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之一 楔子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是本世紀最後一個道士。

應該說,我不知道是不是台灣最後一個道士。

雖說我們家相傳的茅山派道術已經有五百年歷史,還從唐山過台灣的傳承過來,但是我們世家要求甚嚴,不許以家學為生,還有一大堆阿灑不魯的規定…

【Google★廣告贊助】

但是傳到我這一代,已經亡失了許多典籍、法術,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想繼承了。

而我呢…之所以想繼承,是因為這對該死的陰陽眼,不繼承會死於非命。

也因為這種體質,老爸早早的送我去修練。

只是送我出國「留學」…去的居然是紅十字會的總部,讓我有點傻眼。

事實上,應該是「紅十字會災難防治組」。只是災難防治組的真正地點,卻比總會氣派多了,坐落在歐洲的一個年久失修的大城堡裡,四周還有密密麻麻的森林。

頭一天我去的時候,我還以為闖入了哈利波特的世界,只是沒有魁地奇…

不過有人騎掃把,更神奇的是,有人還騎吸塵器。

我在災難防治組住了五年,還常常被突然法術爆炸的聲音驚醒,至於被召喚又回不去的小惡魔對著召喚者大跳大叫,召喚者含淚低頭不斷說對不起的場景,也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

聽說,各國的防災小組本來各有各的組織,各有各的任務,主要是針對「裡世界」的管理(不過51特區的案子被我們頭頭回絕了,外星人不是我們的管轄範圍),後來越來越國際化,也跟紅十字會取得共識,所以「靠行」了。

我修練了五年,學了一肚子亂七八糟的知識,坦白說,我的法術一點進步都沒有,據說是因為東方法術通常以日本為主,和我的路數不太相同,不過我的裡世界史倒是唸得不錯,但是…

我又沒打算當學者。 = =

「這樣啊…」輔導就業的老師搔搔頭,「改信天主教如何?可以系列性的學習驅魔,將來可以加入黑薔薇十字軍團…」

「…我不要出家!」我額上爆出青筋,「就算現在沒有女朋友,我將來也一定會有的!而且我學的是道術…」

「道士交什麼女朋友?」老師發牢騷,「好吧,我安排你去當個正宗道術高手的助手好了。」

「正宗道術?」我懷疑的看著這個金髮碧眼的洋鬼子。洋鬼子懂得什麼正宗道術?「我可是茅山派世代相傳的弟子…不要介紹半調子給我。」

「不然你可以當這裡的圖書館員。」老師沒好氣。

很糟糕的二選一。我不要當圖書館員。

***

懷著忐忑的心,我去找這位「禁咒師」。

聽名字實在很像是日本陰陽道那種…我心裡嘀咕著,死洋鬼子老是搞不清楚中國和日本的法術差別…萬一送我來東洋鬼子這兒,我該怎麼辦?

我日文講得很濫欸。

按著地址,我敲了敲門,沒反應。電鈴是根本沒響過。

我抬頭看了看這個陰森森的平房。為什麼會住在台北近郊這種廢山村啊…

試著轉門把,欸?開了。

一開門,我和隻滿口揚著銀白唾沫的山怪照了面。

牠暴吼一聲,我也跟著尖叫一聲,揚手給了他一記火符,我開始唸咒…咒語是什麼?我居然忘記了!

完了,牠撲上來了…

只見我們中間跳下了一道黑影。穿著清涼細肩帶和短褲的妙齡女子,披著皮大衣,氣勢凜然的大喝一聲,逼開了山怪,手上拿的是正統桃木劍…

真是令人感動得熱淚盈眶。(我可不是怕到哭喔!)

看她踏著禹步,敏捷的和山怪鬥在一起,體術和劍法奧妙無比,我想,我真的遇到明師了!真是令人興奮…

不知道她是哪個宗派的?若是茅山的師姐,那就更妙了,我豎起耳朵,想恭聆她的聖咒…

「喝!」她嬌斥,聲音真是好聽,「得罪了方丈還想跑!」桃木劍暴起金光,瞬間消滅了山怪。

我愣住了。這…應該只是她的口頭禪吧…?只是有點怪異。

山怪的頭在地上打旋,試著重生。她冷凜的望著牠,「請聽聽我珍藏已久的福音吧,阿門。」然後用道火符炸掉。

……………..

一片秋風掃過,幾片淒涼的落葉。

「…妳是禁咒師?」我無法抑制手指的顫抖。

她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哦?你是總部送來的助手?聽說你是我同門的小師弟啊?」她懶洋洋的將劍歸鞘。

她也是茅山派?!騙人~~~

「…妳剛剛唸的是…咒?」

「是啊。」她大剌剌的將穿著獵靴的腳擱在桌子上,「有能力的人,就算唸卡通對白,也可以驅魔除妖啦。那當然是強而有力的咒啊。」她打了個喝欠,「本來要唸神眉的對白的,但我剛好忘了。」

…我還是回去當圖書館員好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