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三章(三)

原本怒氣勃發的龍女望了望麒麟,突然氣餒的躺下來。「算了,跟妳打了二三十年,有什麼意思?妳不是很想收服我?依我的個性,不是能讓人收的。妳就容我在這兒等死會怎樣?」

「每五年就來『說服』妳一次,坦白說,我也煩了…」麒麟卻火大起來,「妳是怎麼樣?孵化了上百年,早該破殼而出,上天成龍了!眷戀香港這個小小的彈丸之地做什麼?!」

【Google★廣告贊助】

「你們這些人類吵完了沒有?!」龍女又噴出純青的火苗,「這彈丸之地可是我的蛋殼,我無法孵育是誰的錯?!容你們這些人類在我蛋殼上敲敲打打蓋城市,是我好心收容你們欸!你們把我的好心當什麼?不是蓋高鐵,就是蓋機場,擾得我晝夜不能安身!蓋也就蓋吧,蓋都蓋好了,日也吵夜也吵,是要吵到什麼時候?」

她越說越氣,尾巴猛然一甩,震得整棟大樓搖晃起來,「妳不知道我這樣嬌弱,受不起折磨嗎?」

麒麟瞪著這條死賴著不肯孵化的龍女,火氣越揚越高。最好妳嬌弱啦,妳若嬌弱,那我就溫柔善良愛好和平了啦。

「吵的是誰啊?!」麒麟暴跳起來,「每年天使都奉命來接妳,妳就要死賴在香港不走!不走妳就安分守己不好?這城市選多少管理者出來,妳就咒殺多少個!每五年就要大鬧一場,不是地震,就是想辦法要搞垮啟德機場。這下好啦,啟德機場也關閉了,妳還有哪些不足?妳到底在人間,拜託妳也依足人間規矩!我敬妳是自然精靈,不甘願也守護一方。走也不願走,留也不乖乖留,妳到底是…」

「為什麼我要走!」龍女又一擺尾,震得明峰差點站不住,「這塊土地可不是人間物,是我的蛋殼欸!我都想乖乖等死了,妳吵什麼?滾滾滾!耀強,把她給我趕走!讓我安心等死又會怎麼樣?我再也不想看到妳的猴臉了!」

「我好喜歡看妳這條潑泥鰍嗎?」麒麟也怒了,「說服妳五十年,妳給我等死!若不是伏羲氏剩沒幾個了,我乾脆給妳一棒歸西算了!香港的地氣和精神和妳息息相關,妳若頹靡了,這城市也要成了死城了。妳要麼就乖乖回天,讓城市選個管理者出來維持;要麼就使出妳那泥鰍潑性,死賴著吧。等什麼死?好讓倒楣的香港政府養妳一萬年嗎?」

「妳這潑猴就是不讓我安生就對了!」龍女再也忍耐不住,「這可是妳逼我的!」

「妳們就不能冷靜一點嗎?!」吳先生氣急敗壞的,「天啊…結界啊,快把結界張起來啊!」他衝出去要工作人員趕緊佈結界,倒是讓明峰傻了眼。

他頭回看到結界還可以用科學儀器佈置呢…果然是萬象之都。

「我們到巽位去。」英俊好心的咬著明峰的衣服,「那兒屬風。她們一雷一火,我們還是躲遠點好…」

他們蹲在安全的地方,看著魔龍蝶斯拉大戰哥吉拉…不是不是,龍女大戰甄麒麟。只覺得目眩神移,火光四耀,比什麼電影特效都好看。

「好像欠包爆米花。」明峰喃喃自語,沒想到蕙娘貼心的送上爆米花和可樂。他直了眼,「…謝謝。」他接過來和英俊一起吃,「蕙娘不去幫忙?」

「哎呀,這是例行公事,每五年都要打這一場。」蕙娘笑咪咪的,「麒麟嘴巴兇,心裡還是很憐愛這隻小龍女。不然怎麼容得她傷生還在香港這些年呢?」

「憐愛?」明峰嚥下爆米花。

「這小龍女也是嘴硬。總是說臥榻之側不容其他妖魔安眠。這彈丸之地可是鬼門之一,若不是她坐鎮,早就成為鬼城了。」蕙娘望著打成一團的龍女,眼光很是溫柔,「其實,萬般怨言,她終究還是寶愛這個地方的…」

明峰望了過去,正好看到龍女倒豎而詭麗的眼睛。他突然出神,像是被吸引了進去…

宛如身在龍女心中,能夠看到她的回憶和心思。

被父母遺忘的孤卵,寂寞的在這海岸,等待孵化的一天。一天天,一年年,不知道多久的歲月,環繞著她的卵,孕育出光亮的東方之珠。

在還是荒涼的小漁村時,她就常常從漫長的睡眠中出神幻化,懷著一種寂寞又有趣的心情看著這些小小的生物。沒有族人,也沒有父母,跟她最親近的是這些小小的人類。

基於一種好奇和憐憫,她分給這塊長年缺水的土地一點生氣。這點生氣讓這片土地突然繁華起來,人口越來越多,越來越熱鬧。她容忍人類在她的土地上建成城市,容忍人類在她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但是人類越來越多,越來越吵,她嬌弱的耳朵越來越受不了這樣的噪音。尤其是機場…那個該死的機場,就在她安眠的地方。日日夜夜攪擾不安,她終於發起火性,抓起飛機撞在山壁上…

那瞬間,她的確高興的狂笑。但是接著的慘嚎,之後人類巨大的哀傷,卻讓她害怕、傷心。

麒麟來阻止她的時候,其實她是鬆口氣的。她可以把自己的不滿拼命宣洩,宣洩完了…也不會傷害到她其實很喜歡的人類。

但是她真的受不了這種吵…總是要拼命忍耐,拼命忍耐。假裝她讓麒麟的符鎮壓了,等著麒麟再來跟她打一場,讓她把所有的暴力都發洩完畢。

但是這個城市不要她。從她蛋殼上繁衍出來的城市不要她。這該死的城市…一次次的選出人類當管理者,她殺死一個,這城市又選出一個…沒完沒了。

是我成就了「妳」,是我的生氣孕育了「妳」。為什麼這魔性都市卻不要我…為什麼?縱使我引出天災人禍,也是因為受不了這種吵…我不想回天也不想孵化,我只想在這片土地下安靜沈眠,觀看人間憂喜…

為什麼容不得我一點任性?

明峰突然流下眼淚。這在這瞬間,他突然了解了自然精靈的心。心苗上突然湧出句子、歌聲…那樣自然,那樣的順理成章…

「稀微的風中,珠淚飄落寒冷異鄉 …舉頭望山河的面容,恩恩怨怨蒼天無量 …」

他突然站起來,對著龍女唱歌。那聲音是那樣嘹亮,在整個足球場大的房間裡無限盤旋。

龍女不知道他在唱什麼…但是這個小小的人類…卻發出一種聲音,一種了解的聲音,讓她住了手,只是呆呆望著他。

麒麟也愣住了,「蕙娘快來,我們幫他做個左輔右弼!」守在明峰身邊護法。

「…鳥啼的時,血影濺紅天邊…劍鞘隨風飛,心酸一如枯葉落地,不願說,孤傲的情話…寵到戰袍狂妄的花。」

龍女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臉紅。雖然是聽不懂的歌詞…

「星月暗暝,刀光內爍哀愁。身迷離聲憤慨,賊寇敢來!嘆運命放肆,壯志滿懷!稀微的風中,髮絲交纏蒼白的霜。怎敢忘,世恨的凌辱,了然一生又有何用。待天明露水己去,尋我行蹤。」

等他唱完,偌大的房間靜悄悄的,沒人說話。龍女含著淚,蜿蜒到明峰身邊,突然將身形縮小,還比明峰矮一個頭。

她捧著明峰的臉蛋看好久,突然吻了他。

明峰大約嚇得每根頭髮都站起來了,這純潔的一吻卻像是通了電,讓他全身都發麻。現在是…?現在是什麼情形?

「謝謝你美麗的歌聲。」她滿足的抱了抱明峰,「等我孵化,就去追隨你。在那之前…我會守護這個和你初相遇的地方…」她滿臉平和,安靜的消失了。找到可以歸屬的人,她很滿足的蜷伏在深深地下的卵中,等待孵化。

欸?喂喂喂!誰來告訴他,現在是什麼情形啊?!

「我剛才做了什麼?我剛剛做了什麼啊啊啊啊~」明峰歇斯底里的叫著。

「小老弟,真有一套。」吳先生欣慰的拍拍他的肩膀。

「你剛用布袋戲的主題曲收服了自然精靈。」麒麟更欣慰的拍拍他的背,「所謂青出於藍勝於藍,果然是我麒麟得意的弟子。沒錯!所謂的咒根本不用拾前人牙慧,乃是發自內心湧出。你果然精進了!我法力再深,也不敵異性相吸的道理…」

…不會吧?「妳是在唬弄我對不對?」他帶著哭聲。

「哎,你怎麼可以不相信師父呢。」麒麟搖了搖手指,「而且唱到龍女願意委身給你呢,真是豔福不淺。」

「什麼?!」

「只是你以後恐怕沒辦法交女朋友了。」蕙娘比較有良心,安慰的摸摸他的頭,「伏羲族的女性醋意都有點大…」

「什麼??!!」

「沒關係,」英俊用翅膀拍拍明峰,「主人,你還有我。你若需要女朋友,我可以變化成女生的樣子給你過過癮。」

…你這九頭鳥羞什麼羞啊?!

我用布袋戲主題曲收服了一隻要嫁給我的龍女…天啊~~

「讓我躲回紅十字會吧~」明峰抓著頭髮,「我回去當掃廁所的好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給蝴蝶稿費(留言)或是點一個大大的讚喔~(<ゝω・)♥

【Google★廣告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