(一)

第二章 最強之咒?!

解決了心月狐以後,沒幾天,蕙娘帶著明峰忙進忙出的,只是亂著整理行李。

明峰不知道算是認命了還是絕望了,悶聲不響的跟著蕙娘忙碌,但是看行李越打越多,還是覺得有點不對勁。

【Google★廣告贊助】

「是怎樣?」他連自己的行李都得打包,「要搬家?」

「什麼搬家?」蕙娘賢慧的將紙箱貼上標籤,「是回家啦。」

………這天天鬧妖怪的廢山村不是麒麟的家?

「回哪兒啊?」他糊裡糊塗的幫著搬,「我以為這裡就是她的家了…」

「噗,」蕙娘笑出來,「咱們麒麟大人滿世界亂跑,到底還是有個家的…這都城有能人管理,她只算是個小客居。若不是你來了…她沒得收妖,天天嚷悶呢。也難怪,活動慣的人了,是不能太安逸。每次休假她都得病上一場,幸虧你來了,不然非病倒一陣子。」

「病?」明峰沒好氣,「是病酒吧?妳能不能叫她別抱著酒瓶睡覺啊?!漂漂亮亮的女孩兒…抱著瓶月之露像什麼樣子?!我看她是有病,這病叫酒鬼!天啊,這也是個學道的樣子?…」

「酒肉腸間過,佛在心頭坐。」精神委靡的麒麟抱著空酒瓶進客廳,還是穿著細肩帶短褲,又披著皮大衣。現在他知道這不是麒麟耍帥,而是起床懶得換睡衣,隨便拉了件大衣披著。

「我餓了。」她很大牌的往沙發一坐,沒精打采的哀怨。「明峰,我要荷包蛋火腿和煎得嫩嫩的漢堡肉。早起喝日本酒不太好…給我一杯啤酒吧。」

「醉死妳算啦!」明峰很氣,「妳幹嘛不泡個啤酒浴?洗澡醉死一兼兩顧!」

「你若幫我弄的話,泡泡看也可以。」麒麟打了個大呵欠。

明風氣得發怔,他轉頭對著蕙娘嚷,「我受不了了!!我這就回總部要求調職~我是聽說她是個高手,本事大得很!妳看看她這樣兒…」

嘴裡一面罵著,卻還是走到廚房開始做早飯。

蕙娘心裡暗笑,「別這樣,她本事的確很大…工作壓力也很重呢。她每工作四年,才休息一年。工作的時候,滴酒不沾。累積了四年的酒癮…你就讓她散散心吧。」

「什麼工作那麼緊張?」明峰牢騷滿腹的煎荷包蛋,「像是擒拿十大槍擊要犯那麼了不起…」

「那輪不到我們管。」蕙娘幫著切火腿,「她主要是管精神異常的魔、墮落的神仙,膽大妄為的妖靈,在世界各地犯下的恐怖行動。」蕙娘笑了笑,從冰箱拿出牛奶,「她是這方面的談判專家,也是帶頭攻堅的高手。」

「…什麼?」明峰瞪大了眼睛,「紅十字會沒人了嗎?派到她?!」

「你別拿休假時的表現當標準嘛。」蕙娘好心的提醒,「你的蛋快要成了皮鞋底了。」

沒好氣的做好了早餐,看見她病奄奄的撥著盤子,厭惡的推開牛奶,「我的啤酒呢?啤酒啤酒啤酒~」大吵大鬧的拿湯匙敲盤子。

…這個爛酒鬼會是談判專家兼攻堅好手?你讓我死了算了。

「我想跟從的是嚴謹的道術老師啊~」明峰吼了出來。

「她的七十二地煞數可是祖傳的正宗唷。」蕙娘笑咪咪。

明峰只感到一股惡寒。想到那個把他當蟋蟀灌,險些醉死的大聖爺…

「…這種『正宗』還是算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