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章(三)

被蕙娘哄了半天,他還是不知道麒麟有什麼最強之咒。

他到底也絕望了,有些兒自暴自棄,反正「照顧」麒麟很簡單。她只要有飯吃、有酒喝、有床睡,這樣就是一天了。偶爾有被吸引來的妖異或妖怪,她會興致勃勃的跳起來「玩」可憐的妖怪。

【Google★廣告贊助】

真的很可憐…總是把妖怪揍個半死,就晾在門外的晒衣竿上,等妖怪回氣了,忿忿的衝進來,她再粗暴的把它打個半死,繼續晾在外面…

據她說,因為心情好,所以不用念咒。

「…妳是不是把打妖怪當成運動項目?」明知道妖怪是想把他吃下肚,他還是忍不住同情這些倒楣的妖怪。

「沒錯。」她頗遺憾的搖搖頭,「怎麼搞的?我都手下留情了…它們不會再去邀些幫手喔?所以說,不管是人或者是妖怪都要有朋友嘛!平時可以談心,打架的時候可以助拳…」

…朋友不是這樣用的吧?

明峰頹下雙肩,深深的嘆口氣。「…我去買菜。」他還這麼年輕,身後已經有了哀怨的陰影…

「啊,蕙娘陪你去吧。」雖然打得不太痛快,但是啤酒還是要痛快喝的。

「…蕙娘再烤妳要吃的乳豬。」他實在無法忍耐了,「妳非把冰箱吃得五窮六絕不可嗎?妳正在吃最後一塊起司了!」

「可以的話,我也想有下酒菜啊。」麒麟不大滿意的皺眉,「要不是什麼都沒有,我怎麼會委屈吃起司?」

…冰箱什麼都沒有,是哪隻母蝗蟲害的?妳到底把東西吃到哪去了?身上沒有三兩肉…妳這根本就是糟蹋糧食吧~

「我走了。」他頹喪的推著菜籃出去。為了不肯搭鬼車,他硬凹了一輛摩托車。

這小子很有趣,就是嘮叨了點…為什麼她認識的男人都這麼嘮叨呢?麒麟搖了搖頭,「蕙娘~明天鬼門開喔!妳要跟著明峰跟緊一點…」

正在烤乳豬的蕙娘伸出頭來,「今天就是鬼門開了吧?咦?明峰呢?他到哪去了?」

「…啊啦…害啊…」在美食和懶惰當中掙扎了一會兒,「乳豬要烤好吃一點喔。」

她懶懶得站起身,招了鬼車。「我去把那小子帶回來,省得他成了別人的烤乳豬…」

明峰到她身邊的時候,她的確很高興。從來沒看過這麼適合的誘餌…這種資質,根本就是採補妖的夢想。雖然她本身也是這樣的…但是兩個氣相同的人引起的效果不是相加,而是相乘。

不用出門就有妖怪沙包打,多好啊!但是在這個方位不利,時間不對的時候,讓他一個人亂跑…

萬一被別人吃了,她會很困擾。

「老胡啊…開快點。晚點他就變成別人的盤中飧了…」

明峰騎出了中興新村才覺得有點奇怪。經過了熟悉的十字路口以後,他就覺得景物很陌生,路上的行人也很詭異。

到處都在排隊,站在馬路邊就開始吃流水席。最近有選舉嗎…?好像沒有欸。抬頭看路牌,也很詭異。什麼陰水路、刀山二街…唔,台中有這地名嗎?

一停紅燈,他低頭想把地圖拿出來…怪了,怎麼都騎不到菜市場?旁邊騎著機車的可愛小姐一直對他笑,他瞥見了,也靦腆的笑了笑。

那個可愛小姐乾脆對他眨眨眼。

我麼?他轉頭看看,發現停紅燈的人都在對他笑。

台中真是個友善的城市。

「請問…菜市場要往哪兒走?」他不好意思的收了地圖,「我剛搬來不久,找不到路…」

可愛小姐扯了扯他的袖子,「你過來,我載你去…」

「喂,為什麼是妳載?我啦我啦,我載妳去…」「不不不,我的車比較舒服,我載你去!」同樣停紅燈的機車騎士們七嘴八舌的吵起來。

…台中這城市也太友善了點。

「我自己騎去就好了。」他有些著慌的擺手,「不過是買幾斤肉…」

「肉?」可愛小姐笑得更開懷,指甲幾乎掐進他的手臂,「這不就有上好的肉嗎?」她臉一變,非常猙獰的撲過來。

明峰一嚇,淒慘的尖叫一聲,不由自主的猛催油門,立刻就翹起孤輪,歪歪扭扭的從車水馬龍的馬路衝了過去。

他完全不敢回頭看,只是猛衝,慌不擇路的結果,讓他撞上了安全島。

頭暈目眩的掙扎起來,幸好只是擦傷…但是他也不得不往後看了。

只見黑壓壓的一大群「人」,獰笑著緩緩逼過來…

一摸口袋,馬上絕望了。他忘記咒語就算了,還忘記補充火符…這下子真的死定了!閉上眼睛,他實在不忍心看著自己的末路…

「喂,斬節點。」那懶洋洋又不開心的聲音很熟悉,「我家的蒼蠅紙是給你們隨便吃的?」

只見麒麟披著皮大衣,很有氣勢的攔在前面,「多少尊重一下好不好?所謂打狗也得看主人…」

明峰忘了害怕,「喂~誰是你家的狗啊!」

「到嘴的肉,哪有讓妳三言兩語就打發的!」眾鬼喧囂起來,「妳在陽界囂張就算了,冥界輪得到妳嗎?!滾邊去!」

「太不把我放在眼底了!」麒麟大怒,「我以太祖爺爺美猴王的名義起誓~~~非滅了你們不可!」

雖然聽聞過麒麟的威名,但是明峰誤闖冥界,陽人在冥界裡也不到一半法力,鬼眾又多,「怕妳怎樣?正嫌一個不夠吃!大夥兒上!當作普渡吧~」

眾鬼一湧而上,烏鴉鴉真如狂濤洶湧一般,正在命懸一髮之際…

只見麒麟不慌不忙的拿出擴音器,大喝,「滾~~~~~

這聲怒吼加上擴音器的幫忙,真如兇器一般,狂風似的吹散了鬼眾,連街道的房子車子都像紙糊的似的片片翻起剝落,方圓百里內成了一片白地,滿天車啊房啊鬼啊亂飛。

她豎起中指,「呿,早跟十殿閻羅說過了,別圖省錢,城市還是石頭磚塊蓋的好。弄這什麼紙糊的房子車子…」

…是,他見識了麒麟最強的咒語。

驚魂甫定的回到家裡,他馬上衝去打電話,歇斯底里的對著洋鬼子老師大吼:

「快快解雇了那個圖書館員!我寧願回去當圖書館員~救命啊~」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