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咒師 第二部第四章(一)

第四章 青春之妖

明峰繃著臉跟在麒麟背後出了機場,這個沿岸的大都會鄰近香港,正展現他富庶雍容的一面,氣派的豪華機場絕不遜於其他國際都市。

但是他卻沒看到這風流富貴的景象,只覺得眼前一片黑暗,鑽進一股甜味。非常甜的味道…卻甜到令人做噁。

只有一瞬間的黑暗。很快的,人聲、陽光、形影都出現了,他都懷疑只是光影的變化…但是那股甜膩的味道卻驅之不去。

【Google★廣告贊助】

「…我想吃肉。」跟在他旁邊的蕙娘臉色慘白,不斷的發抖,突然吐出這句話。

吃肉?雖然蕙娘不避葷食,但是向來吃得清淡。相處經年,這是第一次,她要求吃肉。

「蕙娘?」他趕緊攙住,「妳不舒服嗎?」

蕙娘卻將他一推,倒在麒麟的懷裡顫抖不已,「…主人,我得吃些肉…」

麒麟將她抱在懷裡,快步出了機場。明峰不明究底,「欸!麒麟!我們的行李…」

「放心,會有人幫我們送去。」麒麟扶抱著痛苦的蕙娘,「快來。紅十字會的人來接了。」

來接的人聲音爽利,是個美貌的少女,「哎哎,久仰大名!禁咒師,咱們等您好久了!希望有機會跟您學習學習…」

「先幫我準備肉。」她扶著蕙娘跨進車內,「什麼肉都行,重點是一定要煮熟!就算煮得過熟也無所謂,絕對不能帶一點血漬,知道麼?」

啊?接待小姐有點摸不著頭緒,但還是拿起手機回去吩咐了。明峰跟著坐進車子裡,卻發現英俊有些心不在焉,神魂不守的樣子。

「怎麼了?」明峰摸了摸他的背。

「唔?唔唔唔…」他含混不清的應著,翅膀欲展不展,「我也不知道…只覺得這裡…很豐厚。」

豐厚?他想關上車窗,英俊卻阻止他,將九個頭探出去,好像很陶醉。

這個城市…是怎麼了?他有點迷惘。這味道和他知道的都城不一樣。同樣都是現代化、華麗繁複的城市…但是好像缺了什麼。一種很重要的…但是他也說不出來的東西…

接待小姐喋喋不休的介紹沿途的景觀,但是誰也沒聽進去。到了一處極氣派的公寓,金碧輝煌的像是大飯店。據說是某外商公司的高級職員宿舍,打開大門…起碼也有四十來坪,漂亮的宛如樣品屋。

「…每天都會有女佣來打掃。」接待小姐笑得很甜、很熱切,「這段時間由我當您的嚮導兼助手。」

「小姐貴姓?」麒麟扶著蕙娘進來。

「我?我姓尤,尤小杏!」小杏很興奮,「這是我的名片…我一直很希望跟從您這樣偉大的老師…」

「呵。」麒麟皮笑肉不笑的,「尤小姐,我要的肉在哪?」

小杏呆了一下,有些狼狽的拿起電話撥到櫃台。等服務人員將整隻烤雞送過來的時候,麒麟胡亂的點了點頭,給了小費。

她轉頭對著小杏,「我五年收一次弟子。我的弟子就是我的助手。」她用下巴指了指抓著英俊進來的明峰,「我用不著其他助手,謝謝妳。」她關注的看著蕙娘發著抖,抓著整隻烤雞猛啃。

小杏有些厭惡的看了看蕙娘,眼神有著掩飾不住的失望。她被派遣來這個都市好幾年了…當初災難小組認定她才能不足,將她分發到這裡當內勤,她一直很忿忿不平。

如果可以跟隨禁咒師的話…若是可以成為麒麟的弟子…

看誰還敢說她才能不足!

深深吸了口氣。沒關係,聽說禁咒師要在這裡滯留十天。這十天,她還有的是機會可以討好大師。

「名片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她歡快的說,「明天早上我再來接您。」

麒麟淡漠的看看她。「…尤小姐,青春沒有那麼重要。」

「啊?」小杏瞪大了眼睛。蕙娘卻突然拋下手裡的烤雞,鐵青著臉衝進洗手間…然後發出一陣陣嘔吐的聲音。

麒麟不欲多說,擺了擺手,「罷了,明天再講吧。蕙娘?蕙娘!撐著點…」連明峰都跟進去看,忙著遞水給蕙娘漱口。

一隻式神奴僕罷了…也太小題大作。小杏被這樣忽略,有些不愉快。但是為了將來的前途…她還是悄悄退下,關上了門。

吐完以後,蕙娘虛軟的靠在麒麟身上,「主子…我好難過。」

麒麟拍了拍她,將她抱到床上睡下。瞧了瞧她剛吃的烤雞…低低咒罵了一聲。

「是不是食物中毒?」明峰比麒麟還緊張,「要不要緊?該不該去看醫生?」

「有專治殭尸的醫生嗎?」麒麟沒好氣,「沒事…只是這烤雞沒熟。」吃殘的雞骨上還帶著血絲。

明峰迷惘了,「為什麼?為什麼蕙娘和英俊都怪怪的?這城市怎麼了?」

麒麟沒說話,憑空抓出一個約一尺長的羽毛。

…真的跟這些女人住久了,偏離世間的常軌越來越遠。明峰安慰自己,麒麟大約搶了小叮噹的四度空間袋。

「幸好舒祈送了我這個。」麒麟揚起羽毛,卻啪啦啦的跟著揚起一小股旋風。

「…這是啥?」明峰張大眼睛。

「鳳羽。或稱…」她閉上眼睛,神態莊嚴而優雅,「風羽。」

「玉帝有敕,神硯四方,金木水火土,雷風雷電神敕,輕磨霹靂電光轉 ,急急如律令!」

低沈像是附帶著強大電力的聲音,深深的引起聽者的共鳴。真要對麒麟刮目相看了…沒想到她也懂得這樣正統而規矩的咒!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有種違和的熟悉感…)

「風華招來!」

她揮下那根風羽,狂暴的風呼嘯而出,像是穿透了每個人的身體,令人透不過氣來的窒息。卻只有一瞬間…莫名的壓力消失了。

空氣突然乾淨起來,那股甜膩得令人作噁的味道不見了,原本縮著發抖的蕙娘放鬆下來…英俊卻呆呆的僵了一會兒,從沙發背倒栽蔥的跌到地板上。

「欸?英俊?英俊!」明峰趕緊去把他提起來。

「別擔心…」麒麟又憑空收起那根風羽,「他只是突然到了生氣蔓溢澎湃的地方,驟然抽去了所有不該有的生氣…」她看明峰滿眼迷惑,這該怎麼解釋好?搔了搔頭。「…你就當作他暫時性缺氧好了。」

「生氣?是人的生氣嗎?」明峰低低的問,「…但是這個城市怎麼會有那麼多氣聚集?濃郁到簡直有妖味…」

麒麟托著腮,「…你感覺得到嗎?」

「有股甜膩的味道,很噁心。」明峰思索著如何形容,「但是聞進去卻有種鐵鏽的感覺湧上來…」

「很像血腥味吧。」

明峰猛然驚醒。對…味道不同,但是某種本質上來說,的確是血腥的氣息。

麒麟出神了一會兒,輕嘆一聲。「這個城市,沒有管理者。」

【Google★廣告贊助】