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章(二)

本來打電話回紅十字會大跳大叫,就是想要回去重新找份適合的工作。哪知道那個洋鬼子老師一陣乾笑,「…一來是目前沒有缺,連圖書館員都有了。二來…」

「啥?!」他感到一陣絕望,連圖書館員都沒得做?

「再者,」洋鬼子老師咳了一聲,「禁咒師對你很滿意。」

【Google★廣告贊助】

「蝦瞇?!」明峰暴跳如雷,「媽的,我來這兒她什麼也沒教我…她對我的廚藝很滿意是吧?!我又沒打算當廚師!」

「不,」洋鬼子老師冒汗了,「她對你吸引妖怪的本事很滿意。」

「…你們把我當什麼,妖怪專用捕蠅紙嗎?靠~我是要學習正宗的道術,道術!你們你們…」

「別這樣發火嘛…」洋鬼子老師陪笑,「她手下也教出不少好學生。只是剛好現在她在休假,是比較散了些…」他想了想,「欸,你還記得『三角洲大騷動』嗎?」

「我的『裡世界史』念得很好。」明峰沒好氣。

他當然知道那回事!百慕達三角洲自古以來都有妖魔作祟,擄掠的人類數量驚人,紅十字會對此傷透腦筋,還是二十世紀末派遣了特種部隊消滅了盤據已久的妖魔軍團。

「講是講特種部隊,」洋鬼子老師抹了抹汗,「事實上那隻特種部隊也只有一個人和一群式神。你不了解…你跟隨的老師可是擁有最強的咒。一個字就可以讓妖魔軍團灰飛煙滅。」

一個字的最強之咒?

他掛了電話。他跟這個洋鬼子老師學習了幾年歷史,知道他雖然滿臉笑容,遇人就親愛的、甜心滿嘴甜言蜜語,為人倒是很方正,不會信口胡說。

那個爛酒鬼會最強的一字咒?

他蹲在張著嘴呼呼大睡的麒麟身邊看了半天,實在看不出這個流口水的少女有這種本事。

「最強的咒?」蕙娘被他問得不好意思,吃吃的笑了,「是有這麼回事。先別管這個…來幫我打包吧。」

她不願意講,卻一面打包一面笑個不停。

這群女人真是莫名其妙!

越是這樣,越勾起他的好奇心,也就暫時打消了離去的念頭。即使她們還是叫了鬼車來搬家…他還是強忍住暈車跟去了。

雖然一到目的地就吐了。

「…這是哪兒?」他頭暈目眩的抬頭張望,只見修剪整齊,像是個大公園似的,還有個舒服的洋樓。

「中興新村。」蕙娘將行李往屋裡搬,「小明峰,快幫著搬呀~」

「…我們住這裡嗎?」他愣了一會兒,叫了出來。

「可不是。」蕙娘殷勤的對著還在揉眼睛的麒麟說,「主子,我們到了,先進屋睡吧。」

她丟了滿屋子狼藉,就先鋪好了麒麟的床,還先開了空調,這才服侍像是廢人似的麒麟睡下。

「妳會不會對她太好了啊?」明峰生氣了,「妳瞧瞧她!跟癱瘓了有什麼兩樣?妳幹嘛跟這種廢人?!她是把式神當什麼呀~」

如果他有這樣高貴美麗的式神,他才不會這樣罔顧神權哩!

…是說,他能夠招式神的話…

蕙娘笑了笑,一雙美麗的眼睛閃著靈動的光,「…你真是個好人。就跟麒麟一樣…」

「我才跟她不一樣!」

她一面整理行李,垂頭笑了會兒。「…怎麼說呢?我會認她為主,實在是因為…她很強。不,我不是說法術的強。論力,當初她收我的時候,也才國中畢業,能力還不穩定,再說,她也不過是跟著父輩去大陸掃墓,手邊空空沒有法器…怎鬥得過我這修行八百年的大殭尸呢?」

明峰差點跳起來。他出生道術世家(雖然說家業衰敗…),多少還是有點見識。殭尸通常是無知無識的妖異,怪力驚人,但不登大雅之堂。然而潛居修行、保有靈識的殭尸可就不同了。因為曾為人身,能夠照道術修煉,卻屬妖類可行採捕,每吃一人就可增加功力,能夠修過百年就已經很棘手了,何況是八百年的殭尸!

原本以為她是鬼靈,沒想到是殭尸!他嚇得貼在牆壁上,只能喘氣眨眼。

「怕什麼?」蕙娘噗嗤一笑,「要吃你,還留到現在?我自願來跟從麒麟以後,就誓願不再吃人。論修行,也夠了,殭尸怎麼修都不成正果;論飲食,什麼不能滋養,非吃人不可?」

她的目光悠遠,「來罷,勤快些。我們趕緊把東西整理整理,說個故事給你解解乏吧。」

要說我是怎麼變成殭尸的…我倒也不很記得。但是前世的事情記得清清楚楚。宋朝時,豪富間頗流行「廚娘」。所謂廚娘,倒像現在的主廚,只是更清貴了。若是做得賓主盡歡,人人讚嘆,是得宣出廚娘當眾打賞。一等廚娘的架子,可比那五六品的小官還大些,往來皆顯貴,怎能不顯出泱泱大度的樣子?

真正的廚娘並不下廚,只是吩咐指揮。要能吩咐指揮,自己手上的工夫也要有一些,在當時,我也算是色藝俱美,名動京城、數一數二的廚娘了。

只是你知道,人若醉心於某事某物,過分執著,就會漸漸入魔。起初只是用雞鴨牛羊,漸漸的,非魚翅熊掌不入菜單,然後又覺得這些富貴食物俗了,開始蒐羅奇珍異獸,天下能用的食材,都讓我用盡了…

想來殺孽過重,所以招了邪祟在心…

最後用了人家打下來的胎兒,喚做「紫河車」。用了一陣子…覺得味道太淡,買了嬰兒來做菜。

現在想想,那時像是讓饕餮附了身,只是狂著廚藝。買來的嬰兒不滿足,我又想殺了婢女,就因為她手膀子好入菜,結果讓婢女逃生,東窗事發,被抓到牢裡。

在牢裡哪有廚房讓我做菜?我終於忍不住這種煎熬,用衣帶上吊了。

也不知道昏暈多久,我醒過來時,發現自己在亂葬岡裡。只見十爪烏黑,刨開棺材像是刨豆腐似的。好久以後才知道我自己死了呢,那時哪想到這些,只知道我又可以做菜了,高興得不得了。

不知道殺了多少人烹煮,漸漸了解自己成了殭尸。成了殭尸算什麼呢?能做菜才要緊。若是讓道士收了,我還想做菜麼?所以就混跡人群,小心翼翼的度日…明峰聽得嘴巴闔不起來。他說不定是第一個聽到殭尸告白的人類…不不不,麒麟應該也聽過,他是第二人。

「後來呢?」他真聽到傻了,扛什麼衣櫥鞋櫃都沒感覺。

「然後麼?」蕙娘打點著廚房的餐具,「然後我遇到了麒麟…」那一年,麒麟國中剛畢業,陪父輩回鄉掃墓。

那時蕙娘隱姓埋名,安靜的在鄉間開了家小小的餐館,誰也不知道這個廚藝極佳的廚子是個殭尸。

麒麟卻吃完了整桌菜,摸到廚房,倚著門框瞅著蕙娘。

被她看得發毛,蕙娘陪笑,「小姐,餐點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好吃得很,非常好吃。」年紀尚幼的麒麟眼睛清澈的讓人不敢直視,「但是這菜…很寂寞啊。寂寞得讓人發狂。」

蕙娘呆望她好一會兒,早就不會跳的心,居然發痛起來。

「用什麼食材…妳也不會滿足吧?」她滿眼的悲憫,「因為廚房不是一切。除了廚房,這世界很大,妳看過沒有?」

廚房,不就是一切嗎?她打出生就該當廚娘,三歲就開始拿菜刀。這是她唯一知道的地方,也是她唯一敢去的地方啊!她生存的意義,她的一切…

「這才不是一切。」麒麟把她手裡的菜刀拿起來,溫柔的摸著她的頭,「這世界很大,妳看過沒有?」

「…沒有。」她呆呆的回答,「我沒有。」

「妳要跟我走嗎?」麒麟溫柔的抱住她。

「…我跟妳走。」「…然後呢?」明峰茫然的問。

「我跟她走了呀。」蕙娘很滿意的看看整理好的房間。

「…就這樣?!」喂~三言兩語就把妳騙走了,妳有沒有點殭尸的自尊哪~

(是說,殭尸的自尊是什麼…?)

「你還小,不明白啦!」蕙娘咯咯笑,「這是很強的咒啊。」

「…哪裡?哪裡啊?!我怎麼沒聽到啊~」他莫名其妙的抱著頭。啊啊啊~好難明白啊~

「溫柔的話語就是很強的咒語啊。」蕙娘正經的豎起食指。

「…妳不要學麒麟都拿『陰陽師』來虎爛我~」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